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深受蔡元培教育理念影响的山东大学

2017-08-10 10:12:33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说起教育家蔡元培先生,大家都知道担任北京大学校长的他,以提倡学术自由、兼容并包而闻名遐迩,很多人不知道蔡元培还促成了山东大学的创办,以及该校1930年代学术史上的高峰。

有学者认为,山东大学是蔡元培擘画中国教育的最后手笔,是其谢幕之作。山东大学在其学生杨振声、赵太侔办校的过程中,继承了蔡元培的教育理念,办成一所崇尚学术、校风自由而又管理严格的现代大学。

从“省立山东大学”到“国立青岛大学”

山东大学堂在1901年创办之后开省立官办大学之先,此后各地仿效,于是河南大学堂、天津大学堂、浙江大学堂相继建立起来。1926年,山东省教育厅厅长王寿彭把6个山东高等学校合并起来,组建成立新的“山东大学校”,但山东大学的实力仍然不够强。

1928年初,辜鸿铭被任命为教务主任,以加强山东大学的实力,但辜鸿铭以“年逾古稀,身体每况愈下”为由,推辞不往,每日仍在家中著书不辍,于4月30日在京病逝。随后济南的山东大学停办,直至蔡元培建议并且竭力促成把“省立山东大学”和“私立青岛大学”合并改建为“国立山东大学”后,那时的山东大学才逐步出现了学术史上的高峰。

1928年5月,南京国民政府教育部筹办“国立山东大学”,并由何思源、魏宗晋、陈雪南、赵太侔、王近信、彭百川、杨亮功、杨振声、杜光埙、傅斯年、孙学悟等11人组成“国立山东大学筹备委员会”。在筹备过程中,蔡元培力主将国立山东大学设在青岛,取得了教育部长蒋梦麟的同意,除接收原省立山东大学外,将私立青岛大学校产、校舍收用,筹备“国立青岛大学”。

在蔡元培的感召之下,其高足杨振声掌校,张道藩、赵太侔先后任教务长,实行蔡元培的办学方针——兼容并包、学术自由。一时间,海内外学者趋之若鹜。

蔡元培向教育部长蒋梦麟建议改为“国立青岛大学”,原因何在?

原来,蔡元培很早就对青岛有好感。1903年6月30日,《苏报》案在上海爆发。清政府查封了《苏报》,逮捕了章炳麟、邹容等人,而《苏报》撰稿人之一的蔡元培,不得不离沪来到青岛避难。蔡元培在青岛待了3个月,青岛独特的山海景色和德国殖民当局以科学态度致力于推进青岛的物质建设,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29年6月13日,蔡元培被聘为“国立青岛大学筹办委员会”委员,6月20日,教育部长蒋梦麟接受了蔡元培的建议,决定将“国立山东大学筹备委员会”改为“国立青岛大学筹备委员会”。7月8日,蒋梦麟、蔡元培专程由南京来青岛,参加“国立青岛大学筹备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何思源为主任,蔡元培、何思源、赵太侔、杨振声、傅斯年、王近信、彭百川、袁家普、杜光埙9位筹备委员出席了会议,研究了有关建校的若干重要问题。

会议对经费问题进行认真研究,确定由中央政府和山东方面共同承担,中央政府和山东省政府各出24万元,青岛市政府和胶济铁路各出6万元,共计60万元。会上还确定了科系设置、院系人选、招生工作等一系列建校事项,还商定把工厂和农业实验场设于济南。蔡元培表示“青岛之地势及气候,将来务必为文化中心点,此大学关系甚大”。

经蔡元培举荐,南京国民政府任命杨振声为青岛大学校长。几个月之后,杨振声聘同学赵太侔为教务长。

蔡元培还曾为落实青岛大学办学经费奔忙,他致函南京国民政府监察院院长吴稚晖(由何思源面呈),说:“其经费预算,年六十万元,拟请中央政府及省政府各出二十四万元,而市政府与胶济铁路各出六万元。省政府因旧出各专门学校费本有二十八万元。后即移作山东大学经费。减去四万,本无问题。惟中央应出之费,闻业与财政部宋部长商及。尚无确切答复……欲请先生向子文切实一言。”

1930年4月28日,南京国民政府教育部正式任命杨振声出任青岛大学校长。为了支持青岛大学,1930年9月21日,蔡元培出席青岛大学校长杨振声就职典礼。当天,“国立青岛大学”在大礼堂举行开学典礼,校长杨振声宣誓就职,时任中央研究院院长蔡元培监誓。当日,上海《申报》以《青岛大学今日开学》为题报道了开学典礼盛况。21日上午9时,“国立青岛大学”在该校大礼堂正式开学典礼,杨振声发表《打基础、重质量、务实际、艰苦创业》的演讲。到有蔡元培、张道藩、市党部代表袁方治、委员胡市长代表胡家凤、山东教育厅厅长何思源、胶济路管理局代表周钟岐等,及各团体代表四十余人,该校第一年级学生一百七十余人,主席蔡元培。何思源、袁方治、周钟岐、胡家凤等相继演说,后由杨振声致答辞,报告今后办学方针。蔡元培在开学典礼上致训词,介绍了“国立青岛大学”设在青岛的意义和青岛的环境。

