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祥访问苏联

2017-12-07 10:53:26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C2017-12-07zx1001_P_1_408_461_949_1250.jpg

一九二六年九月,冯玉祥(左)与刘伯坚(右)在五原誓师。

冯玉祥将军自1926年5月19日抵达莫斯科,直至1926年8月17日秘密回国,共逗留了三个月时间。

这三个月,对冯将军的后半生产生了很大影响。冯玉祥将军后来总结说:“玉祥本是一个武夫,半生戎马,未尝学问,惟不自量,力图救国。无奈才识短浅,对于革命的方法不得要领,所以飘然下野,去国远游。及至走到苏联,看见世界革命,起了万丈的高潮。”于是“热血沸腾起来”,“赶紧回国,与诸同志上革命战线,共同奋斗。”

出国前的准备

1926年1月,冯玉祥将军在张家口发表下野通电,指定张之江代替自己就任“西北边防督办”,去平地泉(今二连浩特市)研究去苏联的细节,并派陈继淹先期到库伦(今乌兰巴托)建立办事处,与苏联联系具体事宜。

1926年1月初,苏联驻华大使加拉罕约请冯将军的外事处长唐悦良到北京会谈。期间,加拉罕表示:苏联政府热烈欢迎冯将军去苏联参观访问,并建议为了避免给帝国主义国家和段祺瑞、张作霖以干涉的口实,应该请时任北洋政府外交部长的王正廷到张家口,商谈护照办理事宜。为此,我们又随冯将军从平地泉返回张家口。

王正廷部长到张家口后,冯将军提出自己已经“下野”,打算以老百姓的身份,向外交部申请出国护照,到欧洲(主要是法国)去考察。王正廷回京后,呈请段祺瑞批准,由外交部出面发给冯玉祥及其家人、6名正式随员(除作为机要秘书的我之外,还有魏凤楼、陈天秩、张金瑞、彭秉钧、丁良俊)的护照。

冯将军挑选出国随行人员,条件还是相当严格的,不仅注重基本素质(文化及修养程度、办事及人际交往能力、突发事件发生时的反应速度),也很注重相貌、仪表。在我们6个人中,除陈天秩稍矮一点外,都是1米8的个头、面目清秀、不胖不瘦、体格健壮的小伙子。冯将军出国前,唐悦良还在北京专门为他做了一套十分讲究的西服,但冯将军在苏联期间一直没穿过。我们随行人员也是“量体裁衣”,在北京前门“瑞蚨祥”成衣店,每人定做了西服、中山服各一套。

不久,各大报纸均用头版头条报道了冯将军准备去欧洲考察的消息,段祺瑞发表任免令:“特派冯玉祥前往欧美各国考察实业事宜,准予免去其西北边防督办兼甘肃军务帮办一职。”蒋介石、汪精卫等人也从南方发来挽留通电,但冯将军一面表示“不再出山”,一面加紧做访苏前的各项准备。

在库伦加入中国国民党

1926年3月26日,我们跟随冯将军及其眷属,分乘多辆汽车(冯将军乘林肯牌大轿车),从平地泉启程赴苏联。陪同冯将军赴苏的,还有苏联顾问任江等人。

一路上,我们在大戈壁滩上颠簸前行,这对已身怀六甲的李德全女士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3月28日,我们到达库伦,受到蒙古人民革命党和军队领导人的热烈欢迎。一行人在库伦休整月余,冯将军率领我们学俄语,并与先期到达的徐谦、顾孟余、于右任、史可轩以及在广东国民政府担任顾问的鲍罗廷等人,一起研究中国革命的前途。在这里,冯将军正式加入中国国民党(介绍人是徐谦)。但不幸的是,由于旅途颠簸劳累,李德全女士身怀的第二个孩子(取名冯洪光)流产。

途中见闻

1926年4月29日,我们陪冯将军一起离开库伦。从库伦向北,直到苏联边境,这里的公路修得相当好。越往北走,森林也越多,风景也很优美。我们于30日晚抵达苏联境内的上乌金斯克市,该市的火车站是西伯利亚地区最大的车站。苏联政府在该站特为冯将军准备了一节车厢,挂在旅客列车最后面,随列车向莫斯科进发。

