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条街巷储存的民族复兴“密码”

2017-10-13 09:19:33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字号: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新文化街、绒线胡同,这条总长约3公里的街巷,较之北边紧邻的长安街,只能算得上是“寻常巷陌”。但即便在每一条街巷都有故事的北京城,这条东西连通的街巷,串起的历史风云,仍然是那么的不寻常。

秋日的阳光,洒落在新文化街西端附近一座四合院里,温暖而恬静。北京市西城区文华胡同24号,这个古朴、寻常的院落,90多年前,却是一个远比史上“寄奴”刘裕要不寻常多少倍的人,生活了近4年的居所。

“以青春之我,创建青春之家庭,青春之国家,青春之民族。”这个不寻常的人就是李大钊,中国共产党主要创始人之一。

当年叫“石驸马后宅35号”的这个院落,是李大钊在北京居住时间最长的地方。正是这一时期,他领导创立了马克思主义学说研究会,发起成立了北京共产主义小组。据党史专家考证,中国共产党筹建时期的许多重大活动,建党初期中共北方区委的一些重要会议,就是在这个院落进行的。在这里,李大钊多次会见共产国际代表,接待进步青年传播共产主义火种,写下许多“求达真理”的文字。

90年前,曾居住在新文化街西端的李大钊,为主义和信仰慷慨赴死。在他身后,相比辛弃疾笔下的“金戈铁马”,真正“气吞万里如虎”的主义与信仰,让一个古老民族走上了伟大的复兴之路。

90年后,临近绒线胡同东端的人民大会堂,李大钊参与创建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即将在这里拉开帷幕,“两个一百年”的灿烂图景,正一步步向我们走来。

再往东,穿过天安门广场,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博物馆。馆内“复兴之路”展览上,编号“0001”的文物,就是90年前李大钊就义的绞刑架……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李大钊同志等革命先烈为之献身的道路上,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勇往直前,艰苦奋斗,创造了亘古未有的历史伟业。从李大钊故居到国家博物馆,这短短3公里路,分明储藏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密码”,分明是中华民族如何走上复兴之路的缩影。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必须知道自己是谁,是从哪里来的,要到哪里去,想明白了、想对了,就要坚定不移朝着目标前进。”党的十九大召开前夕,我们重访李大钊曾多次走过的这条路,放慢脚步,穿越时空,试图从这古国古都的古街巷,寻找今天这个“青春之国家,青春之民族”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力量之源。

求索之路

肇始于李大钊,不懈探索中,中国共产党人走出了一条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光明之路。

在这条光明之路上,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创造性地形成了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

金秋瓦蓝的天空下,文华胡同的孩子们在嬉笑游乐,老人们晒着太阳……一切如此静好。

这胡同,曾是李大钊每天的必经之路。

他走的路,是寻找救国救民真谛的求索之路,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革命之路,是引领中华民族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复兴之路。

这条路,始于文华胡同24号。从1920年春至1924年1月,李大钊一家在这里居住将近4年,这是他在故乡之外与家人生活时间最长的一处居所,是他与妻儿生活在一起最快乐、最开心的地方。这个小院,更是这位共产党人先驱的求索之地,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有着不可替代的特殊价值。

在这里,李大钊“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作为“播火者”,率先在中国介绍、宣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在小院住的期间,是李大钊文章的高产期,基本上每9天就写出一篇文章。”2008年就在这里工作的李大钊纪念馆办公室副主任刘洋说。

对信仰和真理矢志不移的李大钊,以开拓者的无畏姿态,旗帜鲜明地指出马克思主义是“拯救中国的导星”。为传播和实践马克思主义,李大钊“勇往奋进以赴之”“瘅精瘁力以成之”“断头流血以从之”。

“大钊先辈牺牲时,我父亲才4岁,其实没什么印象。有一年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找我拍李大钊纪录片,我才认真研究大钊先辈的事迹……”走在新文化街上,李大钊的孙子、66岁的李建生感慨万千。

“为什么叫‘先辈’,不叫爷爷?”记者忍不住问。

“因为李大钊不只属于家庭,他属于所有中国人。”

