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部队的激励体制和老兵莫言

2017-09-13 11:11:55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1976年,莫言参军,来到烟台龙口(黄县)某通讯团服兵役。莫言在部队表现不错,被领导安排在部队业余学校任数学兼语文教官。

3年过去了,领导王政委偶然听了他的课,觉得他是个人才,便把他调到训练大队任政治课教员兼保密员。1979年8月底,莫言来到保定郊区的狼牙山脚下,进入训练大队,当了一名没编制的“战士”政治教官。

局里把他调到训练大队接受考察。但到了年底,上级下了个文件说,所有干部必须经过军校或训练大队的培训才能提干,且战士年龄超过24岁不能提干。莫言1979年底已经超过24周岁了,到了1982年,莫言已经是一个有7年兵龄的老兵了。

莫言参军时期,部队为战士们设立了优厚的激励制度,如一名士兵如能在省级报刊发表文章,就可以记三等功,如能在《解放军报》或《解放军文艺》上发表文章,那就更是会一下子脱颖而出。那时候,确有许多战士通过写作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当时的文坛上,活跃着一大批军旅作家的身影。

莫言从1978年开始,就坚持写作并投稿,但一直没有回音。知道临近莫言部队的保定市文联主办的文学双月刊《莲池》后,莫言写好一篇小说寄过去,退回来,再寄,又退。终于有一天,收到《莲池》编辑的一封信,信上说希望他去编辑部谈谈。兴奋的他一夜未合眼,翻来覆去地看信。翌日一早,他搭上长途汽车来到编辑部。编辑毛兆晃说让他改改。莫言回部队后,干脆新写了一篇寄给毛编辑,毛编辑说,还不如上一个呢。莫言不气馁,把两个小说杂糅在一起,又送到编辑部。此即莫言1981年秋发表的第一篇小说《春夜雨霏霏》。接着,《莲池》又发表了第二篇小说《丑兵》。因为发表了这两篇小说,他引起了局领导的关注。局里上下也开始知道,训练大队有一个老战士,业务水平高,写的材料好,课上得不错,还发表了文学作品,莫言成为一名小有名气的青年作家。

莫言发表小说后,政治部肖副主任和宣传科科长来训练大队调查,就在保密室隔壁谈论莫言的事情。训练大队队长和政委说莫言确实是个人才,这样的人才不提干实在太可惜了。作为一个战士,他年龄是太大了,但作为一个干部,二十五六岁的年纪还很轻。肖副主任听到了这个反映后认为,明天应该“去听听这个小管的课。你们不要告诉他,我们悄悄地来”。

翌日,政治部肖副主任、宣传科科长和训练大队的队长、政委听了莫言的课,表示满意。毕业于武汉大学历史系的肖副主任很爱才,他和干部科科长,带着他的材料和他在《莲池》发表的两篇短篇小说,专门跑到军委总参谋部组织部(当时叫干部部),申请为他提干。他们对领导说:管谟业这个战士是难得的人才,不提干太可惜了,一定要提。听后总参领导回答说,既然如此,你们回去打个报告,我们就同意。

就这样,1982年暑假,27岁的莫言被破格提拔为正排职教员,被调到北京延庆某部队机关工作。翌年,《莲池》杂志发表了莫言的两篇小说:《售棉大路》和《民间音乐》,第一篇被《小说月报》转载。老作家孙犁读了《民间音乐》这篇小说后给予了中肯的评价。

1984年秋天,解放军艺术学院由著名作家、后任总政文化部长的徐怀中将军领衔,创建了文学系。莫言当时是总参下面在北京延庆县一个军校的副连级教员。他报名参加了几轮考试,也获得了通过。但不知何故,他没在规定的时间来军艺报到。按规定,他就不能录取了。看着他茫然无措的样子,系主任徐怀中把他叫去,问他写过什么东西。莫言从包里摸出《莲池》和孙犁的评论递过去。徐怀中仔细地看完后,对系里的干事刘毅然说:“这个学生,即便文化考试不及格我们也要。”就这样,莫言正式进入“军艺”。(柯嘉囝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