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瑞卿与抗大的教育事业

2017-09-13 11:12:52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978年8月12日,在罗瑞卿追悼大会上,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邓小平致悼词,其中提到:“一九三六年起,任红军大学和以后的抗日军政大学的教育长、副校长,他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制定的教育方针,发扬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校风,培育和熏陶了大批治党治国治军的人才,为各抗日根据地输送了大量干部。一九三九年,他率领部分抗大学员深入敌后。”诚然,抗大办学,是开国大将罗瑞卿军事生涯的重要一笔,也是奠定他“军事教育大家”声誉的光辉实践。

教育长嘛,自然是长于教育1936年6月1日,陕北安定县(今子长县)瓦窑堡旧庙堂前红旗招展,数十名优秀的红军干部会聚在这里,举行“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简称“红大”)第一期开学典礼。

开学典礼上,毛泽东正式宣布:林彪、罗瑞卿分别担任校长、教育长,由他本人兼任政委。学校分三个科,第一科大都是红军师以上干部,有林彪、罗荣桓、罗瑞卿、刘亚楼、张爱萍、彭雪枫、杨成武、谭政、王平、苏振华等。

既是管理者(教育长),又是教育者(教员),还是学习者(第一科学员),罗瑞卿一身三任,成为抗大名人。

1936年7月3日,国民党军第八十六师高双成部袭击瓦窑堡,红大被迫移驻陕北的一个偏僻小县保安县(今志丹县)。好几百号人初来乍到,如何落地生根?罗瑞卿带着人东奔西跑,终于在城外的山坡上找到几十个一直没人居住的石洞。于是,这些石洞成了红大新的校舍。罗瑞卿和学员们住的是石洞,睡的是石头砌成的床铺。

历来说,“红大无二期,抗大无一期。”1937年1月,林彪、罗瑞卿奉命把红大迁到延安创办第二期。因学校更名为“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简称抗大),原来计划的红大第二期自然而然地成为抗大第二期。第二期学员有陈赓、杨得志、余秋里、许世友、胡耀邦、陈再道、洪学智等,女干部有贺子珍、康克清等。也有一些学员来自国民党将领的家庭,如张学良将军的弟弟张学思,杨虎城将军的儿子杨拯民,国民党师长赵寿山的儿子赵元杰、女儿赵元炳……一时间,学员由第一期的300左右一跃成为1000多名,成了初具规模的大学校。为了克服教材、课堂和校舍的困难,教育长罗瑞卿协助林彪做了艰苦的努力。缺乏教材,他就组织有实践经验的学员、教员共同座谈讨论、自己编写;没有课堂,他就把学员们带到山峪、场院等“自然课堂”;学生没有坐凳,他就让人拣起破砖砌小台子当坐凳;没有桌台,他率先垂范,坐下来把两个膝盖一拢,就成为听课记笔记的“最好桌台”。

对罗瑞卿等艰苦学习的作风,毛泽东非常赞赏。一天他来到学员中,对罗瑞卿,毛泽东以手抚肩,赞语不断:“你这个‘监工’不错。教育长嘛,自然是长于教育。”

1937年7月,当卢沟桥抗战炮声一响,抗大第二期1000多名最坚定的民族革命战士,立即奔赴前线。8月25日,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抗大校长林彪、副校长刘伯承分别担任第一一五师、第一二九师师长,率部北上抗日,抗大工作由罗瑞卿主持,事实上成为“抗大一号人物”。

挖开了知识分子

与工农隔阂的一堵墙

随着华北抗日烽火的激起,培养更多抗日军政人才成为当务之急。就在1937年8月1日,建军10周年之际,抗大第三期开学了,学员激增到2000多人。衣食住行,罗瑞卿都得操心。1937年10月22日至11月上旬,他率领抗大教职学员6000多人,上凤凰山挖窑洞。历时半月,共完成175个新式窑洞,并修筑了盘山“抗大公路”,解决了抗大的校舍困难。为此,中共中央将毛泽东手书“我们的伟大事业”赠予抗大,以资鼓励。当时,有人曾指点给毛泽东看,说这个是“少年窑洞”,那个是“小姐窑洞”。毛泽东高兴地说:“你不要小看挖窑洞,这是挖开了知识分子与工农隔阂的一堵墙啊!”

