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弥率部逃窜缅甸前后

2018-01-12 11:38:15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1949年12月9日,卢汉通电云南起义,驻滇蒋介石嫡系残余部队在我解放军的打击下土崩瓦解,其中国民党八军二三七师七〇九团团长李国辉(营长是吴金铭、陈昌盛、董衡恒)统官兵800余人,经红河上游元江,于1950年2月下旬逃窜到缅甸猛瓦。二十六军九十三师二七八团副团长谭忠率其第二营(营长申鸣钟)和九十三师警卫营(营长李任远)近700人,经西双版纳南峤于2月24日逃抵缅北邦桑以南。1950年3月初,李谭两部会合于缅甸大其力(系地名)东之猛棒,该地处缅甸、泰国、寮国(即老挝)三国交界处。集议坚持反共游击,组建“中华民国反共抗俄复兴部队”,推举李国辉为总指挥,谭忠任副总指挥。

此时有滇边地主恶霸、土匪、反动土司武装头子蒙保叶、罗成几伙和佛海、车里、南峤、江宁、澜沧“五县联合剿匪指挥部”副指挥张伟成(五县联指若干官兵是国民党抗日远征军九十三师留滇边)一部逃亡来缅甸景栋三岛地区。上述诸股共500余人枪愿听奉李谭号令。这伙云南土著熟悉滇缅两边人地社会情形,对逃缅国军立足生存作用甚巨。如蒙宝叶,后任反共救国军少将师长,缅甸土王将女儿嫁他。1960年11月,中缅联合勘界作战时,蒙为我入缅解放军击毙。

上述三支武装共两千人,是后来引发国际注视的缅泰寮三角国民党军(由于立场及时代的不同,有称之孤军、残军、匪军、都可)的“种子”。

李谭(及蒙罗张辈)部入异国初,幸好谭忠部九十三师通讯连连长保有一部电台,乃和台湾及海南岛(有二十六军留守处)有电讯联络,方使台湾知晓云南国军残部在缅,急待救援。台湾回电多作吹誉嘉勉,也明白表示目前支援极难,盼自求生存,仅汇来泰铢五万元。入缅残军与驻地各族缅胞相处尚洽,侨界零星捐助,勉力维持。

时在台北的李弥上书蒋介石,愿赴滇边“收率残部,负弩前驱,为国效命”。即赴香港,以“龙惠农”的化名弄到葡属澳门的护照,于1950年4月11日抵达泰国曼谷,在台驻泰武官的协助下,与李谭书信联络。李谭派丁作韶(丁系留学法国博士)为代表到曼谷与李弥会见。带回李弥反攻云南谋划及李弥亲笔信,略云:“前进是为圣为贤,后退则作俘作虏……现今在这里(指缅甸——作者注)做俘虏,那是做洋俘虏啊!除了第三次世界大战之外,是永无翻身之日……”李谭将此信油印发所部官兵。稍后,李弥乔扮马帮到泰缅边和李国辉谭忠会见。李弥帮助孤军争得台湾每月发8万至14万泰铢作补给,还以私款10万美金(当年,这是一笔巨款)急供这支孤军。

李弥(1902-1973),云南腾冲人,黄埔四期,能征惯战多谋善断。抗日时任国民政府第八军荣誉第一师师长、副军长,于1945年1月23日升任第八军军长,于滇西反攻歼击日本王牌师团。淮海战役时系十三兵团中将司令官,所辖四个军全部覆没,李弥只身逃抵青岛。卢汉“投共”,国民党政府于1949年12月21日发表李弥为云南省政府主席,但他未及上任,全滇已经解放。此时李弥以云南省主席名义呈请“重建二十六军”,获得批准。李弥于是派邱开基、李则芬赴缅北招兵扩军,诱骗云南边民来奔。重建二十六军先由李弥兼军长,副军长先后有李则芬、叶植楠、李彬甫,辖两个师:九十三师师长彭程,李国辉为一九三师师长。朝鲜战起,蒋介石十分注重“滇边反共大业”。李弥部番号、指挥官先后有变动。后,蒋任命李弥为直属台国防部的“云南人民反共救国军”总指挥。任过副总指挥官者先后有吕国铨少将(吕,接任过二十六军军长)、李则芬少将、苏令德少将、柳元麟少将、叶植楠少将。李弥偕夫人龙慧娱到缅北若干部队巡视合影慰勉官兵。

这支入缅国民党部队不时派人以隐蔽手段进出国境,对我云南边疆武装窜扰,挑拨民族、宗教矛盾,情报策反,还袭击当地人民政府、抢劫财粮物资,惨杀党政干部,严重威胁滇边安全。

所谓东南亚“金三角”,北起中缅边,南达泰国清迈府清莱府,西为萨尔温江,东抵老挝(寮国)丛林,地域辽阔,相当我湖北省全境。而毗邻中、泰、老边的缅北有6万平方公里,约半个江苏或浙江面积,缅北多民族杂处,掸族、克钦族、瓦族、果敢族、克伦族都拥有自己的武装,仰光中央政府对缅北统治力弱。当李谭孤军入缅权居,当地土司抗战时曾与中国远征军相处友好。而缅甸政府对此如刺在喉,急于剿灭他们。

早在1950年3月,李谭(及蒙、罗、张)军窜缅,缅甸国防军即开进大其力周边监视。5月,缅甸政府增兵6000人控制要点,又炮兵三个连战车一个连,其空军连日空运弹械至景栋,责令限时缴械,派员劝降。6月13日起,缅空军连续侦察并炸射,于6月16日起多次发动地面进攻,先后由左苏上校、宇钦上校指挥,但均被击败。缅空军司令更亲率军机三架低飞扫射,其座机被国民党军机枪击落。7月9日缅陆军总司令奈温将军自仰光飞景栋,亲任指挥,仍未奏效。缅军伤亡遭俘者颇多,枪炮汽车也损失惨重;国民党军也有伤亡。

其间,缅军指挥官与李国辉曾多次互致照会及派员谈判。由景栋王和当地侨领中介联络,但谈判均不欢而散。1950年8月9日,缅军奈温将军照会“驻景栋之反共军指挥官李少将”称,如贵方对谈和有诚意,希于缅军再次进攻时向后撤退,以便对上对外有所交代。8月17日李国辉致奈温,再次强调从无领土野心只暂栖,希望停止战争和平相处。8月22日达成协议,国民党军撤出大其力地区进入山区;缅方通知该地地方政府协助供粮。8月25日,国民党军诸部退出大其力,进屯缅泰边的猛撒;该处有四十余村寨,粮产丰盛。

优势缅军却未能歼灭这支国民党军,由于缅甸1948年才独立,建军未久,而缅军多为新兵,没有战斗经验。加上缅北峰峦险峻,缅军官兵多下缅甸人,水土气候不服,所以士气不高。而国民党残军为百战余生的部队,富有战斗经验。这次又处于“退后一步便是死路”的险境,被迫做背水一战,所以斗志极高。再就是当地土司向来自治,与缅甸中央关系疏远,其民众不帮助缅军。而泰国方面则暗中相助国民党军,曾提供部分粮弹援助,更接容孤军的眷属妇孩安顿于泰境,使他们作战无后顾拖累。

亚洲及欧美多国传媒介绍报道大其力之战,有的夸张宣扬两千孤军击败两万缅军云云。引起世界关注,更引起蒋介石对在缅武装的重视。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