9月26日天津《大公报》在《青岛大学成立典礼志祥》一文中提及了蔡元培讲话内容:“……政府所以设大学于青岛,实以青岛有文化中心的资格,以我国的广土众民、文化集中,势不能限于一点,现在长江一带有中央大学、武汉大学,北方有北平大学,西南有中山大学,东北有东北大学,此外各省则有浙江大学、河南大学等。山东为古代文化最发达之所,在昔伯禽治鲁,太公治齐,战国时稷下为学者荟聚之地,所以教育部决定设一国立大学于山东境内,乃归并前山东大学及私立青大而设诸青岛。旧时大学多设于都市,使与社会相接近,如法之巴黎大学,德之柏林大学皆是。然英国大学之最著声誉者,则在牛津剑桥,美国各大学多设于山清水幽之所,而交通便利,接近自然,与接近社会两者均宜。青岛水陆交通,均极便利,山海林泉,处处接近自然,而工商发达、物产丰富,又非乡僻小村可比。‘国立青岛大学’成立后,并可设星期演讲会,以集中全国学者于一地,至于大学课程,包括范围极广,青大现因经济关系,先设文理二科为任何各种应用科学之基础及研究的归宿点也。”

力促名流加入山东大学

蔡元培充分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力促闻一多、梁实秋、洪深、老舍、黄际遇、黄敬思、潘垂统、汤腾汉、程乃颐、马师儒、蒋德寿、谭葆慎、刘本钊、陈命凡、杜毅伯、曾省加入山东大学,使山东大学成为文理重镇。

学校师资力量最盛时的阵容是:校长杨振声,教务长赵太侔,文学院院长、中文系主任闻一多,理学院院长、数学系主任黄际遇,教育学院院长、教育行政系主任黄敬思,外国文学系主任兼图书馆馆长梁实秋,化学系主任汤腾汉,英文教授谭葆慎,化学教授傅鹰,经济学教授杜光埙,兼任教授宋春舫;国文系讲师游国恩、黄淬伯、方令孺、沈从文、王十輶、老舍,历史系杨筠如、施天侔、台静农、吴天缪,文学系姜忠奎、黄效纾、闻在宥、王统照、张怡荪、萧涤非、丁山、萧军、萧红、舒群、王亚平、吴伯箫……

这些教授里面,梁实秋和闻一多是工资待遇最高的,和教务长赵太侔同等,月薪400元,校长杨振声的最高工资是520元。游国恩是讲师里面工资最高的,月薪300元。

杨振声把闻一多和梁实秋聘为中文系主任和外文系主任,是有深谋远虑之举。闻一多和梁实秋中英文均好,他们可以融汇东西、中外贯通,目的显然是为了沟通中外文化交流。学生学习外文,也必须精通中文,学习中文也必须精通一门外语,这样在比较之中才能发现中外文化的长处和短处。假以时日,此举必会产生巨大成绩,可惜他们任职时间不长,效果不明显。

在蔡元培影响下,胡适也积极参与山东大学的有关活动。

1931年1月24日,胡适因为翻译莎士比亚著作的事情乘船去青岛和梁实秋等人协商,25日到青岛内海,因为风大靠不了岸。胡适给杨振声发电报说“宛在水中央”,杨振声回电说“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文人之间的心有灵犀跃然纸上。26日胡适到青岛,杨振声、闻一多、梁实秋、杜光埙和医生唐家珍去码头迎接,安排住在宋春舫开的万国疗养院。27日,杨振声邀请胡适到青岛大学礼堂演讲,题目是杨振声定的:《文化史上的山东》。胡适就地取材,潇洒地发挥,对于齐鲁文化的变迁,儒道思想的递变,讲得头头是道,观众无不喜欢。听者满座,约600人。在场的听众多是山东人,对宋代以来有些落伍的山东文化有点失意,听到胡适在演讲中说“山东人支配了中国2000多年,阔哉!”一时间如醍醐灌顶,兴致淋漓,乐不可支,掌声不绝。包括梁实秋等名流都佩服胡适的演讲。

当天晚上,众人在山东餐馆顺风楼为胡适接风。梁实秋回忆:“事实上胡先生从不闹酒。我们请他到青岛大学演讲,他下榻万国疗养院。当晚杨振声设宴,有酒如渑,一看这阵势,酒中八仙全到齐了,胡适怯场了,赶快从袋里摸出一只大金指环给大家传观,上面刻着‘戒酒’二字,是太太江冬秀特意制作送给他保驾的。多亏了戒酒的金指环,不然就糟糕了。”

