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傅屯艮与《<红薇感旧记>题咏集》

2017-08-22 10:37:59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湖南醴陵人傅尃(1883-1930),原名熊湘,字文渠、钝根(也作屯艮、屯根)、钝安等,号君剑,书斋废雅楼、尚友草庐。他的名号多达30余个,居室书斋也多,有十多个。诸如别号红薇生、红薇馆主,书斋红薇馆、梦甜室、息影阿、鹩借居、繁霜林、太山石室等等。这里的红薇生与梦甜室等等,都与傅屯艮虎口脱险的一段经历有关。

傅屯艮是同盟会会员,南社社员,又是南社湘集的主持人。青年时期他自取别号为“知生靡乐斋主”,立下宏愿,此生不求发财,只想为国为民作出奉献。

民国初年,傅屯艮出任《长沙日报》总编辑,他认定袁氏一旦得势必定称帝,于是著文讨袁。1913年6月,“二次革命”爆发,傅氏讨袁言辞更加激烈。“二次革命”失败后,袁世凯对湖南加紧了控制,袁特派汤乡铭督湘。汤一到湖南,立即照内线提供的黑名单大肆搜捕革命党人和反袁人士,傅屯艮名列黑名单之首,而且在傅的名下附有“于叛反时著言论,无不狂悖。悖逆之论,日出日奇,湘祸之大,该记者与有力”等言辞。傅屯艮自知凶多吉少,同南社社友黄钧(栩园)、龚尔位(芥弥)三人,从长沙微服出逃,奔回醴陵。可是湖南全省早已成为恐怖世界,故里无人敢于收留。此时南社好友刘骧(镜心)引他来到醴陵王仙镇名妓黄玉娇家。当时黄玉娇已经脱籍,闭门谢客,她知道傅屯艮其人,毅然将屯艮藏匿到她的妆楼之上,面对军警的盘查,玉娇从容应对,终使傅屯艮虎口脱险。

黄玉娇,本名少君,她来到玲珑馆取字玉娇。这“玉娇”暗藏“王乔”二字。王乔是神话人物,传说是东汉河东郡治(今山西夏县北)人,曾任叶县令,有神术,来往于县治与京师之间,从来不见有车骑,临至必有双凫飞来。一天有人用网扑而得之,竟是王乔所穿的一双鞋子。王乔殁后,所葬之处名曰王仙镇。傅屯艮早年在王仙镇开馆授徒,听老一辈讲起这个传说,对王乔仙人颇为神往。傅屯艮虎口脱险以后,醴陵盛传,黄玉娇就是王乔仙人再世。在黄玉娇处藏匿了十多天,傅屯艮感到总非久居之地,风声稍缓,即避居山野。王仙镇东有大山,三峰矗立,外形似狮,下有深洞,名三狮洞。世传仙人王乔炼药于此,因此得名王仙山,也叫王乔山。傅屯艮进入大山,面对蓝天白云,以苦为乐。他在给柳亚子的信中写道:“卜居万山中,捐妻子,弃朋友,块然独处,名其林曰繁霜,署其阿曰息影,字其居曰鹩借,文其卧曰梦甜。读书灌园,长眠饱食,风梳露沐,木居豕游。酌松露以为醪,引清泉而作供。红叶间落,寒山着花,白云归迟,疏林滞晚。风振衣而虎啸,月满槛而鹿啼,日夕所经,神思为豁。”

傅屯艮的境遇,感动了南社主帅柳亚子,柳专门为此创作了52句五言长诗《玉娇曲》,寄奉傅屯艮。傅屯艮经此际会,自署别号“红薇生”,铭记玉娇姑娘救命之情。又取了个“红薇馆”的斋名,请人刻成印章,随时钤用。以后,还有“红薇”、“红薇馆主”等等名号。南社社友上海松江的姚鹓雏,专门创作了一个《红薇记传奇》,传奇中的主人翁就是傅屯艮,不过姚径直取名为“傅红薇”。

次年,玉娇适人,傅屯艮作《红薇感旧记》,怀念侠骨柔肠的玉娇姑娘,痛斥北洋军阀,寄示柳亚子。不数月,玉娇因不见容于大妇,被逐回玲珑馆。甲寅(1914)闰五月,傅屯艮冒险入城,与玉娇姑娘作三夕之会,并赋《玲珑馆词十首》。1916年6月6日,袁世凯自毙,汤乡铭被逐出湖南,傅屯艮恢复自由,出山时,重见玉娇,欢聚数日,匆匆赶到长沙,继续主持《长沙日报》,临别作了《后玲珑馆词八首》。同年11月,玉娇到长沙与傅相会,返回醴陵时,傅赠诗与她订约:“今后相逢定何许,重来相约莫差池”。然而那时兵荒马乱,1917年玉娇再度适人,离醴陵而远嫁,行前致书傅氏告别。从此天各一方,永负相会之期。

