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山庙起义:虽败犹荣的一场革命斗争

2017-07-20 14:57:43来源:合肥晚报
字号:

在吴山庙武装起义中,除了蔡晓舟、李云鹤、聂鹤亭、许习庸、李雨村等领导者参加外,广大的士兵也为起义做出了不小的贡献。中队长张善之就是其中的一位杰出代表。虽然这次起义最终失败了,但她却在安徽人民革命斗争的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难怪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还将他采访长征到达陕北的吴山庙起义领导人之一——聂鹤亭回顾吴山庙起义经过的文字收录进了他的著作《红色中国杂记》中。

一位中队长的革命生涯

由于年代久远、起义规模不太大,除了一些领导者外,参加吴山庙武装起义的大部分人都淹没在了历史的岁月中了。而中队长张善之则是合肥市新四军研究会副会长、党史专家储祥林的“意外”发现。

“因为每年要去给姐姐扫墓,偶然发现旁边的另一座墓碑上刻着‘1926年参加吴山庙起义’之类的话,一打听,原来,这是姐姐老公公张善之老人的墓。老人后人也告诉我,张善之在去世前一再嘱咐家人,要在他的墓碑上记下他参加吴山庙起义的经历。”在储祥林的带领下,我们看到,他姐姐储祥华的墓果然与张善之的墓相隔不远。只是张善之的墓碑已换了一块新的,上面也没有关于参加吴山庙起义的记载了。“以前的那块墓碑很矮,因为已经很多年,甚至已经有点歪了,于是家里人给祖父换了一个新的墓碑,按照风俗讲旧的墓碑是不能丢弃的,于是埋在了新的墓碑下面。” 张善之的孙子张祖德为我们解释道。而同村的不少老人也为我们证实了曾亲眼见过以前碑上的文字。

在双墩镇,我们还找到了张善之90岁的大儿子张世安和87岁的二儿子张自杰。他们俩也为我们回忆了父亲参加吴山庙起义的一些往事。据两位老人介绍,在1926年11月国共合作的打倒军阀反动武装的吴山庙起义中,张善之以自卫队中队长的身份参加了此次暴动。张善之一家也义无反顾地踏上了革命的征途,全家为革命做准备,不顾危险把自己的家当做了准备此次起义的重要据点。“我母亲告诉我,当时家里来了很多人,带着大刀、长矛、火枪这些武器等,在我们家开会。” 张自杰老人说,“母亲说,当时他们使用的大刀宽十五到二十厘米,刀柄很短,一只手就能握过来,使用的火枪也长达两米,枪管内是打碎的铁子和磷,点火即可发射。用来起义的武器大部分是用来干农活的器具。”

“父亲对参加吴山庙武装起义的这段经历非常在意,很骄傲,和我们多次说过。而且一再强调在他去世后墓碑上要记上这个经历。” 张自杰老人说。起义失败后,为了躲避国民党反动派及地方恶势力的打击报复,原住在徐郢子的张善之一家人搬到了距离徐郢子10公里左右的石集(今长丰陶楼乡境内)。不料这次搬家后,张家仍旧遭受到打击报复,家中养的鱼、猪都被抢了,无奈他们又继续向东迁移,最后定居在了距石集5公里的独龙村。独龙的生活在那个时期也能算是安稳,租了人家的田地用来耕种,那时候一家人住在租的房子里,过了一段平稳的生活。

当然,暂时远离危险的张善之没有一刻脱离了革命事业,这时候的张善之成了“红枪会”的重要组织者之一。“红枪会”是革命时期的一个进步组织,也是红军的前身。由于张善之粗识文化,因此成了红枪会不可多得的人才之一,特别是在抗日战争中,在家务农的张善之一边干活一边参加抗日,“父亲听闻革命队伍需要他,就到了革命根据地藕塘,跟着淮南地区抗日游击队纵队队长郑抱真抗日打鬼子,转战于古河与藕塘一带。” 张自杰老人说。

更为重要的是,居安思危的张善之一直教育子女参加革命,让革命的火种在下一辈的心中继续发芽,他的大儿子张世安就继承了父辈的意愿,参与到抗日战争中。据了解,张世安在16岁的时候便参加了铁道游击队,为了阻碍敌人行动,瓦解敌人的企图而冒着生命危险破坏铁路。英雄出少年,不仅张世安在抗日战争中表现英勇,张善之的二儿子张自杰12岁之前便能够组织村里的同龄人给游击队送信。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