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汪起义时的132师

2018-01-11 10:43:58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C2018-01-11zx1001_P_1_370_461_1004_872.jpg

淮海战役中率部起义的何基沣与张克侠(右)

1948年11月淮海战役打响第三天,在张克侠、何基沣领导下,过家芳于贾汪地区率国民党部队132师起义,为歼灭黄百韬兵团,顺利实现中共中央军委淮海战役第一阶段的作战意图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进步力量控制132师

1946年解放战争爆发前,国民党军队进行整编,第三绥靖区77军长何基沣因“剿匪不力”被蒋介石明升暗降为三绥区副司令长官,实际上被剥夺了兵权,77军军长一职由王长海接替,其所属132师师长由副师长过家芳升任。过家芳早年曾和彭雪枫结为好友,在喜峰口血战中战功赫赫,深得宋哲元赏识。抗战期间,过家芳及其部署英勇作战,并随何基沣与新四军保持秘密联系,还分批秘密安排了20多位从延安来的共产党员到军训团任职,此举对八路军、新四军向鄂豫皖边地区发展和建立大别山根据地起了重要作用。

何基沣就任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后,借去北平奔丧之机,秘密会见了叶剑英。叶剑英向何基沣提出了希望和要求,指示其巩固部队,在适当的时机举行起义。何基沣返回徐州后向过家芳做了传达,进一步做好了待命行动的准备。

不久,第77军132师改编为整编第77师132旅,旅长过家芳,下辖第394团和第395团,官兵6500人,担任徐州东北韩庄、贾汪地区守备任务。为组织全师起义,过家芳将在整编第77师师部参谋处任科长的陈廼昌调回132旅旅部任参谋主任,从而使132师的兵权牢牢掌握在进步力量手中。

1948年1月,132旅整编步兵第396团,这个团是从整编57师调来的,属于蒋介石嫡系顾祝同的班底。为了保持整编132旅的士气和起义力量,过家芳将副团长贾宗周、营长胡贺麟、副营长齐鸣皋、高增珠、王鸿略等一批具有进步思想的骨干调进396团,又逐步更换一大批连、排干部,并亲自深入营、连指挥部了解情况,向广大官兵做思想动员,使该团迅速为进步力量所控制。

反对内战、投向光明的思想日益成熟

1947年3月,国民党陆军中将、中共地下党员郭汝瑰随顾祝同来徐州组建国民党陆军总司令部徐州司令部,任徐州陆总参谋长。郭汝瑰本是张克侠陆大十期的同学,郭汝瑰到徐州后,两人来往甚密。一次,张克侠来司令部汇报工作,故意向郭汝瑰抱怨冯治安占着司令的位置,不委他以实权,希望郭汝瑰能帮助他摆脱这种“不咸不淡”的状况,以便直接掌握部队。郭汝瑰听后“表示将尽力而为”。这时郭汝瑰的地下联络员任廉儒传达了董必武的指示,要他“设法调张克侠任徐州城防司令”。于是,郭汝瑰以蒋介石“在徐州以稳第一”的旨意作为“尚方宝剑”,向顾祝同举荐了张克侠担任徐州城防司令。

1948年6月29日,国民党徐州司令部改组为徐州“剿匪”总司令部,刘峙为总司令,杜聿明、李延年、冯治安、刘汝明等为副总司令。8月,按照国民党军重新恢复原来的军师团编制,第三绥靖区仍辖59和77两个军,过家芳为77军132师师长、陈廼昌升任132师参谋长。

国民党上层将第三绥区司令部设于徐州,在贾汪设前线指挥部,以副司令官何基沣为指挥部主任,但又以干训班主任刘自珍兼管前线指挥部的警卫,对何基沣实施监视。此时,三绥区防线从微山湖到八义集,东西长百余里,59军驻贾汪和台儿庄,77军驻韩庄和临城,132师仍驻徐州。

9月16日,华东野战军发起济南战役,副总司令杜聿明准备率几个军增援济南,第三绥靖区两个军也在援军序列。冯治安认为共军善于“围城打援”,前去增援将有去无还,徒牺牲实力,但又无力反对,只好作增援准备。恰于此时,蒋介石调杜聿明赴东北,增援计划取消。

9月19日,整编96军军长吴化文在济南战场起义,致王耀武被俘,国民党军11万余人被歼。吴化文部起义后被改编为解放军第35军,对第三绥区的前西北军官兵产生极大影响,特别是在中下级军官中间,反对内战、投向光明的思想日益成熟。

不满蒋介石嫡系的排挤

吴化文起义后,蒋介石害怕西北军旧部再出同类问题,派总统府战地视察官少将李以匡到冯治安各部实地考察。李在三绥区考察多日,发现大部分人对国民党军中的腐化问题十分不满,而担任副职的张克侠“受下级拥护”。李以匡回南京后,立即向蒋介石汇报,提请蒋注意三绥区,防范其“可能出现变化”。

