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李宗仁先生参观东三省

2018-01-05 10:30:09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渡江战役后,广西境内的国民党高中级军政官员或纷纷举行起义,或接受和平改编。白崇禧在广西新组建的6个军政区,就有3个接受和平改编。

1949年12月9日,国民党军第五十六军第三三〇师师长秦国祥、副师长石望元、参谋长杨佛仁及第四十六军第一八八师参谋长刘居云等在广西恩乐向解放军投诚;第二天,广西郁林、北流、容县县长率500余人,向解放军投诚;同日,国民党海军第二机动舰队3艘炮舰由中队长柳宗森率领,在南宁向解放军投诚;12月12日,广西靖西行政专区专员兼保安司令赖慧鹏率领8个县宣布起义;12月14日,桂系将领周祖晃率领桂北军政区及第十三军新编第三十七师师长蒋雄、新编第三十八师师长蒋晃、第三十九师师长莫敌、第一七二师师长刘维楷、独立团团长兼桂林市市长韦瑞林等在桂北临桂县以西的两江接受和平改编;12月16日,国民党桂系第一七二师第五一五团团长唐守约在百寿向解放军投诚;1950年1月18日,国民党黔桂边绥靖区中将司令张光玮、参谋长林科连率领1300余人在桂西北边境的旧州接受和平改编;1月20日,国民党桂西军政区中将司令莫树杰率部在金城江接受改编……

“新桂系三杰”之一黄绍竑,作为国民党和谈代表团成员,赞同中共提出的“国共和平协定”,希望结束战争、恢复和平。但他看到国民党所高叫同共产党搞“划江而治”、拒不在和平协定上签字,知道事情已无可挽回,便与刘斐联络避居香港的国民党高层人士贺耀组、龙云、罗翼群、李任仁、覃异之等44人,在香港发表声明,公开与国民党政府决裂,向人民靠拢。1949年9月,黄绍竑应中国共产党的邀请,从香港到北平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

“代总统”李宗仁于1949年12月7日飞抵纽约。蒋介石在台北发表文告宣布复职的第二天,美国总统杜鲁门仍在白宫设午宴款待李宗仁,只不过在交谈中没有涉及任何有关政治方面的问题。1952年1月,台湾国民党政权对李宗仁实行“弹劾”,开除他的国民党党籍。1954年2月召开“国民代表大会”时,罢免了他的“副总统”职务。李宗仁由于失去了“代总统”的身份,不得不在美国作长期打算。他在美国新泽西州的盎格鲁林镇买了一幢房子住下。

万隆会议期间,李宗仁表示“以过去亲身的经验,观察今日之变局,自信颇为冷静而客观,个人恩怨早已置之度外。惟愿中国日益富强,世界永保和平,也就别无所求了”,并提出《对台湾问题的建议》,提出解决台湾问题的两种方案。1964年2月12日,李宗仁在美国发表公开信,以中、法两国建立外交关系为例,劝告美国仿效戴高乐政府,调整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外交关系。

从1956年4月到1965年6月,李宗仁多次派程思远到北京见周恩来,为他返回祖国进行联络和准备。1965年7月13日,李宗仁和夫人郭德洁在程思远夫妇的陪同下,悄然离开美国,踏上返回祖国的途程。为了甩开台湾蒋介石集团特务分子的监控,李宗仁夫妇不辞辛劳,采取了一条迂回的路线——他们先到欧洲,经过希腊首都雅典、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巴基斯坦的旧都卡拉奇,于7月18日进入新中国云南省的省会昆明,再抵达上海。

李宗仁偕夫人回归,受到中国共产党和中央人民政府的热烈欢迎和热情接待。国务院周恩来总理、陈毅副总理从北京专程赶到上海欢迎。在欢迎宴会上,双方共同回顾了抗战期间国共合作的历史,着重谈了台儿庄大捷。

1965年7月20日,周恩来与李宗仁夫妇一同前往北京。在机场大厅举行的欢迎仪式上,李宗仁宣读他的《归国声明》说:“期望随我全国人民之后,参加社会主义建设,并欲对一切有关爱国反帝事业有所贡献。”

1965年7月26日上午,毛泽东主席在中南海接见李宗仁和夫人郭德洁。其间,毛泽东建议李宗仁夫妇到全国各地去多走走、多看看。

李宗仁在各地参观,所到之处,一派繁荣景象,让他感触颇多。记得他曾不止一次地慨叹说:“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参观期间,李宗仁先生看到笔者随身带着照相机,非常高兴,在很多场合都向笔者客气地重复着一句话:“请给我和夫人在这里拍张照片留做纪念。”

随后,李宗仁夫妇和程思远一行,前往东北三省参观访问。他们所到之处,受到了热烈欢迎。李宗仁一行在沈阳、长春和哈尔滨参观了许多大型工厂。在长春参观第一汽车制造厂时,一辆崭新的“红旗”牌轿车刚刚从装配线下来,工人师傅开到组装车间外面,李宗仁仔细观看后,坐进驾驶室,伸出大拇指连声说:“好!好!”他还说:“过去,中国没有汽车工业。所有的汽车都是从国外进口的,各种各样的牌子都有,被戏称为‘万国’牌。现在看到我们中国自己生产的汽车,真高兴!”

李宗仁一行每到一地,主人总是以独具地方特色的食品款待来访的客人。在哈尔滨,欢迎宴会是鹿肉宴,满桌菜都是用人工饲养的鹿肉制作。欢送宴席上,既有熊掌,也有鱼。当时李宗仁听到主人的介绍后,激动地说:“哈哈!谁说熊掌与鱼不可兼得,我这不是兼得了吗?”

在结束东北地区的参观访问,返回北京的列车上,笔者请李宗仁先生谈东北之行的观感时,特别提到了熊掌与鱼。他说那番话是“有感而发”。这个双关语既表示感谢自己所受到的热忱欢迎,也含有庆幸自己终于能够“落叶归根”的意思。原来,李宗仁是抱着“戴罪之身”从美国回到新中国的。他在北京首都机场发表《归国声明》时就说,1949年未能接受和谈协议,至今犹感愧疚,此后一度在海外参加推动所谓“第三势力”运动,一误再误。却万万没有想到,回来后会受到如此热忱的欢迎。再者,长期身居海外,年岁大了,总有一种“落叶归根”的期盼,这个愿望现在实现了。因此,他即席发出了“熊掌与鱼”他已“兼得”这番感言。(黄惠昆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