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他们为还原历史而努力

2017-12-13 11:29:21来源:南京日报
字号:

“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不应该被遗忘。没有纪念就不会有和解,没有和解就不会有长久的和平。”这是2015年6月25日,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参观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后的留言。近年来,尽管日本右翼势力矢口否认南京大屠杀,但在日本国内,一批有良心的正义之士始终在为还原历史真相、加强中日友好而努力。今年7月,本报记者随同南京市民和平之旅代表团赴日本广岛、熊本访问,采访了3位日本友人和一位旅日华侨,听他们讲述守护这段历史的故事。

广岛正:

明知道会亏本,还是坚持出版发行

人物档案:《东史郎日记》日文版出版商

谈到日本有关南京大屠杀方面的书籍,《东史郎日记》可能是最出名的一本。1987年12月,曾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本侵华陆军士兵东史郎,将他的从军日记节选后交青木书店,公开出版了《我们的南京步兵联队——一个召集兵体验的南京大屠杀》,在日本国内外产生强烈反响。1993年,江苏教育出版社和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决定出版《东史郎日记》中文版,书中详细记录了日本军队在南京的侵略暴行,这也是从加害者的角度证实了南京大屠杀的史实。

2001年6月,位于日本的熊本出版文化会馆全文出版了《东史郎日记》的日文版。

广岛正说,这本日文版《东史郎日记》共510页,50多万字,书中收录了东史郎从1937年9月开始,在大约两年时间里所写下的“在中国从军”的全部日记、笔记,以及他所保存下来的有关日军侵华罪行的资料。比此前青木书店出版的史料多一倍。这本书出版前,他读了三遍,为了让日本读者更清楚了解,他还加了一些注释。

采访当天,广岛正还带来了他们出版社出版的另一本书《第六师团与军都熊本》,这是熊本近代史研究会成立50周年的纪念论文集,在2011年出版。据介绍,第六师团又名熊本师团,曾经在侵华期间参与了南京大屠杀,书中也介绍了很多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内容。

广岛正说,这本书中有一章节叫“南京事件与第六师团”,总共40页的内容,提到了南京大屠杀的相关情况。“这一章节是我写的论文,里面把第六师团在1937年12月12、13日两天的经历进行了浓缩。”他说,包括第六师团参加过的大大小小的相关战斗,其中很多描述都非常残忍,还有一些日本老兵的证言、证词等,都记录在里面。

《东史郎日记》日文版出版后,为了扩大宣传,广岛正还在日本当地的报纸上做过广告,但遗憾的是销售情况并不好,所以这本书只出版过一次,总共印了3000本。包括后来出版的《第六师团与军都熊本》一书,也没赚到钱,只是靠着赞助勉强保本。

“其实一开始我就做好了亏本的心理准备,但还是坚持将这些书出版,为的就是让更多日本人知道南京大屠杀,让日本人了解当年那段历史。”广岛正说,因为能出版这些书本身就意义重大。

田中信幸:

取名“一道背负”,是要与父亲一起背负战争责任

人物档案:《一道背负:日本父子的侵华战争责任对话》作者

田中信幸是一名日本学者,他的著作《一道背负:日本父子的侵华战争责任对话》在2015年8月由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书中是作为儿子的田中信幸与曾参加侵华战争的父亲的对话,包含300多封信件,以及战时日记,从侧面还原了日本侵华战争。

田中信幸介绍,他的父亲叫武藤秋一,二战期间是日本第六师团的一名士兵,父亲的从军日记现存放于韩国战争与女性人权博物馆,目前他手中保存的只是影印件。他说,父亲曾三次入伍从军,第一次参加的是中日战争,第二次是在海拉尔,第三次是在菲律宾,这些战争中的主要行动,书里的随军日记中都有体现。

很多曾经参加过战争的老兵,都不愿意谈起这件事,但田中信幸的父亲不同,常常跟他说起战争的情况。“我小学时,听父亲说起这些,我还感觉父亲是伟大的军人,为父亲骄傲。可是到高中后,就开始有点抵触,直到大学时,完全变成了反对。”田中信幸说,大学的时候,他接触到了本多胜一的言论和书籍,本多胜一曾经是《朝日新闻》记者,属于在日本最早揭露日军侵华罪行的友好人士。也就是这个阶段,田中信幸对那场战争的看法发生了改变,并确信那是一场侵略战争。在大学期间,他参加了不少次学生运动,1972年,田中信幸因为参加游行被拘留,而也就是从那时起,他第一次开始了和父亲的书信往来。

在与父亲的交流中,田中信幸也在尝试改变父亲的想法,让他认识到自己参加的是一场侵略战争。很快,田中信幸的努力有了回响。1994年的一天,他回到家时,父亲递给他一本磨损得很破旧的笔记本,也没多做解释。“我打开后一看,看到了日记中开头写着:‘昭和12年7月27日下达动员令’……没错,这就是他在日中战争时的从军日记。”