6月30日,得到蒋介石命令的刘峙免去张克侠徐州城防司令兼职。9月底,刘峙下令132师调出徐州,以中央系第8军接防,以第13兵团司令李弥兼徐州城防司令。10月7日,132师从徐州撤出,部署在徐州北面的贾汪、青山泉、柳泉一带。至此,冯治安部完全被推到徐州防守的最前沿。

国民党内部的猜忌,更加引起了132师官兵的不满。淮海战役在即,国共双方均注意第三绥靖区部队动向。蒋介石令冯治安将该部军官眷属移住江南,并在冯部前沿设军统督战小组,以防冯部生变。

高举义旗,投向人民怀抱

共产党中央极其重视做冯治安等旧西北军的统战工作,将原33集团军各部情报电告陈毅,陈毅亲自给冯治安等人写信,又密派柏寒送达贾汪总部,与副总司令何基沣、张克侠取得了联系;不久,又派冯玉祥侄孙冯文华和曾在29军工作的张福煦秘密去贾汪见冯治安和刘振三等人。1947年11月8日,新四军兼山东军区野战军政治部发出了《全面开展对冯治安部队政治攻势的指示》;中共华东局为统一领导徐州方向国军瓦解工作,组织了前指国军工作委员会,全力组织徐州方面特别是冯治安部起义。华野先后派朱林和杨斯德进入国民党第三绥靖区,中共华东局社会部交通巡视员朱林到达徐州后,与张克侠同室居住。张及时向何通报情况,并安排与朱林见面。张、何向朱表示,条件已经成熟,待机起义。尔后,华野第13纵队政治部联络部部长杨斯德潜入第三绥靖区,先后见到了何、张两将军,分别向他们转达了陈毅司令员的问候和指示,并同他们研究了起义前的准备工作。

10月底,杨斯德返回曲阜,向粟裕代司令员、陈士榘代参谋长汇报了情况。粟、陈听取汇报后指示:战役于11月8日发起,要求何基沣、张克侠所部按计划在战役发起时起义,让开运河防线,控制所有桥梁,确保华野部队顺利过河。

11月6日,淮海战役打响,当时132师部署在贾汪、青山泉、柳泉一带,步兵第394团团长王仲元(77军军长王长海的内弟,顽固分子,起义时逃走),副团长邓云鹤(支持起义),该团位于柳泉77军军部附近,1营是起义骨干营。步兵第395团团长马秉正(支持起义),副团长钱鸿钧(支持起义),该团位于房上及其西北,起义时最为完整稳定。步兵第396团团长王刚(起义时逃走),副团长贾宗周(支持起义),该团位于微山湖边与柳泉之间。

6日上午,师长过家芳召开团长以上干部会议,通报了绥区会议情况,提出了对淮海战役的看法,参谋长陈廼昌、副师长孙铭泉、395团团长马秉正、396团副团长贾宗周纷纷表达了对蒋介石的不满,一致认为在此危急形势下,不能再与解放军为敌。会后,过家芳立即赶往柳泉77军军部,进一步争取军长王长海,但王态度犹豫,表示只听冯治安的命令。

当日晚上,过家芳到贾汪向何基沣汇报一天的活动,正式确立11月8日起义,让出防地,协助解放军从运河突入,向大许家、曹八集开进,直刺敌人心脏,截断黄百韬兵团与徐州的联系。正当132师万事俱备只待起义之时,59军起义却发生波折,经何基沣、张克侠再三努力,排除干扰,终于坚定了该部起义的决心。

11月8日晨,77军132师带37师111团同59军38师、180师等共2万余人在中共党员何基沣、张克侠的组织领导下,毅然摆脱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控制,在徐州以北贾汪地区运河前线举行起义。

家父陈廼昌对当时的情景有这样的记录:“起义前后的经过:1948年2月,我由南京军官团第7期受训回来,师长为了团结干部组织了学术研讨会,以便多与下层接近,打通他们的思想。我也从中襄赞,多方注意。起义的准备从这时开始在无形中进行着。但这只是少数人领会而已。留徐眷属强迫南迁,一切措施令人煞费苦心。10月1日,我师调至徐州以北青山泉附近整训,这给我们以后的行动带来了很大的便利。11月6日,解放军联络人员明确地告诉了我们发动攻势的日期,7日上午,我们又对王长海做了最后的争取,依然无效。乃从可能调动的部队于8日晚宣布起义。9日夜渡过运河进入解放区。”

至此,何基沣、张克侠率国民党第59军两个师、第77军1个师和第111团全部共2.3万余人,高举义旗,投向人民怀抱。何、张率部起义,为解放军开放了台儿庄至微山湖的运河防线,使华东野战军3个纵队迅速渡过运河、突破不老河防线,迅速插到徐州以东,截断了黄百韬兵团向徐州的退路,并控制了徐州国民党军东援的有利阵地。(作者陈海宁为原国民党132师参谋长陈廼昌之子)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