绿色“回归”:温州老人的“百年”计划

2018-01-22 09:26:02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字号:

距周志华被确诊为胃癌并切除四分之三个胃已近10年。在近乎奇迹般的康复后他却一直忙着为自己的身后事奔走尽管他今年也才65岁。

来自浙江省温州市的周志华,是一名商人,而他的另一个身份,则是温州市鹿城区生态回归促进会副会长。16日,他一早赶到当地的翠微山上,见证其和同仁推动的纪念园——义园的揭碑、动工仪式。

义园是浙江首个由民间倡议推动的专门的节地生态安葬纪念园,预计于2018年底竣工。届时,像周志华一样希望在身后选择海葬等不保留骨灰安葬的市民,均可在该园石碑上刻下名字,供后人缅怀。

周志华所在的温州市,历史上就有“厚葬”的习俗,在山上建“椅子坟”的现象十分突出,一度是中国青山白化最严重的地方之一。另一方面,温州墓地价格居高不下,一处普通的公墓,就要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

被确诊为癌症后,周志华被告知只能活两到三年,亲友建议他早点准备“老房子”。他后来才反应过来,中国文化忌讳谈死,“老房子”其实是温州方言中对墓地的隐晦表达。

于是,周志华像大部分温州人一样,在生前为死后寻找一个“窝”。“看了几处后,我感到墓地太冷冰冰。”周志华想到了海葬,“我喜欢旅游,百年之后,可以随着大海到世界各地去。”

这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周志华曾与一些同龄人交流,当准备提这件事时,对方却摆摆手,不愿再继续聊。但令他感到意外的是,身边竟有十几个友人支持海葬。他们商量着,墓地免了,省下的钱不如在海边建一个亭子,可供路人躲雨纳凉,也可供后人纪念。

2014年,周志华通过《温州商报》寻找海葬志愿者,想成立社会组织,进而向政府申请批地以建亭,由此认识了与他有相仿理念、现为温州市鹿城区生态回归促进会会长的蔡文篪。

蔡文篪幼时丧父,亲历了家人攒钱建坟、因建水库迁坟等种种,深感死之不易,决定自己百年之后不再建坟,仅将骨灰洒在父母的墓上,以念生养之恩。

更让蔡文篪忧心的是,老一辈革命家倡导火化,冲破了几千年的土葬习俗,如今温州火化率已达100%,但解决了火化问题,并不等于解决了青山白化问题。“公墓越建越多,能安放下我们所有人包括子孙后代吗?”

周志华与蔡文篪一拍即合,他们身边很快汇集了五六十名有意于节地生态安葬的市民。2015年3月31日,温州市鹿城区生态回归促进会在当年的清明前成立。生态回归之名,取义百年之后以绿色方式回到孕育生命的自然。

促进会还讨论决定,以更为庄严肃穆的纪念园取代亭子。截至目前,已有超过250位温州市民向促进会表达了身后选择节地生态安葬的意愿。

中国政府也注意到节地生态安葬的重要性和紧迫性。2016年,民政部等九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推行节地生态安葬的指导意见》,这是中国首个推行绿色殡葬的专门文件。

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推行节地生态安葬,不是对民众作出硬性要求,而是通过采取鼓励和引导的方式,让民众逐步接受节地生态、绿色环保要求的安葬理念,进而理解、支持和选择节地生态安葬方式。

浙江已于2017年底实现节地生态安葬奖补政策在89个县市区全覆盖。“实行节地生态安葬的,少则奖补两三千元,最高的可达两万元。”浙江省民政厅副厅长梁星心说。

对于促进会的诉求,温州市及鹿城区民政部门十分支持。事实上,近年来,温州实行节地生态安葬的人数逐年上升,但由于不保留骨灰,后人无可供缅怀之处,节地生态安葬推进工作遭遇较大阻力,每年参与节地生态安葬人数不到全部死亡人数的0.5%。

“可供后人缅怀并富有教化意义的纪念园,有望解决背后的两难问题。”温州市民政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王绍寅说。

但由于择地、用地涉及多个政府部门,纪念园建设方案进展缓慢,经反复协调,最终方案通过并于16日揭碑动工。义园位于翠微山高处,长约50米,宽约20米,占地面积1000㎡,与烈士陵园毗邻。

梁星心将周志华、蔡文篪等先行者比作“义士”,这也是义园之名的由来。“义薄云天的境界,义无反顾的勇气,义不容辞的担当。”梁星心说。

义园尽管不大,但在蔡文篪看来意义非凡。16年前,他撰文倡议为节地生态安葬的市民建纪念园,其中写道:纪念园“不仅是逝者回归大自然的场所,由于现代文明赋予古老传统新的文化内涵,而将成为一种精神的化身和生命的象征,将被后人永远崇尚和敬仰”。

这是今年71岁的蔡文篪,对浸润其间的文化的思考,也是他愿意舍弃安稳的晚年生活而不停奔走的原因。(陈晓波 吴帅帅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