在李建生眼里,爷爷“生活从不追求物质”“坚持步行上班”“爱吃烙饼卷大葱”“爱下军棋、弹风琴、唱歌”,这样的李大钊,是亲人。

但是爷爷又“很不普通”,爷爷是把自己在天津法政学堂的宿舍命名为“筑声剑影楼”,将自己的名字“守常”改为更显犀利的“大钊”的人,也是心怀家国、东渡日本求真,最终将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实践相结合的第一人。

这样的李大钊,注定了不只是李建生的祖父,而是“属于所有中国人”。

“钊自束发受书,即矢志努力于民族解放之事业,实践其所信,励行其所知,为功为罪,所不暇计。今既被逮,惟有直言。”李建生熟悉地背诵李大钊《狱中自述》中的一段。

“他走的这条路,是一条充满艰险的路,他知道这条路难走,他一直都知道。”他说。

明知艰险仍向前,是因为对祖国和人民爱得真切。中国共产党创党时期的先驱,无论是李大钊、陈独秀,还是毛泽东,都有着强烈的爱国情怀。正如毛泽东同志所指出,中国共产党人是“伟大中华民族的一部分而与这个民族血肉相连”。

“丧失国权之巨,国将由此不国”。青年时代,目睹如在“覆屋之下,漏舟之中,薪火之上”的国家,目睹“积弱积贫,九原板荡,百载陆沉”的民族,目睹“为奴隶,为牛马,为羊犬”的人民,李大钊决心为挽救“神州陆沉”,“再造中华”而奋斗。他东渡日本接触到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后,就把自己的学识与拯救国家和民族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1916年回国后,积极投身新文化运动。

“这条街,就是为了纪念新文化运动命名的。”北京实验二小就在李大钊故居隔壁,副校长孙津涛说。新文化街,原来被称作“石驸马大街”。

当年,李大钊积极投身新文化运动,宣传“德先生赛先生”,抨击旧礼教、旧道德。他和同时代的战友们,以青春无畏的决心和激情,激发了一个民族不甘沉沦的勇气和蓬勃向上的朝气。人们常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其实,马克思主义不是自动“送”来的,而是李大钊等先驱引进来的,因为,他从马克思主义真理中,看到了中华民族争独立和中国人民得解放的希望,看到了民族复兴的光明道路。1921年,中国共产党宣告成立,从此,中国革命的面貌焕然一新;从此,中华民族复兴有了领路的先锋。对中国共产党的创建,李大钊作出至关重要的贡献。

事实上,在李大钊之前,中华民族很多仁人志士也曾探寻救国之路。

李大钊故居东南约两公里,是著名的“公车上书”发生地杨椒山祠。如今,闹市中的这处院落正在加快腾退住户,作为文物将得到保护。

“练兵强天下之势”“变法成天下之治”……1895年,就在时称“松筠庵”的这个院落,以康有为、谭嗣同为首的1000多名举子相聚在此,上书反对清政府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

从新文化街穿过闹市口,西行约500米,是光绪皇帝的出生地,如今的西城区金融街青少年活动中心。年轻的光绪,有变革之心,却抗不过以慈禧为代表的顽固势力,百日维新昙花一现。

从杨椒山祠南行1公里,是曾经的古刑场菜市口。怀抱一腔报国热血的谭嗣同、林旭、杨锐、刘光第、杨深秀、康广仁“戊戌六君子”,在这里喋血。

戊戌变法失败也昭示:改良之路走不通!

从菜市口再往东,是著名的湖广会馆,中国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曾先后5次来到这里。然而,辛亥革命虽然推翻了帝制,却没有完成复兴中华的梦想,正如中山先生留下的遗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继承中山先生遗志的,是用马克思主义武装起来的中国共产党人。

曾经在新文化街求索的探路者李大钊告诉国人:“社会主义的社会,无论人愿要他不愿要他,他是命运的必然的出现,这是历史的命令。”他宣告:“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下转10版)

(上接9版)在探索社会主义的道路上,李大钊说,“因各地、各时之情形不同,务求其适合者行之,遂发生共性与特性相结合的一种新制度……就中国将来发生之时,必与英、德、俄……有异。”

肇始于李大钊,不懈探索中,中国共产党人走出了一条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光明之路。

在这条光明之路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大理论成果——毛泽东思想,指引中国人民站起来。

在这条光明之路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二大理论成果——以邓小平理论为开启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指引中国人民富起来。

