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于右任与张季鸾的同乡情

2017-11-09 09:45:36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张季鸾逝世三年后,大公报馆1944年11月,出版了《季鸾文存》。该书共分两册,这是张季鸾先生唯一的一部著作。书中收录的季鸾先生的文章,表现了他在国民党专制统治下,追求新闻自由和民主的一贯风格。张季鸾去世后,周恩来、董必武、邓颖超等中共领导人在唁电中说:“季鸾先生,文坛巨擘,报界宗师。谋国之忠,立言之达,尤为士林所矜式。”

由于该书出版时,正值抗战时期,故用土纸印刷,文字也较小。

1932年春,张季鸾回陕西西安,走访故旧,有感于于右任辗转莫斯科,请冯玉祥的西北军和北伐军遥相呼应,进军西北、解西安之围,故土才重现和平,即兴赋诗一首,称颂他们知音般的交情和友谊:

曾听焦尾伯牙琴,百里弦歌一片心。但愿末抛花县事,高山流水有知音。1934年,张季鸾准备回乡为去世的父母立碑,请于右任书写由章太炎撰写的墓表,于右任“欣然允诺”,不顾养病之身,五小时内书写一通;极其看重忠孝品德的蒋介石,派人给张季鸾送一万元作为礼金,但张敬谢不受。

1937年农历三月二十日,张季鸾五十寿辰,于右任有感于同乡好友事顺家兴,不仅触景生情,作《寿张季鸾》诗一首:

榆林张季子,五十更风流。

日日忙人事,时时念国仇。

豪情托昆曲,大笔卫神州。

君莫谈民立,同仁尽白头。

这首诗,可以说是对张季鸾多方奔走,动员全民族各方形成统一抗日战线,维护国家利益所做的贡献,中肯的评价。蒋介石也未忘记张,特向正在上海的张季鸾致电祝贺,并派人送礼慰问。

就在1938年10月11日,于右任和张季鸾聚会,谈及抗战形势及两人前半生友情,张季鸾无意中说出一个细节,他是在1913年10月11日,双十节第二天,出袁世凯狱,恢复自由之身。于右任感从中来,填词手书一首《双调折桂令》,纪念季鸾弟癸丑10月11日在北京出狱二十五年:

危哉季子当年!洒泪桃源,不避艰难。恬淡文人,穷光记者,呕出心肝。吊民立余香馥郁,说袁家黑狱辛酸。到于今大战方酣,大笔增援。廿五周同君在此,纪念今天,庆祝明天。

1941年5月15日,《大公报》获得美国密苏里新闻学院奖章这一世界性荣誉。重庆新闻界在国民党中央礼堂举行了隆重的庆祝会。于右任偕同蒋介石的代表等国民党要人,以及美、英、苏大使馆官员参加。于还发表致辞,对张本人及其《大公报》给予高度评价。张也在会上发表演说,其中叙述办报的经过,说《大公报》的荣誉,也应该归功于于右任先生,“因于右任先生之启迪,献身新闻界之志愿益坚定”。1941年8月31日,张季鸾因病重住院。于右任多次看望,在张临去世时,不顾年迈之身守候在医院,安排后事备办殓具,在遗嘱证明人的地方,郑重地添上了自己的姓名。

9月27日,于右任发起筹集“季鸾新闻学奖学基金”,以表彰季鸾对新闻事业所做出的贡献。后来,于还担任全国新闻界、陕西省各界公葬张季鸾先生筹备委员会主任委员。

1942年4月16日晨,全国新闻界在重庆举行公祭张季鸾仪式,于右任亲往现场照料,看着张的灵柩装上汽车,然后又赶到监察院审计部门口路祭,路祭既毕,张先生遗孀陈孝侠女士携儿子张士基,与于右任挥泪告别。经过半个月艰难的跋山涉水,张季鸾先生的灵柩抵达西安,暂栖名寺兴善寺,后葬于樊川。

1944年11月,也就是季鸾先生逝世三周年后不久,大公报馆正式出版了先生第一部也是唯一的一部著作——《季鸾文存》(上、下册),于右任题写书名。

1957年,海峡彼岸,原《大公报》“票友记者”陈纪滢先生,写了《报人张季鸾》一书,正式出版。于右任先生慨然题诗:

为报榆林张季子,飘零遗稿竟编成。于髯今日还诗债,怅望中原有哭声。痛心莫论大公报,民立余馨更可思。发愿终身为记者,春风吹动岁寒枝。这首诗,不仅表达了于老先生对故人季鸾先生深切的怀念、对《大公报》凋零的痛心,更是对祖国不能一统的深深惆怅。(李玉琴)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