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1958年,高级将领下连当兵

2017-11-14 09:58:17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
字号:

“我连来个新‘列兵’,军龄赛过我年龄。虽然革命这样久,还和我们搞‘五同’。到了班里就上岗,下得岗来又劳动。工作积极守纪律,真是一个好‘列兵’。不嫌高粱米饭粗,不嫌士兵铺板硬。唱歌学习全参加,一切和兵全相同。要问此人他是谁?就是我们的老司令。”这首发表于1958年10月19日《人民日报》上的《新列兵——战士诗》,歌颂的是我军当时正开展得如火如荼的干部下连当兵一事。在这场史无前例的活动中,许多高级将领带头参加,其中不乏一些战功卓著、威名赫赫的上将、中将的身影。

时任济南军区司令员的杨得志上将是第一个响应号召下连当兵的大军区司令。为了适应下连后的生活,他在下连前十几天就取消了午睡习惯,在酷热的阳光下暴晒。每天早晚,请公务员按新条令教他操练。继他之后,时任沈阳军区司令员邓华上将、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杨成武上将、时任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上将、时任武汉军区司令员陈再道上将、时任昆明军区司令员秦基伟中将、时任成都军区副司令员韦杰中将等众多名将,也都迅速下到基层当兵。

下连当兵的将军们都主动申请到最艰苦的地方。杨得志到了军区驻徐州某部六连,邓华去了海防某前哨连,许世友到了舟山群岛某步兵连,陈再道前往战斗英雄黄继光生前所在的连队,还有一些将军当了炮兵、坦克兵、炊事兵、卫生兵。为了让班长大胆管理,下连之初,许多将军不约而同地改用了新名。他们脱掉金光闪闪的将军服,换上士兵装,头戴船形帽,肩佩列兵衔,以致许多战士都没认出自己的司令员来。

虽然是身经百战的开国功臣,但将军们十分尊重班长和连队干部,认认真真当一名普通列兵。许世友见到连长高立山第一面,就对他说:“首先我向你表示态度,我这个兵好领导,一定听党支部和行政上的话,叫做什么就做什么,绝不会找你们的岔子。”杨得志被分配到二排四班,每天早上收操回来,他就争着去扫地、擦玻璃、倒痰盂;开饭时,忙着给大家分菜、盛饭。杨成武只要离开班里,不论大事小事,都照例请假,回来及时销假;班长不在,就向老兵请假,而且很注意礼节礼貌。

将军们在连队严格实行“五同”,模范遵守各项规章制度,坚决不要照顾。一天午饭时,杨得志发现他的饭桌上多了一盘辣椒炒肉丝,就找到司务长,耐心说明干部下连当兵不能搞特殊的道理,然后把菜倒回了大菜盆里。为了照顾杨得志休息,排长安排夜间岗哨时常把他排在头班或末班,将军坚持按顺序轮班,经常半夜起来放哨。

将军们大多年近半百,很多人身上都带有伤病,但训练场上他们和战士一样勇猛顽强。攀登绝壁训练时,许世友趁大家不注意,也抓起绳子攀登起来,并最终顺利登顶。班务会上,班长批评许世友不该冒险攀爬。许世友说:“我接受班长的批评。但要说明一点:你批评是正确的,我锻炼一下也是需要的。我来当兵就是要和大家同吃同住同操作,我不当特殊兵。”

当兵期间,将军们利用一切机会和战士谈心。许世友给战士们讲自己的经历,连家庭开支、儿子的工作等情况都拿出来说。杨成武和秦基伟帮助战士学文化、学政治。看到将军们如此平易近人,战士们都不再感到拘束,彼此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许世友连里的战士对他的称呼也不断变化:由“许同志”变为“老许同志”,再到“老许”,最后甚至叫起“许老头子”了。(摘自5月8日《解放军报》赵占豪/文)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