不久,傅屯艮收到了柳亚子邮来的《玉娇曲》,于是将《红薇感旧记》及前后玲珑馆词18首,寄南社社友,征请作图和题咏。南社社友个个诧为奇遇,又因为有柳亚子帮助征集,大家纷纷动笔奉画呈书。黄宾虹与蔡哲夫各绘了一幅《红薇感旧图》,有了图画,题咏者更是一日多于一日,傅氏将社友全部图画、诗词、序跋、曲子汇成《〈红薇感旧记〉题咏集》,厚厚一叠册页,丹青、书法、印章,朱墨灿然,精彩纷呈,准备校刊后印行问世。不料,《长沙日报》馆被人放火焚毁,是夜傅屯艮外出,人是幸免于难,可是衣物书籍,全部付之祝融,最为痛心的就是那厚厚的《〈红薇感旧记〉题咏集》。

在柳亚子的热情帮助下,傅屯艮重新从《南社丛刻》,从《长沙日报》,以及其他报刊上,一一搜罗,追写成册。傅氏怀抱重新搜集的《〈红薇感旧记〉题咏集》,到上海会见柳亚子。柳亚子于民国八年四月一日,作了一篇叙,然后资助经费将《题咏集》刻印数十份,分赠社友。《题咏集》的序文题跋,主要有柳亚子、汪兰皋、蒋万里及傅屯艮等5篇;诗作主要有柳亚子、高旭、胡石予、王大觉、高吹万、姚石子、余疚侬、姚鹓雏、叶楚伧、胡朴安、周芷畦、凌莘子、吴悔晦、李洞庭、田星六及傅屯艮等19人177首;词有王西神、叶中泠、邵次公、张素、许观、陈蝶仙及傅屯艮等10人28阕;还有吴梅的4首曲子。同时,请黄宾虹、蔡哲夫再次绘图。

黄宾虹补画图成,附了一首七绝:“高馆移栽官样花,不随凡艳斗春华。它年合抱婆娑树,几辈秋风怅日斜。屯艮社长先生属正 己未四月宾硔朴存”;蔡哲夫补绘的《红薇感旧图》有一段题记,录如下“乙卯秋七月十七日,余在泉唐吴子和陆贵真二女史家,为屯艮社长曾画是图,去年长沙之役毁于火,今属补绘。回首四年间,吴、陆二姝亦不知何处去矣,吾之感旧未审较屯艮孰深耳。蔡守哲夫并志,时己未三月也。”下钤朱文印章二:“顺德蔡守”“水窗”。画中另有张延礼的一首七律:“党锢知名旧少年,一纵虽乱得相怜。蝶因邂雨劳花护,燕不营巢负月圆。未及成阴传画稿,可堪本事入诗笺。禁垣仿佛前尘在,辜负星辰夜夜天。己未首夏为屯艮社长题 丹甫张延礼”,下有白文印章:“延礼”,图左盖有哲夫的朱文印章“检泪为图”。《红薇感旧记题咏集》封面,由昆山擅长挥洒鸡颖的余天遂题写,内页由章訚与刘三题写。

记得“补白大王”郑逸梅在他的《南社丛谈》里,谈到傅屯艮有“梦甜室”、“息影阿”、“鹩借居”、“繁霜林”等书斋与居室,用词颇为怪异,再加语焉不详,读来令人如堕五里雾中。读完《〈红薇感旧记〉题咏集》,以及《南社丛刻》傅屯艮给柳亚子的信,茅塞顿开。郑逸梅在他的书中还谈到一个“太山石室”,仍旧是在王仙山中,据说王乔仙人在此采药时,安排有三个石室,室中有石床、石臼。当年傅屯艮在石室洞口,镌刻了直径一尺有余的“太山石室”四字擘窼大字,至今尚存。一部《〈红薇感旧记〉题咏集》,尽显了南社文人的不同流派不同风格,绝不是才子佳人的风流韵事,它是民主革命夭折、北洋军阀横行的历史见证。今天,品味傅屯艮的《〈红薇感旧记〉题咏集》使后人看到了那个时代知识分子的追求和抗争。(李海珉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