胡适演讲的消息一下子传到济南,以至于胡适第二天到济南,何思源、刘次萧到车站接,下午四点半,到女中,为山东教育厅同人演讲“文化史上的山东”,讲完即上车,以同样的内容又讲一次。

效法蔡元培的办学方针

杨振声作为蔡元培的高足,是其教育思想的追随者。他任校长后,以北京大学为榜样,效法蔡元培在北京大学当校长时倡行的兼容并包、学术自由、科学与民主的办学方针,广聘专家学者,在青岛大学成立之初,就形成了阵容整齐、水平较高的师资队伍。

为节省开支,杨振声把校长住宅让给其他教员,自己出钱租下黄县路7号的小楼,与教务长赵太侔、校医邓初等几个家庭合住。学校建科学馆时,有一个承建工程的资本家,想偷工减料、敷衍了事,用50块大洋向杨振声行贿,被严词拒绝,使科学馆得以完全按照设计规定竣工,保证了这座大楼的质量。

蔡元培尽自己所能支持自己的学生杨振声。1930年4月10日,蔡元培以中央研究院院长的身份在青岛大学演讲《吾国文化运动之过去与将来》。1930年7月15日至8月13日,青岛大学举办暑期演讲班,聘请名流演讲,当时的同学都可以报名参加,费用极低:报名费5角、学费2元、宿费杂费3元、膳费自理。因为中国科学社在青岛大学举行第15次会议,蔡元培、胡适、陈立夫、翁文灏、秉农山、李石曾、吴稚辉、杨杏佛等名流云集青岛。8月13日蔡元培借中国科学社开会之机,在青岛大学演讲《实验美学》。此外,蔡元培还给青岛大学的学生上过课。

1931年7月杨振声组织定稿《青岛大学组织规程》,确定青岛大学以“提高民族文化、研究高深学术、养成健全品格及专门人才为宗旨”。上任伊始,杨振声坚持把文理打通:“大家常把文学院与理学院看为截然不同,大概把科学放在理学院,非科学放在文学院,是错误的。”文、理两学院没有绝对界限,相辅而行:“文、理两学院不但不能此疆彼界,而严格地说起来,更是相得益彰。文学院的学问、方法上是得力于自然科学;理学院的学问、表现上也得力于文学美术。文学院中的人,思想上越接近科学越好;理学院中的人,做人上也越接近文学越好。”

杨振声大胆对学校进行严格管理,设立校务会议,形成的决议校长带头执行。1931年11月2日,杨振声发表演讲,称:“大学分为两派,浪漫派和严格派。”他遵从严格派,主张学校有严格的管理,设校务会议,认为校务会议集思广益,权在校长之上。其成员都是杰出的,“合起这些人的智识与经验,纵使议事偶有不周到,而大错误是不至有的。它的议决案,我们应当相信为比较个人的看法妥当一些。”校长不能独断专行,因为“殊不知一个机关,越是首领,越应当约束自己,越没有自由。因为首领的权力愈大,则法纪的权力愈小。久之变成了独裁的习惯,一国独裁则一国必坏,一个机关独裁则一个机关必坏,这是公例,我们应当引为警惕的。”

此外,杨振声认为,大学不仅要有好的教师指导学生的研究与学习,还要有好图书馆和实验室供给学生学习与研究。他要求图书管理要科学化,尤其编目要力求完善,以便师生查找。他认为,实验室之于大学,与图书馆同其重要,近代科学而不由实验入手,犹之农夫不操耒耜而云能耕,木匠不亲绳墨而云能量,同是一样的荒唐。聘任梁实秋兼任图书馆馆长是他重视图书馆工作的表现。梁实秋掌图书馆,每周要公布一周工作统计,极为认真负责。

“国立青岛大学”更名为“国立山东大学”

1932年6月,青岛大学闹学潮,杨振声提出了辞职。

1932年7月,南京国民政府教育部电聘蒋梦麟、丁惟汾、张鸿烈、王向荣、何思源、赵太侔等在济南组成青岛大学整理委员会,决定变更“国立青岛大学”为“国立山东大学”。解散学校的学生组织“铁拳制裁团”。聘任中文系主任兼教授张熙,教授丁山、姜叔明、闻在宥,讲师游国恩、沈从文,外国文学系主任兼教授梁实秋,教授赵少侯,数理学系主任兼教授黄际遇,教授王恒守,化学系主任兼教授汤腾汉,教授傅鹰,生物系主任兼教授曾省,教授刘仲熙,土木工程系教授赵涤之,社会科学教授杜光埙,体育部主任郝更生,教授宋君复、高梓。

