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剿”和“讨逆”双指挥的何键

2017-12-05 10:16:30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1928年10月,彭德怀、滕代远率红五军到达宁冈,与毛泽东、朱德领导的红四军会师。1929年1月~2月,国民党军开始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发动第三次“会剿”作战,其指挥者是湖南军阀何键。

本来,南京政府是任命与蒋介石关系密切的湖南省主席鲁涤平为总指挥,而鲁想把桂系驻湘部队交由何键带领,派去“剿共”,借此将桂系部队排挤出湖南。何键虽是湘军将领,但一向效命桂系,一直想借助桂系势力夺得湖南的统治权。鲁涤平为“会剿”总指挥后,任命何键为副总指挥,鲁又以主持湘政为借口,委任何键为代理总指挥,让何键去前线指挥。何键就任后,1929年1月,湘、赣两省联合“剿匪”指挥部在江西省萍乡成立。

针对敌人的部署,红四军(当时全军只有五六千人)中共前敌委员会决定,由朱德、毛泽东率领红四军主力转移到敌后,寻找战机袭击敌军;由红四军副军长彭德怀率领原红五军的5个大队(相当5个连的兵力)约七八百人留守井冈山。

得到红四军主力转移的消息,何键一边致电闽、粤两省“兄弟部队”堵截,一边集中约10个团的兵力向井冈山合围。彭德怀、滕代远率领红五军在敌层层包围中奋勇突出重围。另有一部红军化整为零,依然战斗在井冈山上。

何键马上以取得“显著成果”向南京报功。蒋介石于2月2日致电何键说:“该代总指挥等调度有方,深堪嘉慰。”国民党武汉政治分会主席、第四集团军总司令李宗仁,也致电何键,予以嘉奖。2月9日,何键电请南京撤销湘、赣两省联合“剿匪”总指挥部后匆匆返回长沙,积极联络桂系,开展了驱除鲁涤平的行动。

这时,蒋介石将大批枪械从南京取道江西接济鲁涤平,让他防备驻军湖北的桂系部队。何键得到消息后,认为找到了向桂系讨好的把柄,于是他亲赴武汉告密说:“中央布置已定,对武汉用兵如箭在弦,第四集团军似应采取自卫行动。”桂系驻守武汉的夏威、胡宗铎、陶钧得到消息后非常着急,让国民党武汉当局查问此事。鲁涤平回答说,这些武器是他存放在南京的。但夏威等人深感焦虑,准备“先下手为强”。他们在没有告知南京的李宗仁、北平的白崇禧的情况下,伙同叶琪、何键,突然进兵长沙。鲁涤平措手不及,乘船逃跑。桂系控制的武汉政治分会以鲁“剿共不力,把持湖南财政,重征厘金盐务,不服从分会监督”为由,将鲁免职,任命何键为湖南省政府主席。

蒋介石看到桂系“目无中央”,大为恼火,于是以国民政府名义,谴责桂系。李宗仁赶紧从南京逃到上海,又称病住进了医院,还表示:“中央如欲处分武汉政治分会。则本人与鄂将领绝对服从。”

何键虽然得到了桂系任命,也不敢贸然就职,拖延时间以观蒋介石的反应。蒋介石深恐逼得太急会促使何键彻底投桂,就将计就计,明令何键代理湖南省政府主席。3月1日,何键在一番“辛苦”之后终于“正式”掌握了湖南。

蒋、桂战争随即爆发,何键作为“识时务者”,立即投向蒋介石。蒋介石马上擢升何键为国民革命军“讨逆”第四路军总指挥、兼湖南省“清乡”司令部司令。4月23日,何键在长沙宣誓就任“讨逆”第四路军总指挥、兼湖南省“清乡”司令部司令职。4月26日,何键宣誓就任湖南省政府主席职,蒋介石在典礼上致词,勉励何键“积极清乡、剿共、讨桂、安湘,完成自治”。何键受宠若惊,把蒋介石的话当成圣旨,遵循执行。从此以后,何键成为蒋介石在湖南“剿共”、“讨逆”的“双料急先锋”。

但是何键的能力有限,讨伐桂系的最终结局是1930年6月省城长沙被反蒋的桂系攻占。好容易驱除了桂系后,长沙又被彭德怀以劣势兵力攻占。

国民党新军阀各派系混战期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和地下党组织,趁机得到不同程度的恢复和发展。红四军前委针对当时的形势,同意彭德怀率领红五军打回井冈山、恢复湘赣边区根据地的建议。彭德怀率领的红五军,一路回师,在信丰消灭当地土豪李世连和萧家璧的“靖卫团”,在不到10日的时间里,胜利返回井冈山,与红四军、红五军留守部队会师,何键指挥的第三次“会剿”遂告破产。(贾晓明)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