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处丛葬地,朵朵菊花寄哀思

2017-12-14 10:51:48来源:南京日报
字号:

冬日的南京,寒风中朵朵菊花寄托着不尽的哀思。

13日上午,南京17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丛葬地同时举行悼念仪式。白发苍苍的老者、系着红领巾的少年、戎装整齐的部队官兵、身穿工作服的企业职工……他们,在中山码头、南大校园、北极阁、鱼雷营、上新河、清凉山等17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丛葬地前,默哀鞠躬、敬献花圈,寄托哀思。

公司员工:从北京赶回来参加悼念

上午10时01分,南京城上空,凄厉的警报声响起,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花神庙遇难同胞丛葬地的悼念活动现场一片肃静,岿然耸立的遇难同胞纪念碑前,百余名悼念者伫立默哀。他们中,有来自雨花台区政府、雨花街道和社区的党员干部,有雨花台中学的学生,还有来自南京南站高铁枢纽经济区的员工。

80年前,惨遭日军屠杀的7000余中国军民长眠于此。

“第一次了解这处丛葬地的历史,心情很沉痛、很震撼。”中国交建集团南京中交合安投资发展公司党委副书记牟阳,面对凝重的纪念碑感慨不已。该公司员工多数来自安徽、北京、海南等地,听说公司附近就有一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丛葬地,公司决定组织大家参加悼念仪式。

公司党员干部等28人,早早赶到这里,统一穿着黑色服装。其中,还有员工专程从北京赶回来参加悼念活动。“公司今年刚成立党组织,这次活动对年轻党员很有教育意义。勿忘国耻,不忘初心,方可告慰历史、告慰先烈。”牟阳说。

少先队员:从江北赶来东郊

上午,东郊紫金山麓、灵谷寺旁,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中山陵西洼子遇难同胞丛葬地的纪念碑静静矗立在苍松翠柏的环抱之中,寒风拂过,更增添了一份悲伤的气氛。

80年前,3000多名遇难同胞的尸骨,埋葬在此地。13日前来悼念的市民有300多位,当防空警报拉响的那一刻,人们低首肃立。六合区少先队总辅导员曹伟带着六合区的22名少先队员代表,一大早就从江北赶往这里。他说:“我们的孩子应珍惜眼下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应该铭记历史、珍爱和平。”

现场有近百位市民自发前来悼念,50岁的周静家就住在附近,每次散步经过,她都会来默默地站一会儿。她说:“今天来到现场的感觉和平时不一样,心情更加沉重,更盼望国家强大。”

大学教授:寄托哀思不止这一天

鼓楼广场东侧、北极阁山南麓脚下,绿树掩映之中,一块高3米、长9米的巨大白色扇形纪念碑矗立于此。这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北极阁遇难同胞纪念碑,80年前,仅此北极阁毗近之处,惨遭杀害者即达2000余人。

13日早晨,百余名玄武区各界人士会聚在此,参加悼念活动。上午10时01分,风停、树静、伫立、默哀,只有凄厉的防空警报声在上空回响。

“不能忘却过去的苦难。”86岁的东南大学教授胡祥林神情凝重,脱帽默哀。1937年,他是上海松江的一个放牛娃,亲历并见证了侵华日军的残暴和无辜生命的罹难。胡教授不光每年今天,平时也常常来这里,以祖国今天的繁荣昌盛告慰死难者,并提醒年轻人要勿忘历史、牢记使命。

社区居民:摇着轮椅来祭奠

栖霞各界人士会聚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燕子矶遇难同胞丛葬地,举行悼念活动。侵华日军占领南京后,在燕子矶江滩上,集体屠杀了3万余解除武装的士兵、2万余百姓。数百人的悼念队伍中,84岁的王秀珍老人是自己摇着轮椅来的,她的眼泪,令人动容。

王秀珍生于1933年,侵华日军屠城时,她年纪尚小。“从小到大,我经常听到父母说起侵华日军的残暴行为。每年12月13日,母亲总会念叨‘江水都被鲜血染红了,尸体漂满江面’,真是惨啊!”王秀珍一张张地看着公园内“血色记忆——南京大屠杀图片展”,不停地抬手去擦眼泪。老人腿不方便,但她一定要自己摇着轮椅来参加悼念活动。

78岁的燕子矶街道居民吴秀英和伙伴们坚持38年为悼念活动手扎小白花。每年的这天,她都要到燕子矶公园门口向人们赠送小白花,数百朵小白花10多分钟就被领光了。“这是我们悼念死难者的一种方式。”她说着说着,泪如雨下。于洁尘 王聪 李凯 姜静 胡海弘 谈洁 钱红艳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