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祥将军夫妇的一次争论

2018-01-12 11:40:24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1930年,中原大战后,冯玉祥将军由四十万大军的统帅,一下子成了隐居于山西汾阳峪道河小山村中的“普通平民”。如此大的“身份落差”,让身经百战的大将军一时难以适应。他不仅心情苦闷,脾气也有所暴躁。在此处境苦难之时,夫人李德全放下了北京“求知学校”的工作,带着孩子来到峪道河陪伴他。

那时候,每当冯玉祥将军情绪激愤时,常会说:“我是个无产者,上无片瓦,下午寸土,银行里没存款,租界里没洋房,我怕什么?谁要骑到我头上拉屎,我就同他拼!”

李德全到峪道河不久的一天,在两人谈论的时候,冯玉祥开始说起他的那番话。谁知刚说“我是个无产者”几个字,立即被夫人打断。李德全接过话茬反驳道:“你算什么无产者?你根本不是无产者,你是楚霸王!但我可不是虞姬。你失败了还不知道原因在哪里。”因为李德全说话的声音也很高,所以周围的人都听得很清楚。

后来,每天为冯玉祥记日记的李平一(当时叫李景合,1908年生,1927年参加中国共产党,长期在冯玉祥将军身边从事地下工作)找了个机会单独同李德全聊起了此事。李德全解释说:“这些天我说的很多。我说,自从南口大战失败后,你的部下降的降了,散的散了。反动军阀吴佩孚、张作霖等人的气焰又是那么嚣张,阎锡山抄你的后路,捞你一把。那时你困处西北,走投无路。在陷入穷境、困境、危境、绝境之时,中国共产党和苏联派出自己最优秀的分子,帮助你的部队忘我工作。是他们为你的部队指明了奋斗方向,给你的部队增添了精神力量。就凭着这深入细致的政治工作,克服了官兵意志萎靡、缺衣短食、械弹不足、粮秣不继的种种困难,出现了将士奋勇,战无不胜,解围西安,东出潼关,会师郑汴的新局面。没有中国共产党人的政治工作,你的所谓《九一七新生命》‘新’在哪里?那不是一句空话吗?打到郑州以后,兵员增加了,势力扩大了,局面打开了,你的部下这个当了军长,那个当了主席,可是共产党人接受过你的奖赏吗?接受过你的物质待遇吗?你参加徐州会议后回到郑州,把辛辛苦苦帮助你工作的共产党人‘赶’跑了。当时我就不同意你的做法,可是后来我想了想,即使当时我在你的身旁,我的话你能听得进去吗?那是不可能的。1928年,你拥蒋复职,而今天逼得你这里躲躲,那里藏藏,落到这个地步的不就是你亲手扶上台的‘把兄弟’蒋介石吗?不仅如此,我还提出一个问题,咱们今天共同冷静的思考思考。五原誓师后,和中国共产党合作,当时兵少,武器也不好,就那么几个将领,可是士气旺盛,每战必胜。这次中原决战,由于和中国共产党分了手,你的兵比从前多几倍,武器也比从前好,将领还是原来那一班人,可是败得那样惨!你是熟读《三国》的,刘备、诸葛亮还知道‘取西川为家’,后来六出祁山就是仗着这个‘家’。而你把所有人马全押在中原战场这个赌注上,连潼关大门洛阳咽喉都不管了,结果你就丢掉了自己的‘家’。时至今日,咱们不得不跑到阎锡山的老巢里,这里躲躲,那里藏藏,这究竟是什么缘故呢?‘无产者’考虑问题就是这个样子吗?这难道不像‘楚霸王’吗?我知道楚霸王把失败的原因归之于‘天’的。”

以这次谈话为契机,冯玉祥将军开始刻苦钻研国内外政治理论,在努力提高自身政治素养的同时,注重和中共密切联络,并邀请共产党人和进步学者共同研究、分析世界形势,共同评论国内政局,使自身的思想获得了转折性的进步。(贾晓明)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