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孙家口一战成名的曹直正

2017-07-22 23:26:34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曹直正,字子祥,原高密县八区南郭庄(解放后划入今诸城市)人,黄埔军校武汉分校第六期毕业,早年加入国民革命军,参加过北伐,就职于炮兵部队,因吃苦耐劳,作战勇敢,临阵机智果断,职务屡次升迁。任炮兵营长时,曹直正参加过武汉汀泗桥等战役。曹直正的耳朵被炮火震聋,故友人多诨称他为“曹聋子”。又因其胡须微黄,还有人称其为“黄胡子”。

抗日战争爆发后,曹直正改名曹破,字石皮,以示国破家亡之痛和报国之志。在武汉,曹直正被康泽委任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别动总队华北少将联络参谋兼第十三游击支队参谋长。

曹直正到达驻山东省诸城县的别动总队第四十四支队,即蔡晋康部,点检抗日战备情况。时值日寇进犯诸城,曹直正协助蔡晋康指挥了诸城战役,在歼灭部分进犯的日寇后,曹直正随蔡部撤至诸城南部山区龙湾头休整。

曹直正的族弟曹克明、曹绍先与王泽后等人,以高密县八区南郭庄联庄会为基础组成一部抗日武装。不料,曹克明部与韩复榘手下的第二路游击司令张步云部发生冲突,张步云派兵于1938年1月包围了南郭庄,残杀曹氏家族10余人。此事发生后不久,曹直正回到了家乡。该村鼓动他率部攻打张步云,为亲人们报仇,却被曹直正以“国仇不报,何以家为”拒绝。

曹直正集结起曹克明的武装挺进到高密西北部的周戈庄一带。曹克明部被山东第八行政区专员厉文礼收编为第八区游击第六总队,曹克明任总队长兼莱阳县长,与日寇在高密、平度、即墨一带周旋,进行游击战争。

曹克明想在日军汽车经常过往的胶(县)平(度)公路上进行一次伏击,因曹直正有较丰富的作战经验,决定请他亲自指挥。曹直正沿胶平公路各村庄逐段徒步进行侦察,认为胶莱河南岸孙家口的地形最有利于打伏击。

战前,曹直正利用事先联络好的伪军作内应,摧毁了即墨县长直镇伪军据点,并缴获捷克式步枪40余支,扫清了东部障碍。曹直正还联络平度的地主武装冷官荣布防孙家口北,阻击平度方向的援敌,并追击逃敌;联络胶县的姜黎川部布防孙家口南,阻击胶县方向的援敌,战斗打响后,立即切断胶县与平度的电话线。

1938年4月16日拂晓,曹直正指挥400人埋伏在孙家口村中,在村内道路上设置了路障,又安排部分游击队员配合当地农民在公路旁田里假装耕作,以迷惑敌人。

上午10时左右,日军8辆军车由北向南驶来。在孙家口村转弯处,第1辆车的轮胎被铁耙齿刺穿停下,即遭到两边院墙内伏兵手榴弹的袭击,车厢内日军全部被炸死。后面的4辆汽车拥挤在狭长的通道内,敌人跳下车来凭车顽抗。曹直正指挥游击队员把点着火的高粱秸扔到车下,顽抗的日军被迫离开车,纷纷被消灭。在河北公路上的3辆车上的日寇,也经激战后被歼。

午后清理战场,发现在倒毙的39名日军之中有一个着中将军服,名为中冈弥高,其姓名与身份由军服、文件及将级军刀证实;并缴获日造重机枪1挺,轻机枪1挺,步枪41支,军刀3把,子弹数万发,手枪10余支,军用地图一份,《阵中要务》令一份。同时有10余名伪军被俘。缴获的战利品曾送往安徽阜阳后方展览,曹克明部为此受到国民政府嘉奖。

由于曹直正当时还兼任十三支队的参谋长,所以该支队司令周胜芳曾数次派人催促其从速到任,曹直正遂正式到博兴周部任职。

1938年初夏,十三支队又接受山东省保安独立第八旅番号,驻地在博兴湖以东、小清河以南地区。尽管日军多次窜扰、扫荡,都被曹克明指挥保八旅击退,由此曹直正产生了轻敌观念,一度命令部队换上正式军装,放弃了游击战术,搞起“阵地战”。

1938年秋收后,日军300余人攻打保八旅三营驻地院庄。得知这一紧急情况后,曹直正马上亲自组织部队抗击来敌。次日凌晨,敌人再次强攻。三营一连转入巷战,与敌拼杀中伤亡惨重,只好撤出院庄。经过这次挫折,曹直正吸取了教训,又改以游击战术对付敌人。

1938年秋,曹直正指挥部分士兵,在西鲁村进行反扫荡战斗。他巧妙利用地形,在坟地里埋设地雷,一次就炸死炸伤日寇80多人。

1939年4月,有汉奸侦得曹直正的家属住在博兴县鲁吴村,便将曹妻及两个儿子掳去作人质。扬言如果曹直正投降,即释放其妻儿,否则就杀了他们。当时有很多好心群众和朋友,想出钱赎回人质,均被曹直正严词拒绝。人质一连被关押在日本军营中3个多月,没见曹直正有任何妥协的举动。这时,鲁吴村的村长敬佩曹直正的气节,便暗中贿赂汉奸,伪称敌人所掳的不是曹直正的家属,敌人才将其家属释放。

1939年12月27日,曹直正履行别动总队华北联络参谋的职责,视察在高苑县的游击部队徐耀东团,当夜在徐团团部休息。

有汉奸立即将消息通知了日寇。敌人马上出动,在28日拂晓展开攻击。徐耀东率部分队伍趁黑突围。不熟悉地形的曹直正与徐团的邢韵东团附以及30多名游击队员退入一户人家,准备拼死抵抗,但村民怕日后被日军报复,哀求曹直正“不要抵抗”。曹直正为保全村民,只好不作抵抗,被日军押往博兴。

日军立刻大肆宣传俘虏了曹直正,青岛的敌伪报纸都登载过此消息。

然而,虽然经历多日惨无人道的折磨,被俘的曹直正和部下30余人却无一变节。日寇无奈,每隔两天枪杀2人,用以胁迫其余人员投降。抗日官兵宁死不屈,先后英勇就义。最后,只剩曹直正一人。

敌人见曹直正坚贞不屈,就更想诱降他。各路伪军将领、伪博兴县长等人利用早年与曹直正在诸城相识的关系,假托设宴叙旧前来劝降,被曹直正骂得狗血喷头。

1940年1月18日,敌人把曹直正拉到了博兴县乡镇长大会上,宣布对他的处理结果:降则留,不降则杀。

会场上,曹直正整肃衣冠,向东三拜,以谢父母之恩;向南三拜,以报国家之命。曹直正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慷慨陈词,并激励人民抗战到底。台下男女老少不禁落泪。敌人随即用刺刀向曹直正的头颅横贯刺去。曹直正当即倒在血泊中,时年约41岁。(李文奇)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