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张闻天致信高晶斋的前前后后

2017-11-13 09:48:35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高晶斋在解放后留在南京药科院(今中国药科大学)任俄语专科副教授,翻译出版过几本苏联社科文化类书籍。他还担任过民革南京市委副主任委员。1985年辞世于南京。据其长子高仲英(江苏大学校长,已离休)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其父生前长时期与张闻天没有交往。但他晚年所写的回忆录中对张闻天非常之钦佩,充满了真挚的怀念。

抗战初期,张闻天调任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周刊》任主编,不久又兼任马列学院院长,工作繁忙。一天他接到周恩来从武汉托童小鹏带过来的口信,表示希望他能尽快地利用与高晶斋的留苏老同学关系,做做高的思想工作,以能阻止反共宣传小册子《中国之政治》的出版。张闻天明白大敌当前,周恩来带来这口信一定很重要。他经过思考,给几年未见面的高晶斋写去了一封信,追忆留苏岁月的情谊,希望高能为维护国共合作抗日的大局多出点力……

当时,高晶斋已从蒋介石的委员长侍从室秘书调入设在武昌昙华林的军委会政治部第二厅任军事教育处处长,简授陆军少将。他是山东惠民县人。1923年在北大学习时就加入了国民党。毕业前一年,由于高晶斋的学分已达到毕业要求,出于对革命的向往,他打报告申请到苏联学习,获得批准。在北京负责审查学生们赴苏联留学的小组由李大钊为首。高晶斋首审即获得通过,于1925年暑假踏上赤都求学之旅。同学中有邓小平、王明(陈绍禹)、乌兰夫、张闻天、傅学文、罗方中、博古(秦邦宪)、蒋经国、邓文仪、贺君山、萧赞育等400余人,可谓人才济济。其时,留学生中懂得英语的21人被编入第一班,高晶斋的英语挺不错,也在此班,班里同学有张闻天、王稼祥、沈泽民(沈雁冰即茅盾)的弟弟、林岩、邵志刚(邵力子之子)等。而高晶斋恰好与后来一度成为共产党总书记的张闻天同桌,又同住一宿舍。在这个班的同学几乎都是共产党员或共青团员,唯有高晶斋是国民党员,他从这些同学身上学到不少东西,自觉受益匪浅。而且他与张闻天的关系相当好,平日无话不谈,虽也时有争论,但很快又友好如初,学成回国后,张闻天渐渐成长为中共方面高层领导人,而高晶斋起初是在南京中央军校担任教官,1930年调入委员长侍从室任秘书,是侍从室九名秘书中惟一的北方人。蒋介石对他还是较为器重的,曾几次委托他出面与北方将领韩复榘、宋哲元、孙良诚、傅作义、杨虎城、刘镇华等拉关系,私下送支票。可说相当信任……

在战时的武汉,高晶斋作为军事教育处长,归军委会政治部二厅厅长康泽领导,与第三厅厅长郭沫若及田汉、洪深、金山、孙师毅等进步文化人士并无什么交往,互相交往亦少,但他敏感地发现当时兼任政治部副部长的中共中央副主席周恩来虽说很少与他接触,但对他表示出友善。一次在昙华林三厅办公室,周恩来主动过来,含着真诚的微笑,与他握手,握得亲切有力,似乎一切都在不言中。这令高晶斋激动不已,回到住所一夜失眠,他从这位中共领导人身上感受到高尚人格和成熟政治家的魅力。事后高晶斋才知道也是在武汉参加文艺界抗日文艺工作的至交聂绀弩向周恩来介绍了自己有正义感,几次托他帮助过共产党。高晶斋未到职前陈诚以所兼政治部长的名义已请了些人编写了几本教材,如著名经济学家马寅初的《中国之经济》、陶希圣的《中国之社会》、朱家骅的《中国之教育》等,另外竟有中共大叛徒叶青(即任卓宣)写的《中国之政治》。高晶斋审稿时发现这本教材中有不少攻击辱骂毛泽东主席的话,并称共产党创建的陕甘宁边区是“红色割据”“理应逐步取消”等等。他便请示陈诚,团结抗战时期不要印这种书,陈诚让高晶斋再听听康泽厅长的意见。其时康泽正在鄂中老河口第五战区司令部视察并处理一些问题。高晶斋知道他反共坚决,感到不太好办。在武汉,绀弩是知道叶青日夜加班写《中国之政治》书稿这件事的。他再次约见高晶斋,见面地方是汉口璇宫饭店二楼包间(这样安排是可免除国民党特工的怀疑,因为若安排在武昌或汉阳的僻静茶楼或小酒店见面反而会引起特工们的疑心),见面时聂绀弩希望高能够阻止这本教材的出版,因为这套教材拟在汉口三家印刷厂集中印刷,印量甚大,拟发往各集团军,少说有4万套。高晶斋经过考虑,先扣下这部送审的书稿,理由是出版了将不利于国共两党团结抗日的大局。然而一向好斗,以“反共理论家”自诩的叶青并不善罢甘休。他立即给蒋介石和陈诚写信,声称政治部内有人对党国不忠,竟然按周恩来意旨行事,阻挠出版他的书云云。