为适应当时战争的要求,罗瑞卿更加强化了对学生的军事教育与严格的军事生活。为此,从第三期开始,成立了专门培养军事干部的军事队,为往后加强学校军事教育,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为了把学员培养成我军骨干、模范的军人,罗瑞卿从学员入学的第一天起,就从严格军事生活入手,培养他们雷厉风行的战斗作风。每天从起床到熄灯,出操、上课、讨论、演习、晚点名,生活既紧张又有节奏。当时,住宿的窑洞虽很简陋,但内务卫生却搞得很好,使来校参观的同志和国际友人都赞叹不已。

面对日寇的步步进逼,罗瑞卿指示抗大学员把革命理想与现实斗争紧密联系起来,时刻准备“学好本领,好上前线去”。教学中,他要求学员从射击、投弹、刺杀、爆破和队列教练、单兵战术动作等基本军事知识,到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和战斗指挥,都认真演练,刻苦钻研,学习和掌握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许多知识青年入学前从未摸过刀枪,通过军事训练和毕业后的实战锻炼提高,逐渐成长为德才兼备、文武双全的军政干部。

1938年1月28日,2000多名学员的最高管理者罗瑞卿,被毛泽东任命为抗大副校长、“负责任的校长”。到1938年4月,经过教育长罗瑞卿等人8个多月的严格教育,2000多名干部奔赴抗日前线。

1938年5月,抗大第四期开学,开学典礼成为抗大向全国人民表示抗战必胜的决心,对日本帝国主义进行示威的大会。这一期,抗大迅猛扩大,学员达5600余人,校址相应扩展,北至蟠龙、瓦窑堡,南至洛川,向西更伸至甘肃庆阳。特别是代表新中国妇女先锋的女生,也不断地壮大,曾单独成立了一个“抗大第八大队”,引起中外人士的注目。这是抗大的“黄金时期”。当年6月初,抗大成立两周年,罗瑞卿在纪念大会上自豪地说:“抗大抗大,越抗越大!”1938年8月,经过几个月的短暂学习,部分学员提前毕业,有1400多名学员去参加了保卫大武汉的血战。

知识与劳动结合起来,

可算是天下第一

1939年1月28日,罗瑞卿主持了抗大第五期开学典礼。这时,全校学员总数达到1.3万余人,是抗大历届中最多的一期。这时,由于国民党的封锁,边区经济形势陷入紧张。当年2月9日,在全校党的活动分子大会上,他代表抗大生产委员会作动员报告,要求全校教职学员总动员,参加生产劳动。4月20日,他响应党中央开展生产运动的号召,亲自率领抗大全体教职学员上山开荒,广大师生一手拿锄、一手拿枪,一面学习、一面生产,掀起生产突击高潮,决心以开垦和种植2万亩土地,生产3300担粮食的成绩,献给陕甘宁边区。4月24日,毛泽东出席抗大生产运动初步总结大会,赞扬抗大的生产运动搞得好:“你们将工农商学兵结合起来了”,“文武配合,知识与劳动结合起来,可算是天下第一。”这年春天,党中央专门作出了《关于抗大工作检查总结决议》,对抗大的成绩给予了肯定和鼓励:“一致同意报告中对抗大工作的成绩、困难与缺点的估计,以及报告中所提的今后抗大的工作方针。”“中央对于在抗大工作的同志们,从校首长至各级工作同志,深致慰勉之意,他们在抗大的工作是有很大成绩的。”

1940年4月15日,是抗大第六期开学典礼的庄严日子,这也是罗瑞卿主持的最后一届开学典礼。6月1日,正是抗大成立4周年,罗瑞卿出席纪念大会。会上,彭德怀宣布党中央、中央军委命令,罗瑞卿调任十八集团军(八路军)政治部主任。

从此,罗瑞卿离开了抗大领导岗位,但他对抗大的参与缔造之功,和(参与)主持领导前六期教学管理工作的丰功伟绩,永远留存在中国军事教育史上。(林瑞华)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