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各界人士纷纷向纪念馆捐赠史料文物

2017-12-13 11:25:38来源:南京日报
字号: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收到美籍华人鲁照宁捐赠的抗战及南京大屠杀相关史料。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收到美籍华人鲁照宁捐赠的抗战及南京大屠杀相关史料。

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有近20万件藏品从全球征集而来,其中一部分是2014年国家公祭日设立之后征得,大量的是由民间人士自愿捐赠。这些文物史料为南京大屠杀这段惨绝人寰的历史,留下了如山铁证,对于揭露侵华日军反人类、反人道的大屠杀暴行,制止并永久反对灭绝人性的残暴行径,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

铁证如山,任何人无法否认南京大屠杀史实

2016年12月13日,东京审判法官后裔梅小璈捐赠《梅汝璈法学文集》。

2016年12月13日,东京审判法官后裔梅小璈捐赠《梅汝璈法学文集》。

2016年12月13日,收藏家王旭捐赠日军个人相册。

2016年12月13日,收藏家王旭捐赠日军个人相册。

纪念馆的捐赠来自社会各界。去年12月,对日本战犯进行审判的“东京审判”中的中国法官梅汝璈之子梅小璈向纪念馆捐赠了梅汝璈生前用过的烟嘴、怀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工作用纸一张以及2007年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印行的《梅汝璈法学文集》,该文集收入了文章《关于谷寿夫、松井石根和南京大屠杀事件》。

梅小璈说,父亲的这篇文章于1961年发表在《文史资料选辑》,文章呼吁对南京大屠杀要及时调查、加强研究。其他捐赠物件也都是梅汝傲先生生前用物,有着特别的意义。尤其是那张工作用纸,也是很偶然找到的,也比较珍贵,上面印着“远东国际军事法庭1946”。

老照片是历史的忠实记录者。2016年5月,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获赠一本《北支派遣纪念》照片集。这本日本侵华战争期间的照片集大部分是侵华日军拍摄的参军入伍、亲历战争的影像,是日本侵华罪行的真实反映。照片集是北京影像资料收藏家王旭在寻找日军侵占定州时期影像过程中意外找到的,他曾多次向纪念馆捐赠史料。王旭说:“捐赠这些史料是希望提供一份铁证,让世人更好地铭记那段历史。”

这是一本日本侵华士兵的相册,装帧考究,封皮为皮革压制战场图案底纹,上面标注有“北支派遣纪念”,下面为相册主人的名字“腾岛泰男”。相册里面的衬纸是黑色绵纸,前几页粘贴的是攻陷城市的纪念邮戳,后面是装裱在衬纸上的100多张2—8寸黑白银盐照片。

“银盐照片经过严格的印放、充分的定影和水洗以后,经历100年是不会发生太大变化的。”王旭说,影集中,有一部分照片记载了日军在南京郊外、扬子江沿岸、大校场机场屠杀我同胞,尸体堆积如山的惨景,也有一部分是日军攻占南京时占领南京城墙的照片,是国内研究领域比较罕见的历史照片资料。

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王卫星对照片集进行了评析考证。王卫星介绍,在收到这本照片集之后,“南京大屠杀史与国际和平研究院”的专家成员们即展开了对老照片的分析研究工作,经专家们的反复对比考证,可以确定这批照片真实地反映了南京大屠杀期间的一些历史事实细节,真实可信,来源可靠,极有可能是曾参与南京大屠杀的侵华日军第16师团的士兵拍摄的。

2015年12月,一本记录70多年前日本侵华战争训练和战争动员的《受训笔记》,由收藏者昆山市华藏寺方丈秋风捐赠给纪念馆。《受训笔记》是一名叫樱井弘的日本老人在其少年时期接受“决战”训练期间所记录的笔记。2003年秋风方丈一名法号“常德”的俗家弟子旅居日本勤工俭学,在日本岐阜县海津市,这位兼习佛学的留日青年,通过家政义工结识了一位叫樱井弘的日本老人,他负责照料老人并与之建立了深厚的感情。2005年夏,在他完成学业计划归国时,已年近耄耋的老人将其珍藏数十年的笔记交给了他,因为“这是一本跟中国有关的笔记,请你带到中国去。中国人,须记住曾有这样一种窥视。”

笔记主线分为四个部分,一是日本“立宪国”本土的情况,二是世界地图及相关情况,三是亚洲地图及相关情况,四是中国地图,包括中国东北“伪满洲国”和长江中下游等地区的情况,详细记录了中国各重要战略地段的气候、水文、商贸等,一些内容甚至精确到长江汛期与枯水期的行船水位、水井可供部队饮用人数等。笔记还有对诸如“铁牛部队”、“万岁军”等部队在浙东、江西、滇缅战场侵略“战果”的宣扬以及20多幅手绘地图等。

“《受训笔记》所记录的史实、手绘地图等一手资料,充分揭露了日本军国主义在侵华战争中,在日常生活和训练时,通过各种细节灌输、固化、加深日本军国主义思想,充分暴露出日本企图吞并中国、掠夺资源的野心。”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有关负责人介绍说,这本笔记对于研究南京大屠杀及日本侵华史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是一份难得的加害者证据。