康泽,黄埔三期毕业,1925年曾奉派赴苏联留学,说来与高晶斋是学友,而且他也曾担任侍从室秘书,虽说他比高晶斋要小四岁,但他在国民党官场官运亨通,步步高升。1937年底他已担任特务组织复兴总社书记,又兼任军委会政治部第二厅厅长,其它兼职尚有五六个,可见其时此人何等风光得意。据说就是军统头子戴笠、中统头子徐恩曾和陈诚的亲信第九战区情报处处长张振国平日也得让康泽三分。康泽早知道高晶斋几年前曾给山东的韩复榘打招呼,希望他妥善解决莱阳师范学潮,释放被捕的学生,也曾出面给首都警察厅长王固盘打招呼,请他放了被拘押的中大学生王伟(当时并无什么王伟参加共产党的可靠证据,这位同志在上世纪60年代担任过山东省政协副主席)……总之高晶斋似乎有些左倾,但阅人甚多,老谋深算的康泽从来不信他会“通共”。康泽也觉得此事有些棘手。他又翻看了叶青的书稿,感到此时作为全军教材出版有些不合时宜,遂派人找到叶青,表示顶好做一次修改,删去若干会引起中共抗议的内容,叶青坚决不同意。他的也以反共著称的老婆尉素秋甚至不顾教授斯文,破口大骂主审书稿的高晶斋,令康泽很有些为难。他已知道蒋介石正在重庆坐镇大本营,筹划谋略,调兵遣将,指挥对日作战,对此一桩小事不置可否,只是给陈诚打了个电话,要他斟酌处理即可。故而权衡再三,康泽只有表示再研究研究,态度暧昧。但高晶斋已感到压力很大,一度想打退堂鼓。或许人们会产生疑问:周恩来既兼政治部副部长,位居贺衷寒、康泽等厅长之上,他何不直接出面干预,阻止《中国之政治》的出版?其实周恩来一直密切关注事态的进展,但他明白,如他出面与陈诚交涉,将会把一个并不很大的问题上升到国共两方关系的层面,不利于抗战全局。况且,周恩来早就明白,他被任命为政治部副部长只是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最高层用以装点门面的,虽说日本悍然发动全面侵华战争迫使蒋介石实行国共合作,但对中共力量限制甚多,处处提防。即如仓促成立的军委会政治部是蒋的心腹爱将陈诚大权独揽,周恩来和另一副部长黄琪翔,只是参加每十天一次的会议而已。像陈诚衔蒋介石之命令,筹划出版这套全军教材一事,他压根儿就没听周恩来的意见就自行其事。有鉴于此,周恩来寄希望于他过去很少接触的高晶斋,争取此事能在国民党内部解决。总之,他的考虑是周密而理性的,也做好了万一不行他当与陈诚严厉交涉的预案……

高晶斋正感到压力太大有些犹豫的时候,收到了聂绀弩转交的张闻天的信,读了一遍又一遍,信中对他的评价不错,且充满了信任,令高晶斋很受感动。他信心大增,写下他主审《中国之政治》后的五点意见,表示书稿实在不宜出版,而后分别向康泽和陈诚作了汇报。康泽本就感到叶青行事太过分,简直不给他堂堂厅长一点面子,当下表示此事以高晶斋的决定为主。陈诚也明确表示不拟安排叶青的书稿出版,叶青便无可奈何了……(王炳毅)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