1932年10月6日,南京国民政府教育部7985号训令将“国立青岛大学”更名为“国立山东大学”,杨振声辞职获批准,任命赵太侔为校长。杨振声、闻一多、方令孺等人离开了学校。

赵太侔也是蔡元培的学生,所以蔡元培像支持杨振声一样支持赵太侔。1934年8月28日上午9时,蔡元培上海港搭乘普安轮北上,29日午后2时到达青岛。9月18日赵太侔登门造访,邀请蔡元培“约二十日午前九时,参加山大开学式”,暨学校成立4周年纪念大会,并发表演说。

1934年9月24日,《“国立山东大学”周刊》以《本校举行四周年纪念及始业式》为题报道了大会盛况:

……校长赵太侔报告后,蔡元培进行演讲……他说:

第一次开学典礼的时候,我正在青岛,所以能够得到参加。今天是山大四周年纪念,我又在青岛,也能得到参加的机会,所以我觉得非常高兴。四年前是创办的时候,仅仅是建设的开始,经过了四年的功夫,竟有了如此的设备,这不能不归功于学校当局的努力。山大还有几点特色,是其他各大学少有的,现在提出来说说。第一文学院与理学院合并为文理学院———因为文理不能划的界限太清楚了,譬如有许多科目,过去都划到文科里,现在却都归为理科了;如果文理两院合并,自然可以使文科的学生不致忽略了理科的东西,理科的学生也不致忽略了文科的课程,所以山大合并来办是非常好的。第二是理工两学院都在一处来办!我们知道工与理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工就是理的应用,理就是工的基础,两个东西是不应分开的,现在山大将两院在一处来办,自然很经济而且很容易得到好的成绩的。第三是农学院能按照本省农业情形,加以研究,再想法来改良和发展本省的农业,这也是非常适宜的。况且山大的环境可以说是中国唯一的,背山面海,实在是适于研究学问的地方,并且现在又有这样的设备,较北平、上海,只有一片房子和几块黑板的大学里的学生,幸福的多了!但是不要因为在这优美的环境中住久了,再到其他的地方,便不高兴起来,因为将来必须要到社会上工厂里去吃苦的,况且在国家困难的时候,许多的同胞都在吃苦,所以我们更应该刻苦耐劳地去努力,才不辜负了这优美的环境。

赵太侔认为大学是社会拿出血汗换来的钱组织的学术机关之一。既然如此,就应当以学术增加人类的幸福来报答他们。赵太侔在开学典礼的致词中说:“一个大学与其所在地方,有着密切的联系,大学既受到地方的供养,一方面要协助地方解决各种技术上的问题,同时要供给地方所需要的人才。我们造就的学生,如果不能适应这种需要,那是我们未能尽到责任。”

1934年9月新聘教授(含讲师)老舍、洪深、李达、王淦昌、童第周、王宗清等。老舍偕夫人胡絜青来青岛,老舍任“国立山东大学”中文系讲师,胡絜青在市立中学任教。1935年1月10日,赵太侔制定了《“国立山东大学”教员服务及待遇规程》(第三十一次校务会议修正),他提倡实行导师制,让学生随时接近师长,服从师长之指导,借资取法,俾能养成健全之习惯,以及高深之学问与高尚之人格。

此时山东大学已经在国内跻身名校之列了。1935年报考的学生有1037名,只录取201名。入学的新生都觉得“得其所哉!”有一种“洋洋乎得意”的感觉。学校各院系平均发展,各有一批知名教授。1935年的教授有中文系闻在宥、中文系教授兼图书馆主任胡鸣盛、数学系教授陈传璋、物理系教授何增禄、化学系教授邵德辉、生物系教授兼系主任林绍文、土木系教授余立基、萧津,机械系教授伊格尔、数学系专任讲师李蕃、生物系专任讲师曾呈奎、机械系专任讲师李良训。

1936年的教授有中文系老舍、闻在宥、游国恩、张熙、姜忠奎、沈从文、彭仲铎、萧涤非、贺祖钱、胡鸣盛、罗玉君;外文系洪深、赵少侯、水天同、李茂祥;数学系李达、曾炯、李珩、陈传璋;物理系王淦昌、王恒守、任之恭、何增禄、许振儒;化学系傅鹰、邵德辉;工学院赵铭新;生物系林绍文;土木系萧津;体育系宋君复、高梓。后来还有曾呈奎加盟山大。

正是由于蔡元培的惊人号召力,山东大学才在杨振声和赵太侔的引领之下聚集了这么一批名师、大师,这在上世纪30年代是并不多见的。同时,二人掌校期间,山东大学不断聘请校内外知名学者到校演讲,演讲者既有教授、博士,也有讲师甚至助教,凡有一家之言独立见解的,都可以和大家分享,真正首现了蔡元培提倡的学术自由。(蔡德贵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