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禺之父万德尊的一封信札

2017-11-29 10:30:52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曹禺之父万德尊系北洋派系的将领,他供职军队但雅好诗词歌赋。万德尊晚年寓居天津意租界时,常招饮酬友,寄情衔觞吟咏。在《曹禺访谈录》中,能看到曹禺曾对其父有过不少回忆。该书记载:“我们家是个没落的官僚家庭,相当阔绰”。“家里人不少,厨子一个、帮厨的一个、拉洋车的一个,还有一个佣人、一个保姆”。在万德尊“安富尊荣,清闲自在”之际,正值曹禺就读南开中学。全家在津生活堪称优越。正是这一达官显贵家庭的生活背景,为曹禺日后的戏剧创作积累了丰富的特殊素材。

2011年在北京拍卖过一封署名万德尊的信札(仅存一页)。笔者判断,此信出自剧作家曹禺之父万德尊(1873—1929)之手,写于袁世凯复辟帝制期间的1915年12月12日。

此信使用由上海艺学社监制的笺纸。信中写道,“……陈。帅座与中央各部衙门一致进行,是为至便。大典筹备业经大致就绪,惟登极确期虽尚未明定,闻要人云:将在旧历明年正月初四。因主上命宫喜行丙火运赶到,明正月初四正为丙辰月丙辰日也。特密以告,即盼转呈帅座,是所至祷。专此,敬请台安。惟照不尽。帅座前乞代叩安。小弟万德尊再拜。十二月十二日”。

信中所称“大典筹备”,指1915年袁世凯复辟帝制筹备事宜。“登极”指帝王即位,“主上”是臣子对君主的称谓,均特指袁世凯称帝而言。

时任大总统的袁世凯欲行帝制。1915年8月成立的筹安会为其复辟积极造势,大肆鼓噪。11月17日,内务部发起组织大典筹备处,12月1日举行大典筹备处开幕礼。12月11日,袁世凯佯辞帝位,但转天就欣然接受。大典筹备处通电各地军政当局称,“登极虽未定期,而国体已定,谕旨已颁”。

在这一倒行逆施的背景下,包括万德尊(字宗石)在内的很多军政官员都不加分析地参与拥袁劝进。袁世凯闹帝制时,充斥迷信色彩。“旧历明年正月初四”即1916年2月6日。此说当时甚嚣尘上。如蔡东藩著《民国演义》载,袁世凯拟于丙辰年正月初一(1916年2月3日)或“阴历正月初四日,实行登极。阴历正月初三日立春,当时有大地回春、万象更新之义,故诹吉于初四”。初四日为丙辰年丙辰月丙辰日,被视为吉日。而在“五行”中,丙属火,丙火代表阳火。根据生辰八字推算运势,所谓的“命宫喜行丙火运”,指袁世凯交上了难得一遇的好运。

因各地反袁讨袁日盛、护国运动爆发,登极大典一再推迟。1916年2月25日,袁世凯被迫下令延缓登极,3月22日,袁世凯申令撤销帝制,次日宣布“‘洪宪年号’应即废止,仍以本年为中华民国五年”。

《曹禺访谈录》载,“我父亲……虽不是高官,但毕竟跻身于官僚行列之中了。袁世凯窃得大总统职位后,他没有随之丢官,反而还发迹起来”。

万德尊于1913年11月6日被授为陆军少将并给予四等文虎章。浙江陆军讲武堂堂长童保喧毕业于陆军部陆军警察学堂,在日记中称,1914年2月27日上午,赴大总统府觐见袁世凯后,至总统府军事处少坐。“傍午,万宗石顾问招饮于醉琼林”。军事处初任处长李书城是湖北潜江人,且军事处参议中不乏与万德尊同为留日同学者。万德尊有可能在军事处任职。1914年5月12日,军事处被裁撤,“于大总统府设统率办事处”。

检北洋时期的《政府公报》、《时事汇报》等获知,万德尊于1913年11月6日授陆军少将(同日给予四等文虎章)。《冯国璋年谱》载,1914年6月9日,江苏都督冯国璋委万德尊为陆军警察(宪兵)学校校长。1915年2月1日,万德尊被大总统“加陆军中将衔”。

冯国璋《大树堂来鸿集》载,冯耿光1915年初致电“帅座”冯国璋称,“昨偕宗石往晤润田,询中日交涉情形”。冯耿光提及的“宗石”,很可能就是万德尊。

据1915年2月1日《大总统令》,万德尊“加陆军中将衔”。1915年10月13日《政府公报》载《谨将中央军事各机关主张君主立宪街名缮折恭呈钧览》中,“陆军少将万德尊”赫然在列,表明万德尊时在北京任职。

袁世凯复辟期间,万德尊行踪可觅。陈赣一著《新语林》载,“帝制议兴、群将靡不劝进,独上海镇守使郑予进未置可否”。袁世凯忧之,遂“遣陆军中将万宗石假南下犒师名,讽示于郑”,但郑汝成却不吃这一套,当面予以驳斥。

