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浩劫中的女“拉贝”

2017-12-08 10:55:04来源:中国江苏网
字号:

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部分难民合影。

魏特琳(左)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玫瑰园留影。

80年前发生在南京的那场浩劫,给南京人民留下了深深的创伤。而一些人类的光辉与温暖,也让我们久久难以忘怀。南京沦陷后,任职于当时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美国人明妮·魏特琳女士,成了妇孺们的“守护神”。本文摘选自美籍华裔女作家张纯如为《魏特琳传》一书所写的序言,让我们一起回顾这位女“拉贝”的英勇事迹。

在我为《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搜集写作素材的时候,我第一次听说到明妮·魏特琳这位伟大的女性。我所写的《南京暴行》是一部英文纪实作品,叙述的是世界史上绝无仅有的暴行:1937年12月,日军攻占南京之后对南京平民实施的大规模的强奸和屠杀。当我在汇总有关南京大屠杀的文献资料时,一位保护中国妇女以免遭日军性暴力伤害的美国妇女引起了我的注意。在大屠杀期间,明妮·魏特琳,一位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教会教育工作者,保护了成千上万的中国妇女和年轻姑娘,这使得她们避免了被日军送到军队慰安所和军营而遭受日本士兵性奴役的危险。魏特琳成了全南京城里中国人心目中的“活菩萨”“观音菩萨”。

魏特琳的事迹引起我极大的兴趣,1995年,我访问了耶鲁大学神学院图书馆,有关魏特琳的资料被保存在那里,我浏览了她的日记,这是一部篇幅很大的用打字机逐日记录了有关南京暴行的日记。当我翻阅她所写的每一页日记时,我无法控制感情,禁不住流下了眼泪。“今天,在这座城市里充满了各种罪恶。”魏特琳在日记中写到:“噢,上帝,请控制这些凶残的野兽般的士兵……”

当我坐在耶鲁大学宁静的图书馆里阅读魏特琳的日记之时,我无法想像魏特琳当时所面临的鲜血与混乱的场面。成千上万的无家可归的妇女和年轻姑娘,逃脱残暴淫荡的日军威胁,涌进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乞求魏特琳能给她们一个安身的地方。她们挤在教室里,睡在实验室的桌子上,蹲在楼梯和过道里,露宿在室外的草坪上。精疲力竭的魏特琳设法安置她们。当日本兵命令魏特琳离开这里时,遭到她的严辞拒绝,“这是我的家,”她回答道,“我不能离开。”

在学校大门口,魏特琳多次挺身阻止日军进入校内,并命令他们离开,甚至当日军咒骂她和用血迹斑斑的刺刀在她脸上乱晃时,她也毫不退让。在驱逐前来试图掳掠妇女的士兵和从强奸士兵的魔爪中救出年轻女孩的时候,魏特琳一点也不手软。这真是一个奇迹,经过南京大屠杀的浩劫,魏特琳忍受了日军各种威胁甚至气急败坏的殴打,她竟然还活了下来。

随着我对魏特琳身世的进一步了解,每一个新的发现都会激励我想了解有关她更多细节的兴趣。使我惊讶和骄傲的是魏特琳和我竟是老乡,我们的出生地都在伊利诺州中部,她出生的地方离我的家香槟城并不远,而且我们有共同的母校,即伊利诺大学。魏特琳出身贫寒,但她却非常倔强。她生于1886年,她的童年是在西科尔小镇长大的,由于贫穷,她不得不通过打工来完成自己的学业。经过几年的辛勤努力,她终于从伊利诺大学毕业。大学毕业后,她加入了海外基督教传教士联合会,并被派往中国。到1937年,魏特琳已升迁到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教务主任的位置。

早在南京大屠杀发生之前,许多事实表明魏特琳一直在关心和帮助南京平民百姓。在她的指导下,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学生为当地居民提供义务服务,为她们开办了一所免费的初级学校,同时还为贫民提供健康体检。在南京大屠杀之后,魏特琳利用她丰富的社会工作经验来帮助社会重建。尽管她自己的身体非常虚弱,但她早在1938年春就从南京国际救济委员会获得一笔基金,为需要继续在难民所避难的妇女开办了许多培训生活技能的班级。魏特琳致力于公众服务,她希望她的帮助能给妇女难民和性暴行受害者以重新生活的信心和生活的技能。

为了竭力帮助南京难民,魏特琳没有时间来照顾她自己的身体。日军在南京城中的暴行使得魏特琳的精神与肉体受到了创伤,在南京大屠杀结束后不久,魏特琳的精神彻底崩溃,她不得不回到美国接受精神治疗。“我正努力恢复”,1940年10月20日魏特琳写信告诉她的朋友说:“……不管我多么努力不再去想别的事,但是,我的精神似乎正在一步一步地走向崩溃。”1941年5月14日,魏特琳打开公寓厨房的煤气开关,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魏特琳的去世,是一名英雄之死,她也是一名南京大屠杀的牺牲者,她为了拯救成千上万人的生命而最终也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在历史中如果谁能为自己留有一席之地,我认为此人一定就是魏特琳。

“如果有良知的日本人能知道这些日子以来的恐怖事实就好了!”魏特琳在日记中写道。现在有一些日本人已知道那些事实,这归功于魏特琳那十分珍贵的日记。《魏特琳传》一书描写了一些日本妇女活动家在魏特琳精神的感召下,通过访问南京和搜集幸存者的证言,来教育日本人民的活动。这些努力同日本国内充满否定南京大屠杀的氛围形成了一个对比,日本国内极端的民族主义者和历史修正主义者拒绝承认甚至不愿了解南京大屠杀的事实。现在,一些日本政治家,一直鼓吹南京大屠杀是“虚构”,早些时候,日本民族主义者甚至在大阪一个政府管理的场所里举行一个公开集会,这个集会获得了政府官员的同意,在这次集会上,他们公开宣称南京大屠杀是“20世纪最大的谎言”。

但一切企图否定南京大屠杀的努力最终都将是徒劳的。只要去过耶鲁大学、美国国家档案馆或者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人,都会发现成千上万的关于南京大屠杀的事实记录,不仅魏特琳一个人,而且是很多的目击者都是这样写的。在同一时期,除了魏特琳日记外,还有其他美国传教士的日记、德国纳粹党成员拉贝的报告、无数中国幸存者的证言和一些日本人的观察记录,这些资料相互补充和印证,要想否定这些证据是不可能的。历史事实终究无法毁灭,在魏特琳日记及其英雄行为的照耀下,它将击破一切谎言。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