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紧急关头召开的中共五大

2017-08-11 10:36:11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
字号:

生死关头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毫无准备的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遭到大肆屠杀,在之后的所谓“清党”过程中,许多著名的共产党人英勇就义;与此同时,北方奉系军阀张作霖也在北京逮捕了大批共产党人和革命者,其中,中共主要创始人和领导者之一李大钊不幸被捕,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发生后,蒋介石于4月18日在南京另行成立“国民政府”,国内局势迅速逆转,全国由此形成了三个政权,即原来的北洋军阀政府,上海、南京的蒋介石反革命政权和武汉国民政府。

在大革命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中国共产党必须对形势有清醒的认识并采取果断行动,以挽救革命。党的五大就是在这种非常状态下召开的。

1927年4月27日,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武汉市武昌都府堤20号的国立武昌高等师范学校附小开幕。来自北方、广东、湖南等11个地区的正式代表82人,端坐在会场的条凳上。他们是陈独秀、蔡和森、瞿秋白、毛泽东、任弼时、刘少奇、邓中夏、张国焘、张太雷、李立三、李维汉、陈延年、彭湃、方志敏、恽代英、罗亦农、项英等人,代表着全国57967名党员。共产国际代表罗易、多里奥、维经斯基等人出席了大会。当时以国民党左派面目出现的谭延闿、徐谦、孙科应邀出席了会议,汪精卫也于5月4日列席了一天会议。

大会第一天是开幕式。陈独秀主持会议,代表中共中央致开幕词。共产国际代表罗易、国民党中央代表徐谦以及工会、学生会、青年团、童子军的代表先后致词祝贺大会的召开。

为了防备反动派突然袭击,中共五大是秘密召开的,所有报纸一律保持缄默。开幕式后,代表们就迅速离开了会场,两天后,会议在汉口黄陂会馆继续召开。

尖锐批评

黄阪会馆,位于今汉口自治街31号,地处僻静,是一个相对比较安全的开会场所。

会议开始后,陈独秀代表第四届中央执行委员会作了长篇政治报告《政治与组织的报告》。报告长达6个小时,既没有正确总结经验教训,又没有提出挽救时局的方针政策,反而为过去的错误进行辩护,继续提出一些错误主张。当时就有不少人流露出不满的表情。大会根据共产国际执委会第七次扩大全会关于中国问题的决议精神,讨论了这一报告,大家纷纷发言并展开了激烈争论。

第二天,当代表们走进会场时,发现每个人的座位上都放了一本小册子,封面上印着“中国革命中之争论问题 瞿秋白著”几个字,这是瞿秋白在2月针对陈独秀、彭述之等人的机会主义理论和政策而写成的。他在这本小册子中,系统批判了党内的右倾观点,着重论述了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争夺领导权问题以及农民土地、武装斗争等问题。

瞿秋白夫人杨之华回忆说,当时,“代表们被这本小册子的醒目的题目吸引了,很有兴趣地翻看着”。代表恽代英笑着对身旁的杨之华说:“这个标题写得好,写得尖锐。……中国革命么,谁革谁的命?谁能领导革命?如何去争领导?领导的人怎样?问得实在好!”当然,陈独秀对此很不满意。

尽管如此,大会并没有对这方面的讨论给予重视。李立三后来说:“这本小册子在当时并没有能引起全党同志严重的注意,甚至在五次大会时也没有很热烈的讨论,于是党的机会主义的危险,并没有能挽救过来。”

会上,代表们对陈独秀的错误进行了批评。以团中央书记的身份参加大会的任弼时也毫不留情地指出,陈独秀的政治路线是错误的,是主动放弃无产阶级在民主革命中的领导权。对国民党不敢批评而只是退让,是毫无独立的阶级政策。他还尖锐地批评陈独秀赞成“到西北去”的主张,是逃跑主义。

人数最多的一次代表大会

虽然当时正值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之时,局势十分紧张,但由于当时的武汉国民政府还打着革命的旗号,未公开叛变,因而中共五大的召开过程很顺利,没有遇到像一大召开时那样需要代表们东躲西藏的突发事件。

5月9日,大会议程的最后一天,通过了《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议决案》、《土地问题议决案》和《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等决议,选出了由31名正式委员和14名候补委员组成的党的中央委员会。随后举行的五届一中全会选举陈独秀、蔡和森、李维汉、瞿秋白、张国焘、谭平山、李立三、周恩来为中央政治局委员,苏兆征、张太雷等为候补委员;选举陈独秀、张国焘、蔡和森为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陈独秀再一次被选为总书记。大会在党的历史上第一次选举产生了中央监察委员会,由正式委员7人、候补委员3人组成。

五大是当时中国共产党召开的一次规模空前的盛会,是自建党以来参加人数最多的一次代表大会,而国民党领导人也列席了会议,这是中共党史上绝无仅有的一次。但是,五大虽然批评了陈独秀的错误,却对无产阶级如何争取领导权、如何领导农民进行土地革命、如何对待武汉国民政府和国民党、特别是如何建立党的革命武装等迫在眉睫的重大问题,都未能作出切实可行的回答,真正结束中央所犯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制定正确的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方针,是在3个月后的“八七会议”上完成的。(吴枚)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