在这条光明之路上,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创造性地形成了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

不懈探索的动力,是坚定的理想信念。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是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理想信念就是共产党人精神之钙。“理想信念动摇是最危险的动摇,理想信念滑坡是最危险的滑坡”。

走在新文化街上,我们仿佛看到身穿褪色棉袍、“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李大钊,炯炯有神的双眼,仍在凝望远方,穿透时空。在他深情的注视中,“行动的马克思主义者”中国共产党人奋发拼搏,引领中华民族坚定地阔步走在复兴之路上。李大钊所憧憬的“青春中华”,已屹立于世界东方。

抗争之路

新文化街上的古老屋宇和校园里孩子们的琅琅书声,时刻提醒我们铭记先烈的牺牲奉献,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启示我们传承红色基因、不懈奋进拼搏,沿着以李大钊为代表的无数先烈流血牺牲铺就的民族复兴之路,接力奋斗

“自由之花,是经过革命的血染才能发生”。

李大钊生前曾撰短文《牺牲》:“人生的目的,在发展自己的生命,可是也有为发展生命必须牺牲生命的时候。因为平凡的发展,有时不如壮烈的牺牲足以延长生命的音响和光华。绝美的风景,多在奇险的山川。绝壮的音乐,多是悲凉的韵调。高尚的生活,常在壮烈的牺牲中。”

1927年4月,在反动军阀的白色恐怖中,李大钊在北京英勇就义,牺牲时年仅38岁。他临刑前留下的一张照片,至今让共产党人为之震撼:虽然挂着又黑又粗的铁链,宽阔的额头是那么的干净,浓黑的双眉是那么的神态若定,标准的国字脸是那么平和……

因为,毕生“求达真理”的李大钊,为中华民族引来“世界改造原动的学说”——马克思主义;因为,他在生命最后一刻,都坚信“共产主义在中国必然得到光辉的胜利”。

今天,国家博物馆“复兴之路”展览上,编号“0001”的那幅绞刑架,无声地向世人诉说,中国共产党人为中华民族的复兴,付出过多大的牺牲!

李大钊牺牲后,更多的中华民族优秀儿女接过接力棒,走上了这条从文华胡同24号“出发”的路……

根据民政部的统计,为了建立新中国,全国有2100多万革命者捐躯,这其中有无数的共产党人。

沿着新文化街向东,是实验二小东西两个校区,东校区古色古香,历史上是一座王府。

“这是清朝八大‘铁帽子王’王府之一,也是出王爷最多的王府,13代17个王,可是最后一代落魄了,竟饿死街头,把王府卖给做过总理的熊希龄,成了熊公馆。后来熊希龄做慈善,把资产都捐出来投身教育,建立了昭慧小学、昭慧幼儿园,现在成了实验二小一部分。”伫立大门口,孙津涛介绍。

雕梁画栋,红砖绿瓦……正好是课间,院子里,一二年级的小朋友正在尽情玩耍、游戏,朝气蓬勃。

李大钊,以及所有为民族解放、人民翻身而牺牲的共产党人,如果九泉之下看到今天孩子们的欢笑,一定也会欣慰地笑起来。

再往东,是鲁迅中学所在地,也是原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旧址,李大钊、鲁迅、许广平和中国共产党第一位女党员缪伯英都曾在这里任教、学习。

从1901年的笃志学堂到如今的鲁迅中学,这里的一草一木见证了一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一个民族的奋斗和抗争。

“我们经常在课上给学生们讲三一八惨案,讲刘和珍君,讲鲁迅和李大钊。”鲁迅中学原校长郗明说。

校园内,一块“三一八遇难烈士纪念碑”上铭刻着刘和珍、杨德群的名字。两位20岁出头的青年“为了中国而死”,悲愤至极的鲁迅先生写下《记念刘和珍君》一文,一句“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是一个古老民族在陷入沉沦和屈辱多年后发自肺腑的最强呐喊。

青砖雕花,回廊相连。藤蔓爬满了古老的教学楼。

“身穿棉长袍,浓浓的八字胡,在讲台上举起右手,向着学生大声疾呼着——这是李大钊曾经在这里任教时,学生对他的印象。”老校长郗明1969年入党,退休后有时间进一步学习搜集李大钊先生的事迹,也多次应邀给社区、学校讲大钊先生的故事。

