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北平解放前夕访叶盛章

2017-09-13 11:21:21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2012年是京剧表演艺术家叶盛章诞辰100周年,日前,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剧研究中心举行的纪念活动上,公布了叶盛章在1948年年底任北平国剧公会会长时为党所做的工作,以及他的入党申请书,均具很高的史料价值。

本文作者王纪刚(笔名纪刚),青年时代投身革命并参加抗日战争,194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北平和平解放前夕,他受命向北京梨园界宣传党的政策……

1948年年底,我东北大军、华北大军联合作战,重重包围北平与天津。这时我正在河北省沧县南泊镇,这里是中共中央华北局城工部所在地。我在学生室统战组工作。城工部对外挂的牌子是永茂公司。

一天夜间,学生室负责同志孙国梁将我们组长曾平同志和我找去,让我速返北平,要我做好几项工作。

组织上交待我的这几件事,是不许笔记的,只能凭脑子记忆。譬如让我到北平去拜访国剧(即京剧)公会会长叶盛章。我小时候就爱看京剧,对富连成、中华戏校、荣春社等科班的戏看的较多。我知道叶盛章和李世芳、毛世来等演过戏,我又特别喜欢李、毛二人合作的《娟娟》。想到有出《酒丐》,记得是叶盛章演的,我就从过早逝世的李世芳记住富连成的叶盛章。

我在公开发行的电话簿上,找到叶盛章先生的住址,是宣武门外海北寺街八号。我带着朋友关系的信函来到叶宅。叶盛章继承叶春善老先生的乐善好施的品德,据说每年都为梨园界的穷苦同行办粥棚,年根底下办义务戏,用所得银款周济同行的困难,渡过难关。因此,梨园界后来公推他为国剧公会会长。组织上让我来拜访他,只有一个目的:向他说明党的文艺方针和城市政策,请他动员梨园行各位艺人留守北平,迎接解放。

在一个大四合院里,我忘了是南房还是北房,盛章先生同我攀谈起来。他用语简练,神态颇为拘谨,而言谈挺有精神。仗着我懂一些戏文,知道一些富连成毕业学生的姓名和戏班的规矩,我们说得十分投机,好像与盛章先生一见如故。别人向我介绍,说他言谈很幽默,可能由于他认为我是共产党派来的,因此这次谈话显得严肃而很少笑声。

记得我曾问盛章先生:“您认为国民党军队被打败了,梨园艺人会跟着国民党走吗?”

盛章先生沉吟了一下,说:“唱我们这行的,有的祖籍虽不是北平,而大部分是在北平长大的。北平又是国剧发祥地,家又都在这儿,故土难离啊。我们做些工作,我看大都不会走的。”

我问:“眼下大家的日子过得怎么样?”

盛章先生锁紧双眉说:“除了角儿,就是挂头牌的,还有管事的以外,大部分是吃了这顿愁下顿。梨园行在冬天用六个字来说,是‘天天喝西北风’,大家会拥护共产党的。”

我说,我在报馆当记者时,曾拜访过萧长华、郝寿臣两位老先生,二老德高望重,同春善老先生一样。您能不能做做萧、郝二老的工作。

我这么一说,盛章先生甚感兴趣。他问我写过什么文章,是什么题目。我说,是在《平明日报》发表的,那时我是这个报的记者,大约1947年初,题目是《凄凉凋零的梨园行》,连登了两天。他说,好像还有点印象。他让我也去拜访萧长华先生。他以为我曾经“玩过票”,就问我的岁数,我照实说了。他说,你没有“下海”吧,我说,我连板和眼还分不清呢。他露出了笑容。

可能由于我还是一身学生气,我们谈得又很和谐,此时叶盛章先生对我没有一点戒心。他慨然应允去做梨园行艺人的工作。我同他约好,过些日子再来看望他,他把我送到大门口,天色已是掌灯时分了。

我再去拜访他,这时傅作义将军同我方谈判已多时了。如何和平解放北平,保护文化古城,是当时二百万北平人民极为关心的大事。盛章先生问我,和平解放,有门儿了吧?我说,看起来,只有和平解放,才是一条正路。盛章先生喜上眉梢地说:我现在可以说,各戏馆子开锣,上演精彩佳剧,热热闹闹地迎接解放军,这是有把握的了。我看他今天的心情很开朗,就向他凑趣说,等解放后,北平的名角儿,来几场大义务戏多好啊。盛章先生说,可惜有不少名伶,还在上海、天津呢,演《龙凤呈祥》还不能全是头路角儿。我说,您的《雁翎甲》、《时迁偷鸡》、《盗钩》准能叫座儿。他说,过奖了。这次他笑得很开心。他同我谈起见到萧老、郝老的细节。他说,他们两位是拥护和赞成共产党的。我说,我也到宣武门外西草场拜访了萧长华老先生,盛章先生说,萧老已经告诉他了。

北平解放后,由于组织分配我到《人民日报》(北平版)和《北平解放报》当记者,杂七杂八乱忙一阵,很长一段时间没能看望叶盛章先生,对此,我心里一直很不安。(纪刚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