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鸿隽与卢作孚的相遇相知

2017-10-13 10:04:14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任鸿隽与卢作孚,一位是我国著名科学家、教育家、中国现代科学事业的开创者;一位是我国著名实业家、教育家,中国现代航运事业的开拓者。两人年龄相差不大,且都是重庆人,原本并不相识,是为发展中国西部科学与教育事业的共同志趣与主张,在相互支持与相互帮助中结下了深厚的友情。

任鸿隽与卢作孚的初次相遇是在1930年。这一年春天,卢作孚作为民生实业公司总经理、北碚峡防局局长、川江航务管理处处长率队出川考察。卢作孚此行,其中一个重要任务是考察各地的科研机构,拜访各地的科学家,寻求他们在人力物力和道义上的支持,为发展中国西部科学事业,特别是在重庆北碚建立中国西部科学院出一把力。

为此,卢作孚参观了浙江、江苏的昆虫局和在北京、南京的中国科学社、中央研究院、静生生物研究所、中央地质调查所等,拜会了蔡元培、张伯苓、丁文江、翁文灏、秉志、周善培、罗振玉等著名科学家、教育家和知名学者。1930年7月18日卢作孚一行拜会了在北京的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干事长任鸿隽,这是两个人神交以后的初次见面。

两人虽初次见面,但却志同道合,一见如故,大有相见恨晚之意。首先,卢作孚和任鸿隽作为川人,都对四川的混乱、动荡局面忧心忡忡。他们都想为四川“逐渐减少战争,建设秩序”努力“作和平运动”。从卢作孚记述中可知,任鸿隽“曾努力作此运动而未成”,但他并不气馁,表示“仍当继续作此运动”。两人都相信,只要大家都“肯作和平运动,则战争或竟可弭”,甚至可以“成为中原之好的模范区”。

其次是两人谈到关于“中国西部科学院之标本采集交换问题”,任鸿隽十分热心,当场表态“极愿帮助”。最后商量希望派专家学者到川渝考察,任鸿隽也“极愿约人”,甚至表示他“愿亲自回川一行”。由此可见两人相见甚欢,极为融洽之情景。

卢作孚这次之所以要拜会任鸿隽,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卢作孚想在重庆北碚建立中国西部科学院,作为发展中国西部科学研发的基地。这就必须要有相当经费和科技人才,而北碚地处偏僻,获取经费、吸引人才都非常难。于是他想到了任鸿隽。因为任鸿隽此时正出任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干事长,而这个基金会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了赞助全国的科学发展事业,培养科技人才,奖励科研成果。而作为基金董事会干事长的任鸿隽,也很看重自己的工作,在他看来,这正是他实现“科学救国”理想,大力支持全国各地科学研发机构,培养青年科技人才的极好平台。

1930年6月,正在考察途中,还未见到任鸿隽的卢作孚曾给中国科学社静生生物调查所所长秉志写了一信,就谈到了请求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赞助之事。从此信中可以看出,在面见任鸿隽之前,卢作孚就曾有信给任鸿隽,希望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能“补助五万元”购买科研设备。此次见面,未谈此次,可见已得到基金会的资助。此后,基金会对中国西部科学院的赞助始终未间断过。如1933年5月28日静生生物调查所给卢作孚函中,提到该所“接到基金会交来洋二千元”,要求转交中国西部科学院。又如1933年6月24日,秉志致函卢作孚,商讨“数年内使西部科学院产生一健全之生物研究所”,至于经费,秉志提出“可向文化基金会请款,叔永必肯帮忙”。从一句“叔永必肯帮忙”,道出了科学家们对任鸿隽的信赖,也道出了作为基金董事会干事长的任鸿隽对支持科学事业的热心肠。1933年8月20日任鸿隽在致卢作孚的信中明确表态:“为西部科学馆募捐事,弟及翁先生(翁文灏)皆极赞成”,“如有需用贱名之处,弟等愿附”,多么贴切表明了任鸿隽对卢作孚发展中国西部科学事业的热心和支持力度。

任鸿隽不但在资金上大力支持中国西部科学院的建设,而且在推荐科技人才上也不遗余力,正如他面见卢作孚时所说“极愿约人”。而后卢作孚请任鸿隽为中国西部科学院物色一位化验员。不久,任鸿隽物色到了一位化验员,并立刻打电报告知了卢作孚。卢作孚当即回电决定聘任。任鸿隽接到电报后第二天给卢作孚回信,介绍了他推荐的化验员北京大学化学系毕业的李乐元的情况。信中说:“李君系北大毕业生,由其主任教授曾君昭抡介绍,弟知曾君诚笃学者,其赏识之人,想不至于太差。”李乐元果然不负众望,以其学识才智在中国西部科学院大显身手,不仅从一名化验员很快升任为中国西部科学院研究员,而且先后担任了科学院理化研究所主任、中国西部科学院博物馆馆长、中国西部科学院总干事,代理院长,成为我国著名的化学家。

20世纪二三十年代,处在中国西南部的重庆还是个交通闭塞、偏僻落后的地方。卢作孚深知,要在这里发展科学事业,必须要加强与外界科研机构、学术团体的联系,要让他们关注中国西部。当卢作孚得知由任鸿隽等开创的中国科学社1933年要召开第十八次年会时,就以中国西部科学院院长的名义邀请中国科学社到重庆来开年会。当时中国科学社社长王琎接到信后十分感动,1933年3月3日给卢作孚写了一封回信,完全同意在重庆开年会。

虽然任鸿隽未出席第18届年会,但在8月18日于北碚北温泉举行的社员大会上,任鸿隽与翁文灏、赵元任、竺可桢、秉志、胡刚复、李四光7人被选为中国科学社本届理事,8月19日的第二次社务会上,任鸿隽与卢作孚一同被选为中国科学社社刊编辑部编辑。

1934年8月7日,卢作孚又一次来到北京,想拜访科学界老朋友翁文灏、任鸿隽、丁文江、胡先骕。但除了胡先骕在北京,其他人都到庐山参加中国科学社第19届年会了。8月17日,卢作孚也赶到庐山参加了这次年会,并见到了任鸿隽,两人谈得很投机。所以9月12日任鸿隽在致卢作孚的信中提到了这次会见:“日前庐山集会之便,得亲风采,备承教益,无任忻快”。8月20日,卢作孚以中国西部科学院院长,任鸿隽以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干事长的名义,一起出席了由著名生物学家胡先骕创建的庐山森林植物园的成立典礼,两人还同时参与了为庐山森林植物园募集基金的发起活动。(刘重来)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