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负责人解读新展陈亮点

千余幸存者照片来自民国户籍卡 20罐泥土取自丛葬地或屠杀地

2017-12-14 11:01:46来源:南京日报
字号:

序厅的尽头是雨花门、光华门、中华门等七个高大扭曲的南京城门。

序厅的周围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照片墙,共展出1213张照片。(崔晓 摄)

20罐取自丛葬地或屠杀地的泥土以及证人证言集中展示。(崔晓 摄)

原貌保存的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遗骸遗址”。(崔晓 摄)

遭遇侵华日军暴行的住宅区成为废墟。(崔晓 摄)

1000多张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照片墙、取自丛葬地和屠杀地的泥土、中国同胞在腥风血雨里的守望相助……与10年前建成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基本陈列《人类的浩劫——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实展》展陈相比,此次改造后的展陈设计有不少亮点。记者专访了纪念馆相关负责人,对这些亮点逐一解读。

亮点

1113张已经离世的幸存者照片来自上世纪40年代的户籍卡

序厅的周围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照片墙,共展出1213张照片。左右两边对称排列的1113张是已经离世的幸存者的黑白照片,而后面墙上对称排列的100张彩色照片是截至2017年9月30日在世的登记在册的幸存者,仿佛他们仍然在凝望着这段历史。就在11月15日和12月10日,佘子清和管光镜老人相继离世,他们的照片灯箱也随之熄灭。目前登记在册的幸存者已不足百人。

据介绍,此前展览也有照片墙,但大多是上世纪90年代后拍摄的照片,幸存者的年龄已经很大了。而这次1113张已经离世的幸存者照片全部来自南京市档案馆,均是1946年和1947年间,当时南京国民政府给每位市民做的户籍卡上面的照片。“我们根据已掌握的南京幸存者照片进行比对,选取了1113张。因为当时照相并没有普及,所以这些照片应该是这些幸存者年代最久远的照片了。”纪念馆相关负责人介绍,100张幸存者的彩色照片则是今年8月由纪念馆牵头,南京发布工作室召集南京城市摄影队10位资深摄影师,分成10个小组,冒着酷暑拍摄的。

亮点2

取自20处丛葬地或屠杀地的

泥土集中展示供人悼念

展览第三部分“日军在南京的暴行”中,20个宽口径的土罐引人注目。据介绍,其中分别存放17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丛葬地和3处集中屠杀处的泥土。其中17处丛葬地2006年被列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包括江东门、中山陵西洼子、挹江门、清凉山、煤炭港、北极阁、中山码头、汉中门、草鞋峡、上新河、五台山、南京大学、燕子矶、鱼雷营、花神庙、正觉寺、普德寺等17处,均有纪念碑。每年“12·13”南京举行国家公祭仪式时,这17处丛葬地也在同步进行。

纪念馆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清明节时,纪念馆策划了一个从17处丛葬地取土活动,当时由南大等志愿者到每个丛葬地取土,集中放在纪念馆,供人悼念,引起广泛关注。因此,这次改陈布展,专门设立了这一板块。

土罐的下方是作为亲历者的大屠杀幸存者、作为加害者的日本老兵和作为第三方证人的外籍友人证言。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常志强的证言是:“他们说有个小男孩趴在死去的母亲乳房上吃奶,奶水、泪水、鼻涕结成小冰块,母子俩冻在一起,怎么也拉不开。我哭着说,那就是我可怜的妈妈和弟弟呀!”明妮·魏特琳的证词则是:“过去一个星期的恐怖是我从未经历过的。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过日本兵是如此的野蛮。这是屠杀、强奸的一周(1937年12月19日)。”

据介绍,将丛葬地的泥土和证人证言在这里进行集中展示,既是对无辜死难者的哀悼,更是提醒我们勿忘民族之殇,共同维护家园和平。

亮点3

“人道主义救援”彰显同胞守望相助

序厅的结束部分是7块巨大的铜铸城门,全部呈半开的扭曲状态。

纪念馆保管研究部负责人介绍,当时南京城门有“外16、内13”之说,但这次展陈中只排布了雨花门、光华门、中华门、中山门等7座城门。1937年12月初,中日双方最后的激战正是在这几个城门前展开的。城门上各有一块南京明城墙的城砖,寓意南京城破之后南京大屠杀发生。这样的设计形式非常有代入感。

