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区地下交通线的建设与发展

2018-01-03 10:53:56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自1929年3月中旬开始,毛泽东抓住军阀混战的有利时机,同朱德等率领红四军东征闽西,把井冈山武装斗争的火种播种到福建。红四军经1年零3个月艰苦奋战,创建了纵横300里,人口近百万的革命根据地。至此,赣南、闽西两大革命根据地连成一片,中央革命根据地正式形成。从港沪粤通向闽西的交通线有两条。其中大埔交通站从未被敌人破坏,作用尤其重大,中央苏区紧缺物资靠它采买,文件、情报、人员往来靠它转送。

内、外交通

土地革命时期,党的秘密交通工作分内部交通和外部交通。内部交通主要负责文件递送、情报转递等,很多由女同志担任,最著名的有邓颖超的母亲杨振德,代号“大夫”、聂荣臻的夫人张瑞华、陈赓的夫人王根英。做内部交通工作,女同志比较方便。“内交”组成的交通网,联系上海地下中央各机关,但做“内交”工作的,除了规定接触者外,互不见面,互不认识。外部交通,则承担中央机关与各红色根据地的文件、情报、人员往来,外部交通工作甚至包括紧急物资的采买,最初由顾顺章直接负责,他叛变之后,吴德峰管过一阵子,吴德峰到中央苏区后,吴克坚等先后负责。

中央在香港建有华南交通总站,南方局秘书长饶卫华任总站站长。饶卫华在香港铜锣湾建立了秘密机关和招待所,抽调了多位政治可靠、觉悟高、熟悉地方情况、懂外语、精明干练的同志充当专职交通员。与此同时,中央交通局副局长陈刚到汕头镇邦街7号建立中法西药房分号,作为交通局直属交通站。1931年,为防止意外做两手准备,中央交通局又派陈彭年、顾玉良、罗贵昆来汕头筹建备用交通站。陈彭年等三人接受任务后,以上海客商身份,于1931年一二月间来到汕头,并在海平路98号租到地方,选择便于为苏区筹措电器材料的行业作为掩护,开起华富电料行。1931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特科负责人之一的顾顺章被捕叛变,汕头中法药房交通站停用,正式启用华富电料行这个秘密中转站。

中央交通局建成两条从香港、上海、粤东通向中央苏区的闽西交通线。第一条:香港—厦门—漳州—适中—永定—上杭—长汀—瑞金,该线于1932年5月12日遭敌人破坏而中断。1934年又恢复。第二条(大埔交通站):上海—香港—汕头—潮安—大埔青溪—永定合溪—虎岗—上杭白沙—旧县—南阳—长汀—古城—瑞金。

陈云与大埔交通站

1931年,党中央建立大埔交通站这条红色秘密交通线。它隶属于党中央交通局直接领导,设在大埔县青溪镇汀江河畔的余氏宗祠。为便于联系,在汀江东岸开了一间“永丰”杂货店,作为接待过往行人的落脚点。专门购置几条大木船,固定了几名可靠的船工,如货物多时还可雇用几条木船协助,组织了l0多名妇女组成搬运队,随叫随到。青溪镇离大埔县城茶阳10多里,是国民党对红色苏区实行军事、经济封锁的最后一道封锁线,大埔县城驻有敌人1个团,青溪常驻有大埔、峰市的反动武装100多人。严密侦察过往行人,故有“虎口”交通站之称。

从1930年冬到1933年春初,华南交通总站及属下大埔交通站,先后护送了周恩来、叶剑英、刘少奇、项英夫妇、邓小平夫妇、任弼时、刘伯承、聂荣臻、博古、张闻天、王稼祥、林伯渠、萧劲光、左权、李德等200多位高级干部到中央苏区。

1934年1月六届五中全会后,陈云分管秘密交通工作。

陈云在巡视福建省委时,专门和省委负责人商讨了加强秘密交通工作的事情。不久,福建省委特调曾昌明等一批干部加强大埔交通站的工作,曾昌明任大埔交通站站长。大埔站全盛时期有30人,每人分配一把硬驳壳枪、一把匕首、两颗手榴弹。大埔站在汕头、大埔等地均设有机密机关。大埔交通站还配备了三条大木船、两条小木船。船只可由粤东海港直达大埔,经大埔青溪—永定合溪—虎岗—上杭白沙—旧县—南阳—长汀—古城而抵达中华苏维埃首都瑞金。

大埔交通站地下交通线,成为中央苏区采买紧急作战办公物资的重要途径。在离白区仅30里处粤东大埔县青溪镇,有一块小根据地,一共才十几个不大的村子,人口仅2000多人,农民都分得了土地,各村都建立了红色政权和赤卫队。尽管这里四周都是白区,因为面积小,且山高林密,不被敌人注意。可对红军而言,却作用巨大。江西中央苏区苏维埃政府从事外贸的同志就住在这里,他们专门负责组织群众到厦门、漳州等城市采购各种物资,然后囤积于此,等瑞金派人来运走。这些村囤积的大量物资就是通过这条地下交通线采买来的。它也是闽西、江西两省委最早开辟,经陈云悉心指导,自始至终唯一未被敌人破坏掉的、神秘的地下交通线。

1934年10月,红军主力长征,中共中央通知:大埔交通站除了留下3人坚持交通工作,其余人均赴瑞金参加长征。但传达命令时却传达错了,说全部留下,大埔站曾昌明、雷德兴、郑启彬等坚决执行命令。红军主力长征后,大埔交通站仍坚持工作,与坚持三年游击战争的陈毅、项英、张鼎丞、邓子恢、谭震林、方方等人取得联系,完成了组织交给的各项任务。大埔交通站秘密从闽西根据地转送了陈潭秋、方方等到香港、上海;从赣粤边根据地转送周建屏、陈正人等到香港、上海、陕北苏区或广州等地。1935年秋末,大埔交通站副站长郑启彬等多人在执行任务时,不幸被捕,受尽折磨,坚定不屈。至死,郑启彬等也没有泄露交通线的秘密。

大埔交通站是敌人侦不破、切不断、锁不住、摧不垮、打不掉的地下交通站,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特殊的贡献。(莫春)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