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20年前的一次展览

2017-12-25 11:01:12来源:合肥晚报
字号:

res04_attpic_brief.jpg

口述者陶余来(左四)一家与南京纪念馆工作人员在一起

刚刚过去的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80周年纪念日,也是第4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而在20年前的1997年,为纪念南京大屠杀60周年,“金陵祭·悼念南京大屠杀300000同胞遇难60周年展”巡回展首站在合肥举办,引起社会各界轰动。作为这次展览的主要策划者,陶余来先生为我们讲述了这段往事。

1997年,我在合肥市郊区区委宣传部工作,当年,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馆长是朱成山先生。巧的是,他在安徽金寨县当过兵,见到我,彼此便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

谈起办“金陵祭·悼念南京大屠杀300000同胞遇难60周年展”巡回展的事,朱馆长很感动,因为一个南京以外的城市,那时候能想到做这个还不多见。鉴于许多展览,多用满墙的图片,我感觉那还不如干脆看图书。我的要求是,尽可能多用实物,以增强展览的现场感。

当年,才过30岁的我坐在合肥市郊区汽运公司一辆带挂超长货车驾驶室里,将满满一车的展品连夜运回了合肥。卸货时才发现,座位边上那满满一纸箱封装严实的,是死难者的头颅;而座位底下,竟是几把日军军刀……

经过商量,我们把展览选址在安徽省博物馆。朱馆长亲自带领纪念馆多名工作人员来肥布展,实物和图片等展品整整布满了省博展厅的一二层楼。

还记得在设计省博门前的海报、参观票面、合肥晚报纪念征文刊头时,我的一位同事画了一稿,但大家都觉得笔法不够洗练。而南京传来的一位母亲抱着自己被屠杀的婴儿仰天痛哭的黑白画作,我们又觉得过于具象,不太理想。对于南京大屠杀这样的滔天暴行,一个母亲一个婴儿的控诉岂能涉其万一?最后,我提议,假想在一面白墙上,用鲜红的血从上方洒下,淋漓纵横一片……然后在这不规则的图案上覆以一行粗大的黑体字:“金陵祭·悼念南京大屠杀300000同胞遇难60周年合肥展”。这方案获得一致通过。

为扩大影响、教育市民,当时的合肥市郊区区委宣传部决定,所有中小学生参观,一律免票。

展览期间,我们还特意邀请朱馆长偕南京大屠杀几位幸存者来合肥中国科大演讲。我亲自撰写在科大演讲的海报词。我明白,海报词太过冗长没人看,太稀松平常或太过惊悚血腥,也难以引起这群天之骄子的情感共鸣。我写道:300000同胞死难,2万起强奸事件、8万妇女被强暴,这是崇尚礼仪5000年的中华民族莫大的悲伤与耻辱;而我们永远无法以同样的方式回报这样的耻辱,则是更深痛的悲哀。今天,60年前的幸存者,其沧桑的胸腔还能发出声音。最后我特意另起一段:“听听这声音”。在这句话的最后,用不用感叹号我当时还颇费踌躇。最后我决定还是使用句号:大音希声。

果然,那场演讲引起巨大反响。中科大报告厅挤满了4000名老师、本科生、研究生。当晚我接待馆长一行下榻合肥市郊区区政府附近的省新华印刷厂宾馆,得知来肥幸存者中一位肩膀上留着日军刺杀的深深疤痕的老奶奶,祖籍还是与合肥肥西县交界的六安舒城县桃溪乡。

后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墙上,便赫然出现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铜牌。省博门前的海报、参观票面、合肥晚报纪念征文刊头连同中科大的海报词,一同被南京馆收藏。

除此之外,为更好地教育青年一代,共青团合肥市委特意在展览现场举办了18岁青年成人仪式。

为期一个月的“金陵祭·悼念南京大屠杀300000同胞遇难60周年合肥展”谢幕后,展品随即被运至武汉,后又辗转至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巡回展出。但由此次展览引发的故事远远没有结束……

1999年8月15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二战胜利纪念活动。朱馆长此前给我打电话,说他们从《拉贝日记》中获悉,当年有一家9口被杀7口,只有8岁、4岁的一对小姐妹藏身床底幸免。南京馆找到了生活在南京的姐姐,又通过她获悉妹妹如今生活在合肥。南京馆希望这对姐妹联袂参加8月15日的活动,可合肥这位妹妹的工作死活做不通。朱馆长希望我就近登门再做其工作。

我很快来到大蜀山南麓的这家工厂,厂工会主席电话里反复陈情,始终不让登门。老人家不愿回首那血腥一幕,我完全理解,而更讳莫如深的原因,应该是她母亲与几位姐姐都被强暴杀害,这是中国人心头最难以启齿的耻辱。而这也正是日本人不承认“慰安妇”罪行和大肆散布南京大屠杀虚构论的“底气”所在。

我当时兼任《合肥郊区报》记者。一开始对此感到沮丧,可后来我发现,老人家拒绝参加活动,这背后折射出的文化心理更值得深刻发掘反思。我提笔写下《张云老人,您应该对历史负责》的新闻稿(“张云”自然是化名了),不仅《合肥郊区报》刊载,而且上了《合肥晚报·逍遥津》头版头条。

这下,合肥不少媒体也了解了合肥老人张云的消息,8月15日这天,我与合肥的几家媒体记者赶赴南京采访张云的姐姐。当天,南京纪念馆除云集了江苏、南京本地媒体的记者外,还有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媒体的记者。我们在馆内看见,台上端坐着致力于“南京大屠杀”民间调查的日本女教师松冈环,还有为中国死难劳工辩护的日本律师南典男……

去年获悉,朱成山馆长已退休,被有关部门返聘至北京从事中国国学馆筹建工作。作为南京大屠杀史与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员,这些年来,每逢日本有否认“南京大屠杀”事件的言行传出,他都愤然提笔批驳。而他也告诉我,对20年前合肥的那次巡展成功举办印象深刻,至今保存着他在合肥科学岛大桥上抱着我5岁儿子的照片。

让人欣慰的是,自从2014年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经表决通过,决定将9月3日确定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将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越来越多的人们认识到,南京大屠杀,不仅仅是南京人的事,甚至不仅仅是中华民族的苦难,而是跨越国界与种族的反人类暴行。(陶余来/口述 筱铖/整理)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