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六寨镇美机误炸事件

2017-09-13 10:40:22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1941年日军偷袭珍珠港后,美国正式对日宣战,派出了空军飞行队支持中国抵抗日本的战争,给了中国有力的支持。但是在1944年,处于豫湘桂战役前线的广西六寨被轰炸,中国平民上万人死亡,当时负责指挥作战的第四战区长官司令部受到重创。

这一事件的经过和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最近由北京当代中国出版社推出的《张发奎口述自传》对这段史实提供了亲历者的口述,提供了新的说法。

本文作者即是《张发奎口述自传》的译注者。

1944年春,美军相继在日占太平洋诸岛登陆,日寇为了支持侵入南洋各地的孤军,急切需要打通从中国东北直达越南的大陆交通线,并摧毁各地空军机场,制止美军空袭日本本土,遂集结重兵发动了豫湘桂战役。

11月10日,柳州沦陷,宜山告急,黔桂铁路、公路上的难民更加混乱。火车厢顶上的人,怎么喊也不听,一过隧道山洞,死伤更多。公路上人流滚滚,行李丢弃在路边,上坡的汽车,若前车一熄火,后车人就合力将其推下山谷,贵重行李皮箱满山满谷也无人收拾。

失去汽车的难民,手提简单的被盖、衣物、金钱,扶老携幼挤入人流之中,父子、妻儿、老小都无法互相照顾,虽然手拉着手,但一下子就被挤散,骨肉分离,谁也顾不了谁。

这股妻离子散的悲惨人流长达100公里。

四战区长官司令部被炸

1944年11月25日上午9时许,有9架机翼下涂着美军白色五角星标志的飞机飞到六甲、南丹一带上空盘旋,遂折向巴平、六寨一带沿公路投下满天传单,内容表示美军飞机要轰炸封锁公路,叫难民避入附近山村。

由于飞机标志是盟机,又是散发传单,难民谁也不害怕逃避,挤在水泄不通的公路上目击着美机的翱翔。六寨大街依然是难民挤肩后撤,路边饮食摊点照常营业。9架美机往南丹转一圈后向北飞去。

是日下午1时许,九架飞机突然出现在六寨街上空盘旋一阵后俯冲低飞,扔下无数重型炸弹。六寨不是火车站,根本没有火车厢,从汽车站往街里约100米处开始落弹,正是难民群集之处。刹时间,轰隆巨响、烟尘蔽日、血肉纷飞、喊爹叫娘。飞机又盘旋俯冲用12.7毫米机关枪轮番扫射,然后向麻尾方向飞去贵州,其中一架回头低飞盘旋一周后飞去。

炸后几处大火,尸满街巷、伤者无数、哀号遍野,更无人救灾。这个面积不及3平方公里的小镇化为一片火海,炸死、炸伤、烧死者尸体举目皆是,无法尽数。四战区长官司令部特务团死亡过半,其中有军训部中将陈克球、干训团少将教育长王辉武,另有一个少将高射炮指挥官、八个上校和近千名校尉士兵都葬身于美机的炸弹下。时桂林市邮电局某科科长雷廷煜随军到六寨亦死在这次飞机轰炸中。

在镇中心的圩上,大部分地段被炸成弹坑,弹坑大的直径有30多米,深度9米左右。中小弹坑直径在10至30米,深约7米左右。被炸的街市民房、公司、商店、粮库、盐库、机关、学校等,烧成一片灰烬。此外,还有军用汽车、摩托车数十辆和大量辎重物资。

此次六寨街遭到美机大肆轰炸,致使近万人丧生,数百间房屋被毁,人民生命财产遭到空前未有的损失。

张发奎口述证实误炸

六寨惨案后经查明是美机误炸,原因是尚有装载大量军用物资的车厢停在六甲、拔贡、八圩等火车站,无法运出,而日军已进入六甲。重庆中枢得到第97军(军长陈素农)的电报后与美空军研究,决定派飞机轰炸,不许资敌。

97军对空联络指明是要求炸六甲,但机场指挥部的译电员翻译错误,把“甲”译成“寨”,一字之差,使近万人死于非命,成千房屋化为灰烬,所有一切囤积的物资,都毁于火海之中。

据最近由北京当代中国出版社推出的《张发奎口述自传》记载,“当飞机低飞掠过这个小镇时,我正站在汽车站,它暂时充当我的长官部。我们清楚分辨出是美国飞机,我们高兴地冲出去观看。料不到飞机上忽然扔下炸弹来,我的张姓警卫当场被拦腰炸成两段。很幸运,我站在门口,不然我也被炸中了。”

“译电员虽被军法署判处死刑,但四战区之元气已大伤。这是我毕生遭遇之最大惨剧,桂柳会战也是我一生戎马所遇到之最不幸的战役。美军驻四战区观察组组长鲍曼上校交给我美军顾问团文森将军11月29日从昆明发来的电报,称他认识到误炸事件给中国军民带来了巨大的损害,不知如何才能弥补这一重大过失。大祸已经酿成,忏悔又有何用!如果这么多炸弹扔到准确的目标——六甲的日军前锋,敌人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

“绝大多数军用交通工具与重要设备的损失,使我们不能再作出任何真正的抵抗了——四战区参谋处所有的文件——包括作战计划与军事训练——都化为乌有了。”

于是,日寇大举进犯贵州独山,威胁陪都重庆,美国顾问甚至建议蒋介石再度迁都。

匡正史实 告慰逝者

事隔几十年,有些大陆出版的历史书籍仍以为六寨是日本飞机炸平的。例如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印行的《文史资料选辑》第40辑刊载了国军原97军166师参谋长曹福谦撰写的《湘桂黔大溃退目睹记》中记载:“六寨是个大集镇,被日本飞机炸平了……”甚至当年殉难者的遗属也对此事不甚了了。

今年2月7日,我收到印行繁体字版《张发奎上将回忆录》的香港文化艺术出版社转来一封旧金山华侨傅先生的英文信,他是在六寨被美机误炸身亡的原四战区干训团教育长王辉武少将的外孙。他一再表示感谢我为翻译张发奎回忆录所付出的辛劳(人名、地名、机构名、事件名近万)。他说,时隔68年,他母亲才知道他外公真正的死因。

事隔68年,重提这一惨案,人们可以确定美军飞虎队的飞行员没有认真核对地形图,否则不会没发现六寨根本没有铁轨与火车站。如果高空投弹看不清地面设施尚可辩解,但投弹后又用12.7毫米机枪扫射,这般低空射击怎会分不清难民与日军。再者,美机撒传单是上午9点,轰炸是下午1点,在4小时内几千难民中居然无人看懂传单,当地政府与四战区长官部也没人拣拾传单急电重庆以纠正错误,这些都是发人深省的。(胡志伟)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