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记者重走长征路:《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

2017-12-29 11:33:38来源:中国军网
字号:

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通过《西行漫记》首次向世界介绍了长征。他在序言中写道:“总有一天会有人写出这一惊心动魄的远征的全部史诗。”然而,斯诺未如愿便与世长辞。索尔兹伯里对长征的神往正是源于斯诺的《西行漫记》,并在其与斯诺的多次交流中不断加深。从事反映红军长征的写作,成为索尔兹伯里多年的夙愿。在收集、研究了大量资料并沿长征路途实地采访之后,索尔兹伯里以《长征》一书完成了斯诺的未竟事业。

一、哈里森·索尔兹伯里与《长征》

相比埃德加·斯诺,索尔兹伯里并不为国人所熟知。1908年,索尔兹伯里出生于美国明尼苏达州。中学毕业后就读于明尼苏达大学,后退学,从事他一生钟爱的新闻工作。二战期间,他曾以合众国际社记者的身份深入到苏联卫国战争前线,遍访苏联广大地区,以犀利的目光和鲜明的观点,揭露了法西斯侵略者的罪行。

1949年后,索尔兹伯里出任《纽约时报》驻莫斯科记者,发表了大量关于苏联的报道并因此获得普利策新闻奖。60年代初,他开始报道美国的种族歧视问题,推动了美国反种族歧视法律的出台。60年代中后期,他深入越南战争一线,以无可辩驳的事实揭穿了所谓“美机轰炸命中只限军事设施”的谎言,迫使美国政府从越南撤军。1984年,索尔兹伯里重走长征路,耗时一年创作了《长征》。此后,他一直关注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直到1993年走完他波澜壮阔的一生。

《长征》在1985年10月一经出版,立刻引起全美的轰动,《时代》周刊等许多报刊大量报道,接着又有许多亚欧国家竞相翻译出版。可以说,这本反映中国红军长征的书备受读者青睐。然而,从构思到书籍出版,索尔兹伯里经历了许多困难和挑战。上世纪70年代,中美关系开始缓和,索尔兹伯里曾向周恩来总理提出重走长征路、撰写长征纪实的建议,被委婉拒绝。此后的十几年里,这一建议反复提出过多次,直到1983年8月,索尔兹伯里得到了来自北京的消息,通往长征的大门就此开启。1984年,已是七十六岁高龄,患有心脏病的他,怀揣心脏起搏器,带着打字机,爬雪山、过草地、穿激流、登险峰,越过万水千山,途径七八个省份,历时74天,完成了两万五千里的“长征”寻访。沿途他考察并体验了复杂的地理环境和多变的气象,向老红军、老船工、老牧民们询问历史细节、了解风土人情、寻觅革命遗迹、博采逸闻轶事,于1985年完成新著《长征》。

二、忠实记录长征史实,艺术再现长征史诗

全书以红一方面军长征为主线,艺术描绘了长征中的各类人物,忠实纪录了长征中的重要事件,生动再现了长征中的艰难险阻,饱含作者对中国革命和长征精神的崇敬之情。

(一)艺术描绘长征中的各类人物

其一,侧重于对领袖人物才能与品质的评述,抒发作者对领袖的崇敬之情。譬如,索尔兹伯里在回顾了毛泽东的成长环境与求学经历后,高度评价毛泽东的智力是集马克思主义、中国哲学常识和中国农民的特点之大成的。在讲述红军历次战役的经过时,作者多次表达了对毛泽东军事指挥才能的钦佩,甚至将毛泽东比作 “脑袋里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幻想”的哲学家、诗人。再如,作者充分肯定了周恩来政治家的风度、领导人的才智,称赞周恩来“具备足以担当一名领袖的才能和背景”。同时,他运用一系列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如:长征途中,周恩来亲手把伤员轻轻扶上担架,唯恐别人的手用力太重,展现出周恩来关心同志、心系国家、鞠躬尽瘁的高尚情操。

其二,注重对红军整体形象的勾勒与个体形象的刻画,彰显团结互助的战友情谊以及革命英雄主义与乐观主义精神。索尔兹伯里曾这样勾勒红军的整体形象,“红军战士都有非凡的理想和抱负。他们全心全意为事业而战,赴汤蹈火,在所不惜。他们不怕劳累,能像山羊一样地翻山越岭,可以夜以继日地连续行军,打则必胜。”与此同时,作者十分关注红军队伍中每一个鲜活的个体。如:在红军爬雪山过程中,卫生员为了照料伤病员和垂危病人,三次甚至四次越过大雪山。炊事员们不顾轻装的命令,坚持负重六十到八十磅。三军团的炊事员在山顶停下来,为抢救病人做鲜姜辣椒汤,其中两名炊事员为此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凸显了红军战士们舍己救人的高尚品格及生死与共的革命情谊。而当国民党的飞机飞不到红军所在的高度时,战士们朝着飞行员大声喊“上来,上来呀!”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跃然纸上。