这本书的名字很特别,为什么取名“一道背负”?田中信幸说,书名是出版社的编辑取的,他非常赞同,觉得很契合他想表达的意思。“我希望把我和父亲的记忆一起传承下去,我们一起背负起战争的责任。”

书中披露了不少史料,比如武藤秋一在天津时,有次跟随大队长抓了一位中国人,队长砍了这位中国人的头,武藤又进行了补刀。书中还提到了南京大屠杀的一些情况,当时武藤秋一所在部队与中国军队在中华门附近发生战斗,并杀害了不少中国人。“但日记中没有记录父亲杀了多少人,因为日记很多地方被涂抹过。”田中信幸说,当年他的父亲战后返回日本时,随着携带的日记被日本军部检阅处检查过,所以有部分内容被涂掉。

田中信幸说,现在他和父亲的对话只是出版了中文版,未来他还想出版日文版。“我想让更多的日本人睁开眼睛,面对事实。”他说。

曾田和子:

曾在南京教书9年,走遍丛葬地

人物档案:热爱和平的普通日本人。曾在南京住了9年,和丈夫曾田康载一起在南京三江学院教日语。

今年7月15日,《被封存的记忆 不让南京悲剧重演》在日本广岛展出,这是近20年来南京大屠杀史料展首次在日本广岛展出。50块展板、200多张照片,记录了侵华日军在中国尤其在南京犯下的各种暴行。展览上,作为一名志愿者,在南京教书9年的日本友人曾田和子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

曾田和子今年74岁,头发花白,但精神很不错。

曾田和子说,70多年前,她的父母在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工作,所以她出生在北京。后来日本战败,一家人回到日本。满洲铁道株式会社为日本侵略中国做了很多事,但父母从来没跟她说起这些。

“来南京教书,是为了重新认识日本侵华史。”曾田和子说,她一直对父母经历的那段历史很好奇,退休后就来到中国,来到南京教书。她想亲自弄明白,那段一再被日本政府否认的历史,到底是怎样的。

在南京9年时间,曾田和子和中国同事、学生相处得很好,还亲自编写教材。虽然一点中文都不会,但曾田和子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便,“南京人很友好,走在哪里都有人帮助我。”

教学之余,曾田和子走访了一批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丛葬地,江东门、中华门等等,她的学生也主动告诉她关于南京大屠杀的那段历史,还带着她一起去,为当时的死难者献花悼念。

“说实话,我印象中的日本人都是彬彬有礼的,但当一点点接触日本侵略中国的真相时,我很羞愧。”曾田和子说,结束在南京的教学后,带着对历史的重新认识,她回到家乡冈山县,向身边的其他人介绍,并参加了日中友好协会冈山支部、冈山县津岛和平委员会等民间组织,这些组织里的人们都热爱和平、珍视历史。

林伯耀:

保护并宣传这段历史义不容辞

人物档案:旅日华侨,中日交流促进会秘书长,中华海外联谊会理事

7月16日下午,由广岛南京大屠杀展主办委员会和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等单位共同主办的南京——广岛市民和平对话在日本广岛举行。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后代、日本广岛原子弹受害者后代、当年毒气工厂的日本工人等,围绕“和平”话题展开了一场对话。旅日华侨,中日交流促进会秘书长林伯耀特意赶到现场,静静地坐在后排倾听。

“这种民间交流很重要,你看,还是有很多日本年轻人来听,我们要坚持下去。”活动结束后,听说是南京来的媒体,林伯耀很高兴地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

“我们可能是最早到纪念馆参观的日本团体。尽管当时纪念馆的陈列非常简单,馆藏几乎没有,但大家都很宽慰,终于有这样一个地方。”林伯耀告诉记者,从此,他常年在日本组织华侨收集有关南京大屠杀历史的文物资料,赠送给纪念馆。

林伯耀告诉记者,自己的父母是福建福清人,早年为了谋生来到日本。尽管自己是土生土长在日本的“二代移民”,但非常执着地宣传这段历史,“中国强大了,我们就更应该让世界了解这段历史的真相和日军犯下的罪行。”

林伯耀说,现在日本教科书上介绍那场战争的内容越来越少,他拿出特意带来的今年2月的《产经新闻》,这是日本发行量很大的报纸,上面刊登着“不可能有南京大屠杀,中国宣传被杀30万人没有根据”等言论,还有日本老兵说,日军进入南京后很和平,部队纪律严格,没有屠杀。还说南京市民写感谢信给日本使领馆,如果有大屠杀,他们不可能那么友好地接待日本兵。日本不少城市的和平纪念馆、博物馆,把南京大屠杀的资料扒下来,不给市民看,企图掩盖这些历史。

“这就是赤裸裸地说谎。”掩上报纸,林伯耀激动地说,我们必须有危机感和历史使命感,必须把真实告诉日本人民,尤其是新一代的日本年轻人。他也3次到南京,专门邀请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去日本,讲述亲历的那段历史。现在,这些幸存者年龄大了,幸存者二代也渐渐地站出来,主动去宣传这段历史,很有必要。(毛庆 摄影/姚强)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