5月3日,火车启动,一路向西,穿行在西伯利亚茂密的原始森林之中。每到一站,烧木柴的蒸汽机车头需要上水、加柴,我们和其他乘客一样,提上水壶、水具下车,到车站上专供旅客饮用的开水房打水。当时,苏联的列车上,是没有餐车的,冯将军和我们一样,在车上喝开水、吃干粮。我在下车打开水时,看到乘车的苏军将军、士兵和普通百姓不分职务高低和“贵贱”,都有秩序地自觉排队打水。这种没有特权、一律平等的景象,使冯将军十分感动。冯将军当时在车上曾多次深有感触地说:“不分贵贱、穷富一律平等的制度,很值得我们学习。”

当火车沿着贝加尔湖绕行时,冯将军对我们说:“这就是当年苏武牧羊的北海。”乌拉尔地区是苏联有名的重工业区,这个地区的地下储藏有多种矿产,其中有一种类似南京雨花石的乌拉尔石(又叫乌拉尔墨玉),乌黑发亮,很是可爱。车站上有不少卖乌拉尔石的小摊,列车行至该地后,我们都下了车,在站台上买了乌拉尔石留作纪念。

在莫斯科受到隆重欢迎

我们于1926年5月9日上午到达莫斯科。苏联的红军总参谋长、莫斯科卫戍司令、外交人民委员会远东司司长等多名苏联军政官员,率军乐队、骑步兵仪仗队在火车站为冯将军举行了隆重而热烈的欢迎仪式。莫斯科东方大学、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四五百名中国留学生,举着“欢迎国民军领袖———中国工农运动的捍卫者”的标语,高呼“中国人民万岁”“国民军万岁”的口号,欢迎冯将军的到来。冯将军当时非常激动地对我们说:“有这么多青年学生留苏,我们中国大有希望!”

冯将军下榻在莫斯科欧罗巴大旅馆。当日,苏联外交人民委员会委员长齐切林到访。第二天,冯将军在徐谦的陪同下,回访了齐切林。

冯将军先后拜访了苏联党和政府的主要领导人加里宁、阿里科夫、伏罗希洛夫、卢那察尔斯基以及苏联教育委员会副委员长、列宁夫人克鲁普斯卡娅和莫斯科中山大学校长拉狄克等。冯将军还接受列宁夫人赠送的一套《列宁全集》,列宁的妹妹赠给李德全女士一支小手枪。冯将军夫妇会见克鲁普斯卡娅时,我曾陪同前往。记得当列宁夫人得知冯将军有6个子女,其中是4位是女孩时,便说:“教育好一个儿子,你为社会培养了一个合格公民。而教育好一个女儿,你就是为社会培养了整个一个合格家庭。”另外,冯将军还和苏联方面谈及了武器弹药的支援问题。

苏联政府还应冯将军的请求,调原列宁格勒军区司令乌斯马诺夫为冯将军的首席顾问,专门给冯将军讲马列主义与中国革命史。事后冯将军对我们说,这是他“研究新兴哲学的开始”。期间,冯将军还数次提出拜会斯大林,但均被苏联方面以各种借口婉言拒绝了。

会见中共人士,致力培养革命后备力量

5月11日,冯将军参加了莫斯科中山大学留学生举办的欢迎大会。在大学礼堂,冯将军发表了简短讲话,表示:“我们要团结起来,共同为实现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而奋斗!”

当时,正在苏联的中共人士蔡和森、刘伯坚等,也常到冯将军住地,畅谈国际国内形势,讨论中国革命的走向等问题。他们的精辟分析和许多高明见解,给冯将军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也为以后冯将军与中国共产党的密切合作及“五原誓师”打下了坚实基础。

5月13日晚,冯将军与莫斯科中山大学校长拉狄克进行了长时间的会谈。在拉狄克的建议下,冯将军决定为中国革命培养骨干力量,把我和陈天秩、张金瑞、彭秉钧、丁良俊、赵亦云(摄影师)6名随员以及司机张国珍都留在苏联,送进不同学校深造。同时,他把原准备送法国留学的儿子冯洪国、女儿冯弗能送中山大学学习,二女儿冯弗伐(因为当时年龄还小)留在莫斯科工厂学习。5月下旬,苏联方面正式通知我和张金瑞、彭秉钧、丁良俊、张国珍等五人进基辅军官学校深造,随后不久,赵亦云进莫斯科艺术学校深造,陈天秩则进了莫斯科中山大学。(口述者尹心田时任冯玉祥将军的机要秘书,整理者尹家衡为尹心田之子)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