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小二黑结婚》出版的前前后后

2017-07-22 23:35:44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赵树理写的《小二黑结婚》是根据真实原型创作的小说,由于他的语言风格和创作理念非常贴近群众,所以小说刚一杀青封笔,人们就迅速以手抄本的形式在小范围里流传开来。赵树理最先是把写好的《小二黑结婚》手稿,送给支持器重自己的中共中央北方局秘书长兼北方局党校教务主任的杨献珍审阅,想请他提点意见。杨献珍读后,认为这是一篇通俗活泼、格调清新的好作品,又将它推荐给了北方局妇委书记浦安修看。出身于书香门第的浦安修,文化底蕴深厚,政治水平也高,且在文艺上也很内行。她看了小说稿后,对杨献珍和其他一些同志说:“自五四文学革命以来,许多作家从个性解放的要求出发,对青年男女的爱情作过很多生动的描写,在那些故事里,他们或者是相爱而不能结合,或者是结合后还是终生不幸,主人公的命运总是悲惨的,作品的情调总是阴郁的;而在《小二黑结婚》里,我们看到了一对健壮的男女青年,在光明的天地里为了自身的幸福,在理直气壮地进行斗争”。她认为《小二黑结婚》是别开生面的一个杰作,是不可多得的一篇好作品。浦安修作为八路军副总司令兼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华北分会书记彭德怀的夫人,在工作之余还有一项为丈夫搜集、提供好书的特殊任务。在那个好书匮乏的年代,当彭德怀一见到《小二黑结婚》,便喜不自禁地连夜阅读,仅用一个晚上就看完了,并拍案叫绝,大为赞赏。根据丈夫的意见,浦安修立即向太行新华书店负责人建议尽快出版该书,并特别强调彭德怀和杨献珍非常欣赏和重视该书。但过后却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原来,当时的太行新华书店负责人认为,《小二黑结婚》将基层抗日民主政权的干部写成了横行霸道的新恶霸,担心出版后会导致不好的社会影响,因此建议赵树理将小说中那两个村干部金旺、兴旺的形象删掉。但赵树理坚持认为,这是很真实的,不能抹。金旺、兴旺是混进基层政权的坏分子,小二黑、小芹是在党领导下成长起来的一代新人,他们之所以敢跟村子里的这两只“老虎”进行斗争,是他们确信边区政府一定会保护他们的正当权利。而新华书店负责人则认为,即便是真实的也不能这样写,这么写就暴露了解放区的阴暗面,是在给人民当家作主的新政权抹黑,会产生不良的社会影响。一些文化领导人认为,这部小说是一本庸俗化的小故事,不值得出版,当前的大事是抗日,应当高歌边区军民伟大的抗日战争,而不是儿女婚事。且现在纸张很紧张,出这样的书,没有多大价值。

三个月过去了,《小二黑结婚》迟迟不能出版,赵树理又将书稿取回,再次交到杨献珍手中。于是,杨献珍就亲自去找彭德怀反映这一情况。彭总听后很生气,表示要坚决支持小说的出版,他略一沉吟便挥毫在一张纸上为该书写下了题词:“像这种从群众调查研究中写出来的通俗作品还不多见”,并特别解释说这是他着眼于“调查研究”的题词或许能起点作用,对于不懂文艺的自己来说,这是头一次如此“班门弄斧”,但愿也是最后一次。尔后,彭总又专门请中共中央北方局宣传部部长李大章将自己的题词转交给太行新华书店。这样,1943年9月,扉页上印着彭德怀题词的只有薄薄的22页、土纸铅印本《小二黑结婚》就顺利地出版了。

《小二黑结婚》刚一问世便受到老百姓的空前欢迎。太行新华书店的文艺作品一般印刷2000册就已经达到饱和点了,这本封面上印着“通俗故事”的小册子第一版就连印了2万册仍是供不应求。翌年3月,新华书店决定重新排印,再版2万册,并特加以说明:“这本为老少爱读爱听的自由结婚的通俗故事,自去年九月出版以来,风行一时,不几日就卖完了,本店为满足各地读者的需要,特再版发行。这次是用大号字排印,并附有趣的插图。”与此相伴随的是老百姓在田间地头、饭桌炕头念叨《小二黑结婚》的生动情景,堪称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奇观。与此同时,由武乡光明剧团等根据地文艺团体带头,数以百计的大、小剧团纷纷用武乡秧歌、襄垣秧歌、中路梆子、上党落子、蒲剧等形形色色的地方戏曲形式,将《小二黑结婚》的故事搬上舞台。除了太行山区,这部小说还在冀中、山东、晋绥、淮北根据地等地出版发行。《小二黑结婚》出版后的盛况,真是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再后来,它还被搬上银幕,得到了更加广泛的传播。

