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聂耳与艾青的《大堰河,我的保姆》

2017-11-13 09:56:36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艾青出生时难产,父母听算命先生之言,把小艾青送到农家抚养。他的养母就是大堰河(他的养母是大叶河村人,因是童养媳,没有自己的名字,故当地人以金华方言叫她“大叶河”)。艾青5岁被领回家中开始读书,如他自己所说:“他是在被冷落,被歧视的环境中成长的。”相比之下,他的养母大堰河却给了他温暖的母爱,得到了幸福的家的感觉。

这首诗写于1932年1月14日。当时诗人因参加“左翼美术家联盟”被逮捕。据诗人自述,写这首诗时是在一个早晨,一个狭小的看守所窗口、一片茫茫的雪景触发了诗人对保姆的怀念,于是写下了这首诗。该诗几经辗转,于1934年发表。诗人第一次使用了“艾青”这个笔名。

中国音乐家协会、中国音乐研究所曾于1959年5月6日,编印了594页的油印本《中国近、现代音乐史参考资料聂耳专辑》,其中日记摘录部分,聂耳亲笔记载了1935年4月至7月,他自己在日本从事革命文化活动的情景。《东京“左联”重建后留日学生文艺活动》一书对此有较详尽考证。

根据“左联”党团总书记周扬的指示,由留日中国留学生为主体的“左联”东京支联于1933年秋天重建,创办《东流》等杂志,并形成了具有很强凝聚力的“艺术聚餐会”,围绕文学、戏剧、电影、音乐、美术等专题,开展热烈讨论和辩论,同时有作品演出和展出。曹禺的《雷雨》演出时反响强烈。后因影响越来越大,日本政府对“左联”东京支联的活动予以严厉镇压。

1935年7月9日,又一次“艺术聚餐会”在东京中华基督教青年会会馆举行。如前几次聚会一样,用餐是次要的。这次聚会有三个热点,一是与会者热唱“雄壮的歌曲”,二是聂耳就《渔光曲》与民间普及和中国电影主题歌作了解释并亲自领唱,三是在暴风雨般掌声中,聂耳演讲结束后,由一位来自东北的诗人含泪声情并茂地朗诵了艾青在狱中写成,由大律师沈钧儒带出,首刊于1934年《春光》杂志的代表作《大堰河,我的保姆》。会场一片寂静,这首被誉为中国诗坛1934年最宝贵收获的力作,深度感染了与会者。但此时发生了一个插曲,居然也有人笑了。

这时,《雷雨》导演吴天站了起来,含泪地说,这不仅仅是对朗诵的污辱,也是对诗的污辱。吴天深情地说,诗的作者艾青还在狱中。“艺术聚餐会”在沉重的气氛中继续,之后,聂耳还作了小提琴演奏。不幸的是,几天之后,聂耳在游泳中溺水英年早逝。他最后的演讲、小提琴演奏以及倾听《大堰河,我的保姆》的朗诵,成为文坛难忘的怀念。(方诚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