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杨三姐告状》与真实事件的异同

2017-08-30 00:24:06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杨三姐告状”的故事,先有鼓词《杨三姐告状》,后有评剧《枪毙高占英》,最后才定名叫《杨三姐告状》,由成兆才创作于1919年秋天,80余年来一直盛演不衰。

艺术毕竟是艺术,那么,杨三姐告状的原始细节与艺术创作有哪些不同呢?

告状主角是兄妹俩

为杨二姐申冤告状自始至终是兄妹俩儿,即哥哥杨国恩和妹妹杨三娥。成兆才先生为了突出杨三姐的形象,把头次告状写成了杨三娥独自闯堂喊冤,没有提及杨国恩。

剧中写到杨三姐第二次告状,牛成偏袒高家,杨三姐气愤至极,拔出尖刀就要自杀。其实真实情况是杨三姐怀揣着剪刀,并非杀猪尖刀。揣剪刀原意也并非为自杀之用,而是为了防身。因当时从甸子村到滦县县城有近百里的路程,又要走很多乡间小路,拦路抢劫的事时有发生,拿剪刀是为了自卫。

戏剧中漏掉了高家找中人说和了事的过程。杨二姐被害后,高家的人大都跑到唐山等地躲避风头,只剩下高贵章和高占英在家中支撑门户。为逃脱罪责,他们仍然四处活动,串通村、乡头面人物到杨家进行周旋。

高家找到高狗庄的村副(跟杨三姐的老家沾带姑表亲)到杨家说和。说“高家把事办错了,高占英也挺后悔,可又没有卖后悔药的。再说人死了也活不了,该松松手就松松手吧,别一条道跑到黑。高家拿了个章程,若是答应不再告了,高家便豁出钱来,给杨家买二十亩地一头牛。这样若是还不中,高家就花钱给杨母买个丫头,侍候到终身。”

杨三姐说:“我妈可没有那么大的福分!若想我们不告,除非重新发丧我二姐,开吊(一种隆重的葬礼),让高占英一步一磕头把我二姐送到坟里去。”高家也不会答应这个条件,如果答应就等于承认杨二姐是高家害的,开吊也会使高家人财两空。

开棺验尸的经过

杨氏兄妹见在滦县不能为二姐申冤,便变卖了房产。甸子村较有正义感的财主、张各庄各商号都甘愿出钱支持杨氏兄妹上告。门庄杨氏家族每户捐一块大洋予以资助,最后天津高等监察厅决定开棺验尸。

开棺验尸那天是1918年农历七月初二,当时天降毛毛细雨,天津高等监察厅的官员们在高家坟地搭了一座凉棚,备了一口铁锅和消毒用的酒精,方圆数十里的人都赶来看热闹,警察们手持皮鞭维持秩序,不少看热闹的人戴的凉帽被皮鞭抽破。

滦县政府临时花钱雇来两个要饭花子把棺材撬开,抬出杨二姐的尸体放在门板上,把头放在准备好的铜盆里。仵作用沾了酒精的棉球把头颅擦了几遍,在观察口腔时还撬掉了几颗牙。杨家在场的人用剪刀豁开杨二姐尸身上的褂子,外边是毛蓝色,里边是棉衣。

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发臭,仵作检查得很仔细,连胳膊和每根手指都查看了。上身查完后,没发现什么疑窦,就宣布查无外伤,不再准备检查。在场的杨三姐不干,非得要仵作查完下身,为此和仵作争吵起来。

杨三姐一气之下冲到尸体旁,操起剪刀,嘴里念叨:“二姐呀,我对不起你了!”一下子豁开杨二姐的裤子,结果在尸身裤裆里发现了用于止血的石灰,在二姐阴部插着一把杀猪刀。

高占英当时就吓傻了,法警立即用手铐铐上他的双手,锁在小车子的后面,押回天津。

高占英并没有在验尸现场枪决

无论是在舞台上还是在电影里,杀人凶手高占英都是在验尸现场枪决的,事实并非如此。

由于高家重金贿赂官府,企图逃脱罪责,验尸后高占英被押往天津,关在警察厅的监狱里。在惩办真凶的关键一步,案情又出现了严重曲折。

高家为解救高占英出狱,忍痛将唐山商铺外兑了,说“宁可破产,也要保住老六,因为老六有文化、有出息。”他们拟将其嫂金玉定为真凶。不光行贿杨以德等官员,还买通记者,在报上大讲“金玉出身青楼,心狠手辣,与二姐夺夫,乃置其一死。”又说高占英晕倒在开棺现场并不是“见证心虚”,而是因为“未料金玉阴毒如此,悔不该被其勾引,苦恨不置云。”

从杨以德方面来看,开棺验尸已大获全胜,并已“盛誉鹊起”,但他却迟迟不向审判庭起诉,以此来吊高家胃口,诱其不断送礼。三姐哥俩催办惩凶,警察厅总是说:“回家等着吧!”

杨以德本是袁世凯亲信,袁死后官场倾轧,他的种种劣迹被揭露,于农历十月初八(1918年11月11日)被免职。他的政敌张汝桐接替直隶全省警务处长兼天津警察厅长。

杨三姐走投无路,再次回滦县请教李先生。李先生说:“这可能是个机会,你赶紧回天津,天天在警察厅门口等着,一定要见到张汝桐本人。你一别哭,二别闹,就说‘我是滦县民女杨三娥,他自然就明白了。然后你说三句话:第一句,凶器从下体取出,只能是丈夫行凶,绝不是妯娌所为;第二句,人命关天,杨厅长不接我的状子;第三句,请张厅长为民女做主’。”

杨三姐返回天津,等了四天,终于见到了张汝桐。他听完三句话,立即回答:“杨以德那个老混蛋不接你的状子,我接!”于是,“杀人偿命,严惩凶手高占英”的诉状得以上交。

戏剧“影响”了判决

但张汝桐集团仍是迟迟不向高等审判庭起诉,目的也是诱逼高家行贿。

高家为了为高占英解脱罪责,卖了商铺卖首饰,继而变卖田产借外债,终至彻底破产。高占英杀人偿命罪有应得,但高家倾其所有乃至破产,则是由于官场腐败所致,高家其他成员全成为受害者,倾家荡产及多年的精神创伤是令人同情的。

到民国八年(1919)春末,案情仍毫无进展。“高家那么大的家财都耗进去了,杨三姐怎么就能老在天津盯案?”于是传出杨三姐“卖身告状”的谣言,致使与杨三姐订婚的男方退婚,三姐气得寻死觅活。其哥杨国恩只好到一家外国人开办的奶牛场打工,来维持兄妹俩的最低生活水准。

此时,五四运动爆发,杨以德借机搞掉张汝桐。1919年8月15日,重新任职直隶全省警务处长兼天津警察厅长。加之成兆才编写的《枪毙高占英》在各地上演后,高占英被枪毙的结局令观众大快人心,杨厅长迫于外界的压力,便来了个顺水推舟,把高占英处以绞刑。

杨三姐当年告状的诉状、判决书、验尸结果等材料数百页,建国后曾保存在滦南县文化馆内,十年浩劫中这些珍贵资料全部散失。(杜盛兰)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