与小说受到群众的追捧相反,当时太行山区晋冀鲁豫抗日根据地文艺界同行则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冷淡,众多的报刊杂志也都在一段时期内一律莫名其妙地保持沉默。有人摇头说那只不过是“通俗文艺”,还有人冷嘲热讽,说这是“海派文艺”。在《华北文艺》1943年十月号上,一位刚从外地来太行文联工作的同志,写了一篇肯定小说的评论,立即招来了文艺界有些领导的批评,他们在《新华日报》华北版上针锋相对的指出:当前的中心任务是抗日,写男女恋爱的爱情婚姻琐事没有什么意义。杨献珍看了这篇文章,马上要写文章进行批驳,浦安修也表示支持。但彭德怀却表示:“你们不必为此事急于去打笔仗,老百姓心里自然有杆秤,总会有人站出来讲公道话的。”彭德怀既有此话,杨献珍也只好暂时作罢。然而,当听到有人说《小二黑结婚》是“海派货色”时,他还是禁不住拍案而起:“抗日英雄小二黑和妇救会积极分子小芹竟被污蔑成十里洋场的蝴蝶鸳鸯,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当即上书北方局太行分局书记邓小平,请求主持公道。邓小平为此在好几次会议上针对《小二黑结婚》的遭遇批评了一些同志错误的文艺观点,但这并没有消弭一些人对《小二黑结婚》的批评和攻击。1943年年底,彭德怀又将赵树理的《小二黑结婚》和他的另一部小说《李有才板话》送给了在延安的毛泽东,毛泽东特意向延安文艺界推荐了赵树理,并说:“太行山出了一个了不起的青年作家!”。与此同时,郭沫若、周扬、茅盾等也纷纷著文盛赞这两部小说的成功。时任中共晋察冀中央局宣传部长的周扬于1946年8月26日,发表在《解放日报》上的《新的人民的文艺》的文章中为“小二黑”正名,称《小二黑结婚》是“反映农村斗争的最杰出的作品,也是解放区文艺的代表之作”。接着他又在《论赵树理的创作》专论中称赞“赵树理同志的作品是文学创作上的一个重要收获,是毛泽东文艺思想在创作上实践的一个胜利”,是“一位具有新颖独创的大众风格的人民艺术家”,从此结束了文艺界对《小二黑结婚》的争议。

1947年7月25日至8月10日召开的晋冀鲁豫解放区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主持文联日常工作的副理事长陈荒煤在集中大家的意见后作了题为《向赵树理方向迈进》的总结发言,他说:“我们觉得,应该把赵树理同志的方向提出来,作为我们的旗帜,号召边区文艺工作者向他学习,看齐!为了更好的反映现实斗争,我们就必须更好的学习赵树理同志!”自然而然《小二黑结婚》这部赵树理的成名作与赵树理稍后创作的中篇小说《李有才板话》也成为了文学经典,被视作代表了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精神的文学典范而成为解放区文艺工作者争相学习的范本。1947年2月,赵树理在河北武安县冶陶村生平第一次接受了美国记者贝尔登的采访,这位外国记者在《中国震撼世界》一书中这样写道:赵树理“可能是共产党地区中除了毛泽东、朱德之外最出名的人了”。

此后,以《小二黑结婚》为标志,中国的新文艺运动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小说《小二黑结婚》从出版以来,不仅在各根据地流传,同时也流传到了国民党统治区和日伪敌占区。据初步统计,当时在日伪统治区,除手抄本外,能够收集到的版本就有10多种,如新华书店1946年版,东北画报社1947年版,东北大学1947年版,香港新民主出版社1947年版,山西吕梁教育出版社1947年版,东北书店1948年版,华北大学1948年版等等,解放后出版印行的次数就更多了。此外还被译为俄、日、法、捷、罗马尼亚、越南、挪威、印尼等多国文字,先后在国外出版了50余种版本。

《小二黑结婚》的面世,标志着在一个历史时期内,文化艺术发展的方向。(石耘)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