为了日中和平,日本友人向纪念馆捐赠史料文物

日本友好人士大东仁捐赠《写真周报》。

日本友好人士大东仁捐赠《写真周报》。

在捐赠文物的人当中,还有部分是来自日本的友人。去年12月,日本僧人大东仁向纪念馆捐赠了5件历史资料,包括1938年3月16日,日本内阁情报部发行的《写真周报》;1941年3月10日,日本陆军画报社发行的《大陆战史——画与图》;1937年3月2日,日本陆军颁发的《善行证书》等。捐赠现场记者看到,《写真周报》是一本老得发黄的日文旧杂志。大东仁翻到其中一页介绍说,这是日军当年空袭南京的照片,是非常惨痛的事。“我捐赠这些资料,是希望能为和平事业做一些贡献。”

据了解,自2005年12月开始,大东仁正式接受纪念馆的委托,在日本搜集南京大屠杀的相关证物。几年来他跑遍了日本的旧书店、旧货市场并上网征集,搜集的珍贵文物史料对于深化南京大屠杀史学研究、丰富纪念馆的馆藏都具有重要意义。此前,他已经向纪念馆捐赠了1000多件历史文物史料。为此他在日本受到了各种非难和谩骂。

作为一名日本人,为何要花费很多金钱和精力为南京收集日军大屠杀的证据?大东仁说,做这些既是为了南京,为了中国,也是为了日本,是为了世界的和平。日本有些人一直在否认南京大屠杀,否认日本侵华的事实,需要用证据去驳倒他们,让他们无可辩驳。让更多的日本人了解真相,有利于日本与中国的和平共处。

今年4月,同样来自日本的岩松要辅捐出了14套南京保卫战的珍贵史料,其中,一件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唐生智下达给南京守军的战斗命令文件尤为珍贵。

76岁的岩松要辅是日本佐贺县立小城市高等学校退休校长、现小城市乡土史研究会会长。他捐赠的史料共包含14套档案,最初是放在一个文件夹中,文件夹封面及封底为黑色,四角及翻轴处有铁皮包边,规格为25.5×31.4厘米,正面有“上海玛丽工艺厂制”压印,史料内容包括当时守城的教导总队作战计划、口令、防御工事说明、为外籍教会人士颁发的通行证等。一份作战命令是由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唐生智下达给教导总队队长桂永清的,里面用蓝色笔迹写着:“各区阵地非有命令不得放弃”,签署时间是“十二月十一日”,即1937年12月11日。

南京大屠杀史相关专家通过对纸张、格式、印鉴及来源等多方面考证,鉴定此文物是当年教导总队及南京卫戍司令部的原始文件,对于南京大屠杀和南京保卫战历史研究有着极高的价值和意义。这批史料的产生时间主要集中在1937年12月,最迟的是12月12日,当时正是南京保卫战打得最激烈的时候。教导总队是当时抵御侵华日军、保卫南京的中国精锐部队,这份下达给教导总队的作战命令,实际上是强调不惜一切代价死守南京、誓与南京共存亡的信念。

美籍华人先后13次向纪念馆捐赠

美籍华人鲁照宁向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捐赠史料。

美籍华人鲁照宁向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捐赠史料。

2016年,收藏家孙国田捐赠劳工、慰安妇、抗战老兵资料。

2016年,收藏家孙国田捐赠劳工、慰安妇、抗战老兵资料。

从纽约到南京,跨越太平洋的长途飞行,历经12个小时的时差,美籍华人鲁照宁这些年经常往返于南京和纽约之间,为的就是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捐赠他所搜集的文物史料。

鲁照宁原籍南京,十几年前他被华裔女作家张纯如的书所触动,2004年,他第一次向纪念馆捐出2本从美国收集的南京大屠杀书籍,此后,他开始在网上竞标自费购买各类文物史料。他说,在美国,他就是一名普通的电气工程师,这些年来耗费了大量精力、财力征集史料,几乎每天都要上网竞标,花去大部分收入。

今年7月,鲁照宁来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捐赠抗战及南京大屠杀相关的史料,这是他第13次向纪念馆捐赠史料。这次捐赠关于抗战、南京大屠杀的史料共600多件、套。这些史料包括报纸、照片、杂志、画册、首日封、卡片、剪报、酒杯、地图、旗子、书籍、光碟、影印件等。

鲁照宁说,这次捐赠的史料,基本都是通过网络竞标购买,不少都是“天价”的珍贵史料。在捐赠的史料当中,有一本英文版的《军人的日记——一万里的战场》,这是一名叫谷口的日本侵华士兵的口述日记。谷口1937年参加了南京大屠杀,书中非常详细地记录了他们在南京怎样屠杀无辜的居民和俘虏伤兵。其中有一段这样清楚地描述:“我们用火焰喷射器把中国的士兵赶到山丘上,然后用机关枪扫射,杀光了整队的士兵。”他还在书中说:“我这样一双手,无论怎样清洗,都无法洗掉血腥和罪恶。”谷口于1938年受伤后被送回日本,亲口将南京大屠杀的诸多残暴细节描述给一个美国人。这名美国人记录并出版了这本书,于1940年发行。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研究员郭必强说,这本书记录了一个普通日本士兵在中国的所作所为,记录了他的心路历程,是日军侵华和南京大屠杀的有力证据。

史料中还包括许多记录历史真相的原版媒体照片等影像资料。其中,英国“伦敦新闻画报”记者亲手绘制了一幅当时南京的地图,详细标明了南京的政府机构、军事建筑、外国使馆以及日军战机轰炸的方向。此外,还有英国记者田伯列记录南京大屠杀的原版书、国外媒体刊发的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报纸等史料。

这些年鲁照宁已将搜集抗战文物当成历史使命和责任,他说:“这些史料和文物都是南京大屠杀的有力证据,任何人无法抵赖!”(许琴 摄影/刘鹏 崔晓)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