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锡联将军年轻时的几位领导

2018-01-09 11:34:38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1930年6月,徐向前指挥红一师攻打平汉路广水以南一个叫杨家寨的据点,歼灭国民党地方军阀郭汝栋部两个连。然后,红军又利用郭汝栋急于“找回面子”的心理,在杨家寨以东之杨平口设伏。郭部一个团气势汹汹地闯过来,徐向前一声令下,部队上下同时冲向敌人。这是陈锡联第一次参加大规模的战斗,当时心里有些害怕,班长孙玉清鼓励他说:跟在我后面,学着我的样子,往前冲!陈锡联随即学着孙玉清的样子,弯着腰,手里拿着一把大马刀,嘴里大喊“冲啊”,随着大部队冲上了高地。杨平口战斗结束后,我红一师毙、伤、俘敌人数百并生俘敌团长,取得了鄂豫皖红军首次全歼敌人正规军一个团的大胜利。陈锡联参加红军不到半年,就在战斗中经受住了严峻考验。

7月份,红一师再次出击平汉路,这次是打国民党军钱大钧部教导师第五团。该团驻防在平汉路一个叫花园的地方,装备不错,有步枪、机枪、迫击炮,但由于是教学单位,战斗力相对不强。于是,徐向前决定长途奔袭40里,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刚刚15岁的陈锡联,在长途行军中始终走在前面。在天亮时,红军发起进攻,陈锡联又奋勇当先,抓住了敌人一个书记官,缴获了一支红色派克钢笔。

8月份,红一师西越平汉路,袭占云梦县城,并诱敌深入到黄安县四姑墩(今属大悟县)一带,对跟踪追击的国民党军发起攻击,共歼敌两个团大部又一个营,缴获迫击炮3门、机枪3挺、长短枪400余支,是为著名的“四姑墩战斗”。

这几仗下来,陈锡联在红一师中出名了,被战友们冠之以“小钢炮”的雅号。对此雅号,陈锡联曾回忆说:“在这几次战斗中,我因冲锋在前、打仗勇敢而受到营、连首长的表彰。有一次,营长高汉楚在战后讲评时说:‘小胖(陈锡联小名)人小志气大,打仗很勇敢,就像一个小钢炮!’‘小钢炮’是当年红军认为最厉害的武器。营长这么一说,大伙都不叫我‘小胖’而喊我‘小钢炮’了,从此,‘小钢炮’这个绰号就在部队中传开了。”

陈锡联由于作战勇猛,受到上级赏识,很快成为班长。1930年10月,红军攻下光山县城以后,陈锡联在街上遇到了老班长孙玉清,这一场本来平常的战友相逢却带来了一次麻烦:当时孙玉清见到陈锡联后很高兴,拍了拍背着的匣子枪说:我当连长了。孙玉清看陈锡联生活很苦,就说:我还有几个钢板,明天早上请你们吃点东西。于是第二天一早,陈锡联叫上班里的十几个伙伴,由孙玉清拿“大头”,大家凑了钱,在街上买了几根油条和一碗鸡血汤,每个人都尝了尝。结果这件事被张国焘的手下知道了,遂给他们定性为“吃喝委员会”,要逮捕班长陈锡联。就在这时,徐向前视察部队到达当地,有人向他汇报了这件事。听说有“小钢炮”雅号的陈锡联被抓,徐向前发火了:“几个小孩子,家里穷,跑出来参加革命。肚子饿了,在一起吃点东西嘛,什么‘吃喝委员会’!抓了的,放掉!没有抓的,不许抓!”徐向前发话后,前来“肃反”的人才罢手。对于这次徐向前的救命之恩,陈锡联终生难忘。

1931年11月,鄂豫皖红军整编为红四方面军,徐向前担任总指挥,陈锡联被编入红四军第十师第三十团担任通信班长,得到团长汪烈山的关心、培养。

1932年冬天,红四方面军转战到四川北部,使当地军阀大为恐慌。次年春天,军阀田颂尧纠集了近40个团,兵分三路向红军展开进攻,史称“三路围攻”。这时,陈锡联已经担任了红三十团第一营政委(后称教导员),在团长汪烈山的耳濡目染下成长。一天,汪烈山叫一名通信员去送一封重要信件给师部,并再三嘱咐:当天晚上一定要送到。通信员接过信出发不久,汪烈山忽然想起什么,吩咐陈锡联:“你快把他追回来!”通信员折返回来,汪烈山瞅了瞅他的脚说:“黑夜打赤脚走山路,怎么行呢?”当时,红军处境非常困难,不少同志没有鞋穿,天寒地冻,却打着赤脚。通信员说:“习惯了。”汪烈山当即脱下自己的鞋,交给通信员。

陈锡联看到这一幕,心里非常激动,就把自己的鞋脱下来递给团长。汪烈山却笑着说:“我穿了,你穿什么?”说着,他就转过身,聚精会神地看地图。

1933年,红军取得反“围攻”大捷,随即进行了大扩编,汪烈山升任红三十军第八十八师师长,陈锡联升任该师第二六三团政委。这年10月,红八十八师与兄弟部队一起打进了四川军阀刘存厚盘踞的达县,缴获了刘存厚经营多年的兵工厂、被服厂、造币厂等。这时,军需部门的同志看到汪烈山衣衫破旧不堪,就给他送来几件衣物。他执拗地说:“许多同志缺少衣服,还是让下面的同志穿吧!”在陈锡联等人的再三劝说下,他才留下了一件半新的咔叽布军上衣,并叫警卫员找来两块布头,自己动手在衣襟上缝了两个很大的口袋。陈锡联等人不解,他就一面缝线,一面乐呵呵地说:“我见徐总指挥的军装上就缝着这么样的口袋,既可装文件,又可装烟袋,方便得很哩!”

1933年11月起,红四方面军转入反军阀刘湘的“六路围攻”战斗,陈锡联在坚守达县以南的火烽山恶战中身负重伤。汪烈山闻讯大惊,立即赶来探视,见到陈锡联昏迷不醒,上衣也被鲜血浸透了,他默默地脱下那件半新的咔叽布军上衣,轻轻地披在陈锡联身上。不久,部队奉命撤出火烽山向北转移。在一个叫石鼓寨的地方,汪烈山被敌人的流弹击伤,不幸壮烈牺牲。陈锡联闻讯,泪如泉涌,他把“为师长报仇”作为部队的动员口号。撤离石鼓寨时,“大家都不愿把汪师长留在那里。我们抬着汪师长的遗体,一直抬了100多里,最后把他安葬在大巴山麓”。

对于汪烈山,陈锡联把他视为塑造自己为将之道的好老师。在回忆录中,他真诚地说:“……直到汪师长牺牲时,我仍穿着他的衣服。一双鞋子,一件衣服,我通过这些小事,学到了汪烈山同志以身作则、与指战员同甘共苦的优良作风。这种作风是我们人民军队的传家宝。我们要把这种优良作风一代一代传下去。”(苏振兰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