1920年10月,北京的共产党早期组织成立,李大钊为书记。当时,李大钊领导下,不少进步青年和共产党早期组织的成员都把他的家当成学习和讨论的活动场所。

毛泽东、周恩来、邓中夏、高君宇、张太雷、王尽美、赵世炎、蔡和森、瞿秋白……作为中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者,李大钊,这位“播火者”,影响了整整一代青年。

“他是我真正的老师,没有他的指点和教导,我今天还不知在哪里呢!”毛泽东1949年回忆。

1918年10月,在杨昌济的介绍下,毛泽东来到北京大学图书馆,第一次见到了李大钊。李大钊感觉这位高个子青年言谈、见识不平凡,当即同意安排他担任北京大学图书馆助理员,月薪8块大洋。

此时的毛泽东,正意气风发,希望能够接触到当时最先进的思想。但是很多学者都“没有时间听一个图书馆助理员说南方话”,而已是学界权威且名满天下的李大钊对这位只有中等师范学历的属员的登门请教,不仅有问必答,还经常推荐新书。

彼时的李大钊,恰是思想迸发,发表了《庶民的胜利》《Bolsnevism的胜利》和《新纪元》等脍炙人口的文章,介绍十月革命和马克思主义。

在鲁迅中学,历史仍然留存在师生的记忆中,在课堂上讲授着……

国难当头,抗争,不分男女老幼……

“我们学校的缪伯英,就是在李大钊影响下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位女党员。”老校长郗明说。

学校墙上的校史介绍里,至今留着缪伯英的照片。

1920年,缪伯英第一次见到“冬一絮衣,夏一布衫”的“守常先生”李大钊,后加入李大钊组织的“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21岁时成长为中国共产党第一位女党员。

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中,缪伯英与罗章龙、高尚德、何孟雄等一起,秘密编辑《京汉工人流血记》,回到湖南后,她又与李维汉一起,组织了规模盛大的“湖南省民追悼孙中山先生大会”,宣传先进思想……

全民族的抗争,不分党派、民族。

以李大钊故居到国家博物馆这条线为横轴,与其交汇的多条纵轴上,也有不少著名历史人物、历史事件的印记……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和新文化街交汇的佟麟阁路,经过封堵“拆墙打洞”、美化墙的外立面、建立立体车库、路中间加设隔栏等整治提升措施后秩序井然,路边已经见不到往昔乱停乱放的车辆……

这条路,以前叫南河沿大街。1945年,在冯玉祥提议下,北平市政府将大街改名为佟麟阁路,纪念抗日英雄佟麟阁。

1937年7月28日,日军向北平发动总攻,时任第29军副军长的佟麟阁与132师师长赵登禹指挥29军死守南苑。佟麟阁在腿部受伤的情况下执意抗战、带伤上阵,终因多处受伤、流血过多壮烈牺牲,年仅45岁。

一尊铜制的被炸坏了的怀表雕塑,将历史定格在佟麟阁将军壮烈殉国的那一悲壮时刻……佟麟阁是中国在抗日战争中殉国的第一位高级将领。2015年7月,纪念雕塑在佟麟阁路上落成,雕塑高1.937米,链子为77个铜环组成,寓意为:1937年7月7日,牢记历史,勿忘国耻。

这条路,以抗日名将佟麟阁之名命名,折射了一个民族在危机来临时的共同抗争。

14年抗战,中国共产党团结全国各族人民,将曾被视为“一盘散沙”的中国力量凝聚起来,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最终夺取了全民族抗战的胜利。

“过去的路不好走,充满了坎坷和艰难,充满了抗争。这条路,应该踏踏实实地走下去。”老校长郗明说。

习近平总书记饱含深情地指出:“对一切为国家、为民族、为和平付出宝贵生命的人们,不管时代怎样变化,我们都要永远铭记他们的牺牲和奉献。”

新文化街上的古老屋宇和校园里孩子们的琅琅书声,时刻提醒我们铭记先烈的牺牲奉献,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启示我们传承红色基因、不懈奋进拼搏,沿着以李大钊为代表的无数先烈流血牺牲铺就的民族复兴之路,接力奋斗。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