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珍珠与中国文化人的友谊

2017-12-05 10:19:08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赛珍珠(PearlS.Buck或PearlBuck)(1892年6月26日-1973年3月6日),直译珀尔·巴克,美国作家。1932年借其小说《大地》(TheGood Earth),获得普利策小说奖;1938年获诺贝尔文学奖。她也是唯一同时获得普利策奖和诺贝尔奖的女作家,是作品流传语种最多的美国作家。在现今的南京大学校园里,还有赛珍珠故居。

赛珍珠的青少年时代,适逢中国辛亥革命和五四运动前后,狂飙突起,思想活跃;一场不寻常的社会变革和文化风潮,同样冲击着这位在中国长大的洋人。她读过陈独秀、胡适等人在《新青年》上发表的文章,对于中国新文化运动,她认为这是“现代中国的一股新生力量”,将会释放出“被压抑了许多世纪的能量”。她谙熟汉语,对中国古典文学所知甚多,又和新文化运动中的许多人物接触频繁,所以她较早获得了反映和剖析中国问题的独特视角。

赛珍珠在纪念孙中山逝世周年纪念大会上说:“孙中山是中国最伟大的共和英雄”,她十分敬佩他的才学和革命精神。在举行孙中山安葬大典期间,南京政府接待有困难,赛珍珠就在家里腾出地方,让中国驻美大使施肇基博士和为孙中山遗体做防腐处理的泰勒博士住了进来。他们长时间地交谈关于孙中山和民国革命,赛珍珠得到了大量第一手材料。她后来撰写了《孙中山传》,在纽约还发表了《改变中国的人:孙中山故事》。

一个外国人,却写的都是中国题材的作品,这在当时显得很特别。赛珍珠被称为“中国味的洋小说家”,这就增加了她与一些中国文化人交往的机会。

1924年4月13日以后的3个多月里,印度诗人泰戈尔一行访华并在各地演讲,时任北京大学教授的徐志摩,代表北方学界陪同并为其担任翻译。在南京一次欢迎宴会上,赛珍珠与徐志摩相识并开始他们的交往。1929年8月,徐志摩到中央大学英文系任教,与赛珍珠成为同事。1931年11月18日,徐到赛珍珠家中拜访,送她一本自己新出版的《猛虎集》。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因为徐志摩第二天乘飞机去北平,遇雾在济南附近的开山坠毁,赛珍珠闻讯不胜悲痛。关于这段交往,据说赛珍珠曾透露给她的两位好友莎拉·布顿和诺拉·史迪林。她们写的《赛珍珠传》,煞有介事地说:“赛珍珠有个中国情人,这就是有中国拜伦之称的徐志摩。”

赛珍珠毕竟与中国文化有某些距离和隔膜。因此,她想找一个英文好又真正懂得中国文化,而且文笔功力深厚的人,来写一部向世界介绍中国的书。她从《中国评论周报》的英文版上开始注意到“林语堂”这个名字,觉得此人的文章评论大胆,文笔清新而优雅,就向别人打听。赛珍珠将林语堂确定为自己理想的合作人选。1933年5月,他们见面了。林语堂说:“我倒很想写一本中国的书,说一说我对我国的实感。”赛珍珠马上说:“我盼望已久,希望有个中国人写一本关于中国的书。”一个出书计划就这样拉开了序幕。林语堂用了10个月时间写出了这部叫做《吾土吾民》的书,这是一本介绍中国文化的通俗读物。赛珍珠在这本书的序言中说:“我认为这是迄今为止最真实、最深刻、最完备、最重要的一部关于中国的著作。更值得称道的是,它是由一位中国人写的,一位现代的中国人,他的根基深深地扎在过去,他丰硕的果实却结在今天。”这部书经赛珍珠推荐,于1935年在美国出版后即引起轰动,4个月时间连印7次。它是中国人真正向西方世界介绍中国文化的开端,也是这两位中外著名作家亲密友情的开始。后来林语堂举家赴美就是先住在赛珍珠的家里。1939年底,林语堂的英文小说《MoMent i n Peki nG》(《京华烟云》)在美国出版,赛珍珠又发表文章高度评价了这部作品,并推荐林语堂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

但由于东西文化、观念上的差异,他们之间的友谊最终还是破裂了。林语堂曾花40多万美元研究制造中文打字机,最后不得不向赛珍珠借钱,但却吃了闭门羹,这让林语堂很伤自尊心。又由于赛负责推介林的所有作品并拿部分版税,林语堂认为自己吃亏了。从此一条流淌了20年的河流在某一处分开后,再也没有汇合过。

鲁迅曾对赛珍珠翻译的《水浒传》改名为《四海之内皆兄弟》提出非议,认为“山泊中人,是并不将一切人们都作兄弟看的”。然而赛珍珠对鲁迅却始终怀有敬意,多次通过访美的人打听鲁迅的身体情况,对他的处境表示关切和同情。1934年她约请斯诺撰写《鲁迅——白话大师》,在自己主编的《亚洲》杂志发表;后来又发表了斯诺翻译的鲁迅小说《药》及散文《风筝》,成为鲁迅生前最后发表的译文作品。赛珍珠在《中国的过去和现在》一文中说:“许多优秀的中国作家写有关农民题材的作品,鲁迅就是非常有名的一位。”鲁迅对远在异国的赛珍珠非常感谢,对她的看法也有所转变。他在1936年9月15日致日本友人增田的信中,表示自己曾经对赛珍珠的评价“可能存在不妥”。

1942年青年表演艺术家王莹(中共党员),遵照周恩来的指示与未婚夫谢和赓一起赴美留学并开展抗日宣传。赛珍珠邀请她为“东西方协会”董事兼中国戏剧部主任,王莹得以顺利组织人员排练节目。赛珍珠帮助翻译并身穿晚礼服亲自报幕,在白宫演出《放下你的鞭子》等抗战歌曲,罗斯福总统带领全家及议会官员、各国使节观看了演出。赛珍珠随后与王莹一起到全美进行巡回宣传。各种媒体纷纷报道,轰动一时。王莹住在赛珍珠家里,叙说自己不幸的童年和投身革命洪流的经历,赛珍珠让秘书记录下来,并鼓励王莹创作了她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宝姑》。后来王莹的中共党员身份暴露,被以“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罪名流放荒岛,赛珍珠等人发起声援活动,才使王莹夫妇辗转回国。

老舍1946年春到美国作访问学者,赛珍珠积极创造机会让老舍在各种场合和美国文艺界接触、交流,还联系陪同拜访了旅美的德国大戏剧家布莱希特。为使老舍的作品能够在美国出版,她写信给出版商大卫·劳埃得:“我看过他的译稿,我认为译得不错,书的前景应当很好。可能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舒先生是当代中国最重要的作家……为了让他能完成这一工作,我还帮助舒先生延长了他的签证。他现在回国(旧中国)也很不安全,因为他是个著名的民主人士,回去后不是被杀,至少也得被捕进监狱。”在赛珍珠的大力帮助下,老舍的《离婚》、《四世同堂》、《鼓书艺人》等长篇小说的英译本才得以在美国顺利出版。

此外,赛珍珠还在美国创办了一份《亚洲》月刊杂志,专门介绍东方文化,发表具有进步思想的文学作品。我国左翼作家鲁迅、茅盾、郭沫若、柔石、丁玲、萧乾、萧红等人的翻译作品,都经赛珍珠之手在这里一一与西方读者见面。(葛美荣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