(二)忠实纪录长征中的重要事件

索尔兹伯里运用多种叙事手法忠实纪录并回顾了长征途中的重要会议与重要战斗。在讲述长征中重要转折点的遵义会议时,作者首先开门见山地指出,召开遵义会议的目的是讨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后果和长征迄今失败的原因,以及如何采取适当的军事行动,帮助读者充分理解会议意义所在。然后,遵照历史的原貌向读者介绍与会者的发言内容,同时采用人物描写、环境描写等多种描写手法增强读者的现场感。会议的结果是“长征继续进行,毛泽东在掌舵。” 而在讲述长征中的重要战斗飞夺泸定桥的故事时,索尔兹伯里则是通过故事的主角杨成武娓娓道来。如:“战士们浑身淌着汗水,伏在铁索上一节一节地向桥那边爬去,谁也不看下面翻滚着的激流。一节又一节,一尺又一尺,艰难地向前移动着……前面,国民党士兵把煤油浇在没有撤去的木板上,燃起熊熊大火。但是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突击队员,他们继续向前。”使读者真切地感受到夺取泸定桥的困难程度与红军不畏艰难、不怕牺牲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

(三)生动再现长征中的艰难险阻

其一,国民党反动派的围追堵截。国民党反动派对红军实施的紧逼、包抄、堵截和骚扰在每一章节中均有所体现。在湘江战役中,“一群国民党的飞机出现在八军团的上空,距地面不到一千英尺,用机枪向下扫射。”但战士们没有止步,队伍继续前进。如八军团政治部宣传部长莫文骅所说的那样,战士们相信,“飞机能打死打伤我们中的一些人,会使我们的前进更为困难,会夺去一些人的生命,但它们不会最终赢得战争的胜利。”

其二,雪山、草地恶劣的自然环境。红军所要翻越的雪山,是当地民众口中连鸟都飞不过去的“魔山”。周恩来的警卫员魏国禄的话证实了翻越雪山的难度,“山上不是下雾就是刮风,积雪常常从山头崩落,走几步就得停下来喘几口气。”而红军要越过的草地被称为“死亡的陷阱”,掉进沼泽里的人往往伙伴还没来得及拉他们便消失了。有时甚至连同救援者也会一起消失在泥潭之中。尽管如此,红军还是经受住了恶劣自然环境的考验。

三、为何《长征》是历史、现实与人的交汇

(一)长征的历史意义和深远影响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强调:“长征在我们党、国家、军队发展史上具有十分伟大的意义,对中华民族历史进程具有十分深远的影响。”长征的胜利,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消灭红军、扼杀中国革命的企图,实现了中国共产党与中国革命事业从挫折走向胜利的伟大转折,推动了国家独立与民族解放的历史进程,并指引着中国民族伟大复兴的前进方向。索尔兹伯里充分认识到长征的重要性,在书的序言中写道:“它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行军’,不是战役,也不是胜利。它是一曲人类求生存的凯歌,是为避开蒋介石的魔爪而进行的一次生死攸关、征途慢慢的撤退,是一场险象环生,危在旦夕的战斗。本世纪中没有什么比长征更令人神往和更为深远地影响世界前途的事件了。”

(二)索尔兹伯里严谨的工作态度

索尔兹伯里之所以能把长征写得通透感人,与他严谨的工作态度是分不开的。他坚信,“只有亲身走过这段路程的人才能以现实主义的方式描绘出长征中的战斗和艰难困苦。”于是,在古稀之年,不顾年迈体弱,以红军般的勇敢和坚毅重走长征路。途中,用他自己的话来讲,“我向中国人提出了我所能想到的所有难题,他们尽力做了回答。常常是一遍又一遍地查对史料,直到弄清事实为止。”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得以从书中了解许多鲜活的历史细节。在创作过程中,索尔兹伯里坚持“一件事情一定要有三个以上的资料来源地”,方便读者兼听博闻,同时为史学研究提供必要的依据。据粗略统计,《长征》一书附有600余条注释,每条注释都详细列出消息的提供者、提供时间和提供地点等内容,足以说明作者的严谨程度。

(三)我国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

《长征》一书之所以能得到读者的认可,与我国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密切相关。由于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对红军长征的正面报道实行严格的新闻封锁,西方民众长期处于被蒙蔽的状态。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与西方世界的交流日益频繁。此时,西方记者以独特的他者视角讲述长征历史,有助于还原长征真相,回应外界对长征的质疑,增强西方对中国的了解与认可。我国政府相关部门向索尔兹伯里提供了大量的物力、档案、史料等方面的帮助,以至于索尔兹伯里在序言中坦言:“这本长征的纪实,是在这种合作和协助的基础上脱稿的。”

(作者系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博士研究生)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