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寇铁壁合围中的《新华日报》

2017-11-28 09:58:14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新华日报》最早在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初期(1938年1月11日-1947年2月28日)是中国共产党的大型机关报,它是由周恩来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亲自创办的、中国共产党第一张在全国公开发行的报纸并一直持续至1947年2月28日。《新华日报》于1949年4月在南京复刊,1952年成为中国共产党江苏省委机关报。

1942年,日寇为了摆脱太行军民抗日斗争的威胁和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的困境,于5月19日,纠集了两个师团和一个混成旅及大批伪军共三万多人,进行所谓“铁壁合围”,妄图摧毁八路军总部。

5月24日,日寇开始向辽县、武安、偏城等地进行合围。25日,日寇以六千多兵力从西、北、南三面组织了一个以艾铺为中心的合围圈。当时位于华北的《新华日报》也被围在合围圈中。为了适应打游击和出报,报社社长何云将报社人员临时编成两个连队,由报社秘书长史纪言、印刷厂厂长周永生分别担任连长,对外总称是八路军教导队,他亲自担任队长,并任命上过抗大的林火任指导员。25日凌晨,八路军总部从麻田、大林口出发,何云带领二百多人的报社队伍,在一个警卫排的掩护下,与总部一起向根据地附近的庄子岭、寺子沟转移。

何云带队一路急行军,上午十时左右,顺利到达寺子沟。但一直看不到一起突围的总部人员。太阳落山的时候,何云等人发现西山山梁的路上,隐隐约约像是有哨兵在站岗,原来是政治部的罗瑞卿主任突围到此,何云急忙集合队伍去和总部会合。当时罗向他们介绍了总部几天来的情况。此时何云才得知:左权副参谋长在指挥部队作战中不幸牺牲。

第二天拂晓,罗瑞卿率政治部和大队人马沿着高山狭路,向东南方向转移,走了三个多小时,发现前面有许多敌人。罗瑞卿等各分队汇合后,立即集合队伍宣布:我们已陷入敌人包围圈,决定化整为零,分散突围,要求各单位人人献计献策。报社经过讨论,决定分成三路:一路由何云率领少数编辑、电务、印刷工人组成轻装小分队,随罗主任突围转移,继续出油印报;另一路包括采编部、参考室由陈克寒和林火带队,随某团突围,到太南采访;余下人员由史纪言带领就地分散隐蔽,和老乡们一起打游击。

何云带着准备出油印报的小分队突围,到次日天亮前,大部分同志突出了包围圈,何云与部分同志还是没有冲出去。

天亮后,敌人以密集的队形开始搜山。何云和十几个同志寸步难行,于是只能做出两项决定:一是一部分转移到庄子岭上去隐蔽,与上级取得联系后再出油印报,二是由电务科副科长文绶带着电务科五、六个人从另一方向去庄子岭,约定太阳落山后在庄子岭集合。为了减少目标,让文绶带着电务科的同志先走。

当夜幕降临时,文绶带着电务科的几个人跑回现场,只见何云倒在地上,距他不远,王默馨、相复兴、何云的警卫员王保林,都负了重伤。电务科同志把何云的尸体抬到半山坡的一棵大树下,搬了很多石头垒起来,让敌人以为是一堆石头。

第二天,敌人又展开队形,向山洞、树林搜索,医生阎兆文猝遇敌人惨遭杀害。报社调研科长王友堂隐蔽在树林里,被敌发现捅了三刀,后来幸免于死。史纪言与敌遭遇,弹伤大腿,被伪军踢落田坎。电务科长王默罄负伤后,咬破舌头,喷血满面,敌以为弹从口出,踢了他两脚走开。很多同志用手挖土,埋上自身,避过搜山敌人。有几个同志在暮色苍茫中,与敌狭路相逢,急中生智,脱下一只布鞋向敌扔去,敌误认为是手榴弹慌忙卧倒,他们抓住这一刹那,转身跑入林中。庄子岭只有一户人家,在敌人的扫荡中,郭二嫂冒着生命危险,让丈夫和两个儿子给山洞里的同志送饭、送水和抢救伤员。她目睹乔秋远被敌抓住后,被鬼子砍下头颅;阎医生在与敌搏斗中,惨遭杀害。郭二嫂的大儿子隐蔽在道士帽山的石洞里,看到报馆经理部秘书兼主任黄君珏、十六岁的译电员王健和医生韩岩等三个女同志躲在对面一个峭壁的山洞里,被敌人发现,当敌人逼近洞口时,黄君珏突然跃出,打死了几个敌人,纵身跳下百丈深渊,以身殉国。王健和韩医生宁死不屈,被烟火薰死在山洞里。

直到6月5日,彭德怀副总司令从十字岭突围后,指挥部队打了位于长治的日寇飞机场,烧毁了汽油库,敌人才撤离。华北新华日报社在五月反扫荡斗争中,牺牲、被俘、失踪共计47人。国际新闻特派员、22岁的高咏,背着即将完成的长篇叙事诗《漳河牧歌传》身陷重围,被敌刺死,鲜血浸湿了黑漆提包里的诗稿;《胜利报》记者、22岁的陈宗平和华北《新华日报》记者一块到敌占区采访不幸被俘牺牲。《新华日报》出版科长肖炳煌、总务科长韩秩吾、国际编辑缪乙平、编辑黄中坚、管理股长孙克温、十九岁的女会计郝青芳、记者陈述、印刷队长董自托、报务员万兆莲、发行员张芳万,印刷工人胡义晋、郭汉文等,亦在突围中牺牲。报社管委会秘书长杨叙九、印刷厂指导员梁振山、编辑李晖等被俘后,惨遭杀害……他们的鲜血洒遍了太行山庄子岭的隘谷深沟,这是我党新闻史上最悲惨的一页,也是光辉灿烂的一页!

反“扫荡”结束后,华北《新华日报》社于7月8日在涉县郭峪村西山腰的一座石庙里,为何云等烈士开了追悼会。同志们用松柏、树枝搭起了牌楼、灵棚,院内挂满了挽联、悼文和花圈。林火致悼词,新任社长陈克寒讲了何云生前为党、为人民的功绩,号召大家化悲痛为力量,用实际行动为烈士报仇。

9月1日,青年记者学会延安分会举行追悼何云及全体新闻界殉国烈士纪念会。杨尚昆到会报告何云生前的英雄事迹,博古讲话。参加追悼会的还有王若飞、王鹤寿、胡乔木、罗迈、陶铸等。当天,延安《解放日报》发表了杨尚昆《悼何云》、陶铸《沉痛的哀悼》等文章。华北《新华日报》发表了邓拓《哭何云同志》的挽诗:

文章浩荡卫神州,血溅太行惠亦酬。党报事艰来日永,同侪心痛老成休。云山遥祭挥无泪,笔阵横开雷大仇。后死吾曹犹健在,不教胡语乱啾啾。

1986年5月,由太行新闻史学会、山西省新闻工作者协会发起,经中共山西省委、省政府批准,在华北新华日报社驻地及何云等烈士的牺牲地修建了一座太行新闻烈士纪念碑。纪念碑正面镌刻着杨尚昆的题词:

太行新闻烈士永垂不朽!(王贞虎)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