1915年12月21日,袁世凯特封“最为忠顺”的浙江将军朱瑞为一等侯爵。其太夫人六十寿辰时,“特派鄂人万德尊为钦命大使,颁赐‘福寿’字两个、诰封一通。首押皇帝之宝,寿诏一轴。德尊莅杭,朱瑞跪接于车站……德尊高乘紫舆,朱瑞后随。全城文武齐集拱待,礼骑清尘,军乐叠奏,旌旗飞动,直趋爵府……杭人谓,自乾隆皇帝南巡后,未有如此次礼仪隆重尊树威严者”。读诏中立,好不威风,万德尊自云“天使之言”。1916年8月,朱瑞故于天津时,万德尊送挽幛“鸿猷未竟”。

那么,此信是万德尊写给谁的呢?万德尊盼其转呈的“帅座”又是谁呢?时任副总统兼参谋本部总长黎元洪、陆军总长王士珍等军界首脑,均有被尊称为“帅座”的资格。

1917年2月28日《陆军少将名册》等载,万德尊原任“直隶总督府军事顾问官”,现任将军府参军。1917年三四月份,万德尊继已故的陆军少将何立朝之后任直隶第五路巡防统领。直隶第五路巡防队,1600余人,驻宣化等处,由蓟榆镇守使兼统。

《阎锡山档案·要电录存》载,1917年张勋复辟后,万德尊率“宣化巡防三营”参与讨逆。1917年6月7日,察哈尔都统田中玉电请直隶督军曹锟、直隶省长朱家宝“转令宣化万司令,遇有缓急,就近节制调遣”。7月6日,阎锡山接曹锟电称,“已饬宣化万统领派兵赴居庸关,堵击逆勋”。7月13日,因晋军远来,“宣化统领德尊”致电阎锡山,“敝路军队附骥奔驰,当饬随时妥为照料”。以往著述中,大多称万德尊曾任“宣化镇守使”及察哈尔都统,但这两处记载均值得商榷。其中,“宣化镇守使”似为俗称。1917年9月29日,奉大总统指令,“于宣化地方添设口北镇守使一缺,以资控制”。10月,因直隶各路巡防“营数参差”,遂被改为四路守备队,“每路设司令一人,即由各镇守使兼充”。同时,划分管区,天津为第一区、冀南为第二区、蓟榆为第三区、宣化为第四区,“由各区镇守使督饬训练”。第四区守备队司令由口北镇守使、陆军中将汪学谦兼任。尚未发现万德尊升任口北镇守使以及察哈尔都统的原始文献记载。

万德尊曾任黎元洪秘书。《公府秘书厅、侍从武官处等职员名册(1917年)》载,万德尊为大总统府秘书厅30名秘书之一,万当时的住址在王公厂。尚不知此职是其任“宣化统领”之前还是之后。

1919年5月,陆军总长靳云鹏呈大总统徐世昌《为高等军法会审讯明案涉嫌疑军官李鸣凤判决无罪仍留京查看文》称,“本年一月,由部派令陆军中将贾徳耀为审判长,陆军中将张联棻、中将衔陆军少将万德尊、陆军少将罗泽暐、齐振林为审判官,会同司法官、军法司司长施尔常,依法组织高等军法会审……拟具判决书”。

1919—1920年,屈映光任山东省长时,万德尊是山东预防虎疫(霍乱)出力人员之一。据《政府公报》载,1920年7月30日,内务部给予万德尊“二等宝光嘉禾章”。此即万德尊与屈映光过从甚密一说的依据。

1922年8月29日,大总统黎元洪“任命万德尊为将军府将军”。前一天,“特任吴新田为藩威将军”。《申报》分别刊有《任吴新田为藩威将军》和《任命万德尊为将军府将军》的消息。1924年《中国年鉴(第一回)》“将军府”条目下,既有“藩威将军吴新田”,也有“将军万德尊”。因此,万德尊并非冠字的将军府将军。1923年2月25日,北洋政府《各机关及本府文武官员茶会衔名单》中,“将军府将军万德尊”在列,表明当时其仍在京。1923年4月12日,万德尊被“授为陆军中将”。万德尊跻身将军府将军后,月薪至少600元(银元),成为“高级闲散军人”。其获授陆军中将后,薪俸理应更加优厚。

万德尊是北洋政府时期值得研究、但常被忽视的一位有所作为的将领。据1917年2月28日《陆军上中将名册》统计表明,当时全国共有上将10人、中将329人(内加上将衔者52人)、少将965人(内加中将衔者117人)。万德尊“加陆军中将衔”的时间是1915年,已跻身全国中高级将领行列,按军阶的授予时间论,1917年在全国军界排名应为400名左右。

陈年往事难免记忆模糊。对于万德尊在北洋政府时期的官职,曹禺的回忆和今人述作与历史档案的记载时有抵牾。本文通过对万德尊在北洋政府期间的任职情况深入挖掘,以弥补万德尊的生平事迹的一些空白。(王勇则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