第四部分“人道主义救援”也是这次新展陈的一大亮点。在2014年12月13日首个国家公祭仪式上,习近平总书记说:“令人感动的是,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过去的展览,描述国际友人的援助较多,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的内容相对较少。

据悉,这次展陈就丰富了这一内容。其中介绍了3位参与救助同胞的中方人士。比如,金陵大学(宿舍)难民收容所所长齐兆昌,为了拯救难民,曾被日本兵用刺刀顶在胸前,幸亏同行的外籍同事用英语疾呼才被救下。魏特琳的重要助手程瑞芳,她写下了著名的《程瑞芳日记》,日记自1937年12月8日至1938年3月1日,逐日记录下了程瑞芳亲眼所见的侵华日军烧杀淫掠暴行,以及她在南京大屠杀期间的心路历程。《程瑞芳日记》与《魏特琳日记》、《拉贝日记》等外籍人士的证言相互印证,于2015年10月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名录》。另外一位是寂然法师。在江南水泥厂难民营附近,有一座佛教难民营,是寂然法师在栖霞寺设立的难民收容所。碑文拓片《寂然上人碑》,详细记录了寂然法师“设佛教难民收容所,挽救老弱妇孺两万三千余人”的感人事迹。

新展陈中一级文物170多件

新展陈有900多件文物,其中,170多件是一级文物,记者特从中挑选了一部分介绍给读者。

【《上海派遣军司令部纪念写真帖》】这本《上海派遣军司令部纪念写真帖》里面贴有326张原版照片,拍摄了侵华日军从进攻上海到占领南京后活动的全过程。这本相册是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洞富雄先生捐赠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2005年被评为国家一级文物。

【易安华的瓷板遗像】整个南京保卫战中打得最惨烈的就是光华门争夺战。这里也是侵华日军伤亡最大的阵地。第八十七师259旅少将旅长易安华就是在这场战斗中牺牲的,那一年他才38岁。易安华将军牺牲后,国民政府追认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他的家乡江西宜春的父老乡亲为他举行了隆重的万人追悼会,江西景德镇专门烧制的易安华将军的瓷板遗像,上面有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的题词。现已被列为国家一级文物。

【《屠·生·佛》油画】旅美画家李自健先生于1991年应台湾星云法师的邀约,创作三联画《屠·生·佛——南京大屠杀》。这幅油画以现实主义艺术手法,真实再现1937年侵华日军在南京的屠城暴行。画分为三联:左联为“屠”,中联为“生”,右联为“佛”。整个画面构图形成一座“山”的形状,以此象征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铁证如山。这幅记录史实的油画作品已被列为国家一级文物。

【《外人目睹中之日军暴行》】田伯烈是当时英国《曼彻斯特导报》的驻华记者。1938年初,他撰写了《外人目睹中之日军暴行》一书,第一次完整地向全世界公布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真相。中文版已被评为国家一级文物。

【宋有贵和宋杨氏的“安居之证”】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后的南京城一片破败,日本为加强对南京的控制,由特务机构操控成立了伪南京市自治委员会。这是由南京特务机关给市民发放的“安居之证”。安居证上的文字大意为“×××对日本帝国军队没有恶意”。该文物系南京大学宋东方搬家时,意外从爷爷遗像框后发现,于1998年捐赠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2005年被评为国家一级文物。

【《南京浩劫——被遗忘的大屠杀》英文原稿】 1997年,美籍华裔作家张纯如在查阅大量的文献、档案的基础上,撰写了一部轰动世界的英文畅销书《南京浩劫——被遗忘的大屠杀》,该书为西方世界了解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历史做出了重要贡献。张纯如因而被美国华文媒体誉为“最引人瞩目的在美华人青年”。2004年11月,张纯如自杀去世。2005年,张纯如留下的这份唯一的英文原稿由张纯如的母亲捐赠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2015年,该文稿被评为国家一级文物。毛庆)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