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雷洁琼:慈祥的大姐 永远的师长

2017-07-18 15:39:47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进中央主席严隽琪曾经说:雷洁琼人生历程中,经历了近现代中国从衰弱到奋起、从新生到繁荣、从积贫积弱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全过程。

确如所言,作为我国著名社会学家、法学家、教育家的雷洁琼,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她于1905年9月12日出生于广州,19岁时远赴美国,在南加州大学获社会学硕士学位;一二·九运动中,她与学生一起冒着凛冽寒风并肩前进,是燕京大学唯一参加游行的女老师。抗日战争爆发后,她毅然奔赴江西农村,宣传抗日救国。1945年底,她同马叙伦、周建人、许广平、赵朴初、郑振铎等人发起并创建中国民主促进会。1946年6月,发生了震惊全国的南京“下关惨案”,雷洁琼作为上海请愿团最年轻的代表,血洒现场、身负重伤。1949年9月,她参加第一届全国政协全体会议,并出席开国大典。新中国成立后,她历任政务院文教委员会委员、北京市副市长、民进中央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等要职。此外,她还参与了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起草工作,并于1997年赴港见证香港回归祖国的历史瞬间。

前往西柏坡

西柏坡附近的李家庄是一个距西柏坡仅有数华里的小村庄,也是中央统战部的旧址所在。1949年初李家庄作为统战部的中转站,曾经接待了大批被称为“特客”的民主人士,诸如张澜、吴晗、费孝通等,直至他们翌年春天离开平山赶赴北平。这批特殊的客人中,就包括当时的燕京大学教授雷洁琼。

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对民主人士非常重视,经常在西柏坡和李家庄与他们恳谈。据当地的老乡回忆:“毛主席经常坐汽车进村来,在村南一棵槐树下坐着看书,等待一批又一批从外地来的客人。”

在西柏坡,雷洁琼受到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邓颖超、任弼时等中共领导人的亲切接见。毛泽东和雷洁琼夫妇进行了令她永生难忘的长谈。

后来,雷洁琼撰文《一次难忘的幸福会见》里说:“这一席长谈,从晚饭后直到深夜才告辞。”

不久,当傅作义同意和平解放北平的消息传到西柏坡后,雷洁琼立刻辞别中共领导,连夜坐卡车返回了北平。1949年2月2日,这个古都迎来了第一批解放军战士,雷洁琼被邀请站到了城楼上,观看入城仪式,成为见证者之一。

后来雷洁琼回忆起这段历史时曾说:解放军进来的时候,当然就觉得很宏伟了,我们是站在那个正阳楼的楼上,看解放军排队进来,那时候很高兴,特别看见骑兵,那个时候一大队骑兵,很宏伟。高兴得不得了……

新中国成立后,雷洁琼先后担任过政务院文教委员会委员,国务院专家局副局长、北京市副市长,全国妇联副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第七和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等职务。但她经常跟人提起,在众多的职务中,她最喜欢的,还是做一个普通的教师。

学生眼中的雷洁琼

自1931年在燕大任教师起,雷洁琼即专门教授社会工作和社会福利方面的课程,即应用社会学。1979年社会学恢复时,她找到北京大学党委书记商谈,力陈恢复社会学的教学与研究的重要性,学校最终同意在当时的国际政治系中设立社会学专业并进行建系的筹备工作。雷洁琼又想方设法调来一些教师为开课做准备,终于在1982年于北京大学建立了社会学系。

雷洁琼对燕京大学这块热土充满深厚感情。与雷洁琼有着60多年友情的著名作家冰心先生,曾撰文回忆当年雷洁琼刚到燕京大学任教时的情形:“一天文藻回来对我说,我们系新聘来一位年轻女教师,是广东人,她不但教学认真,还常常带学生到乡下访贫问苦,真是个热诚的人”。

她的一位学生回忆说:1983年,国家哲学与社会科学“六五”规划重点项目“中国城市婚姻、家庭现状及其发展趋势”由雷洁琼教授担任学术指导,那年雷老已届78岁,仍然兴致勃勃地和年轻人一起讨论和分析资料,不见倦怠。有一次在小组讨论中几个年轻人为城市家庭结构的演变趋势发生争论,相持不下之时去找雷老评论。雷老听完后笑着说:“支持我们自己观点的最有力根据是资料,我们何不用资料来说话呢?”一句话说得大家豁然开朗,也让几个年轻人将这种“用资料说话”的严谨学风铭记在心。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佟新,是雷洁琼20世纪80年代的硕士生,多年后,他写过一篇《雷洁琼教授教我学术规范》的文章,其中记述了雷洁琼指导他论文的细节:“当时雷老还在担任着北京市副市长等一些重要的领导职务,没有太多的时间与他进行面谈,但是她认真地阅读了佟新的论文初稿,并留下了宝贵的书面意见。”在佟新写论文的日子里,他去了三四次雷老的家:“在家里,雷老不仅是导师,更像是亲人,一点也不像是领导。记得一次她让我喝酸奶,她自己的一杯怎么也打不开,我上去帮雷老把酸奶打开,她笑了起来,那开心的笑容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

……

秘书讲述生活中的雷洁琼

作为雷洁琼的秘书,高志芬已经陪伴了雷老20多年。她曾“透露”过雷老的几件“琐事”和生活细节:

——雷老住地距北京市政府不远。1979年12月,雷老当选北京市副市长后,作为副市长有专车乘用,但是雷老去市政府办公室,经常以步代车。

——1985年5月,我随雷老去江西南昌参加民进江西省委会代表大会。5月11日晚,回到房间,我接到江西师范大学李树源校长的电话,他和校党委书记要来看望雷老。我感到雷老一天已经开了三场会,很劳累了,就在电话中和客人讲是否明天再约时间。放下电话我即刻报告了雷老,雷老说:“地方官员我可以不见,大学书记校长教授我要见。”我们立刻将这两位客人请来,雷老见到李树源校长和校党委书记,很是高兴,畅谈了许久。

——1995年,雷老90岁那年去河北承德休假,在参观外八庙时,雷老一口气登上普陀宗乘之庙的254级台阶,大家都感到很惊喜。当地陪同人员说,现在只有一位85岁高龄的老人登上去过,雷老打破了这个纪录,并创造了有史以来年龄最长的新纪录。

——雷老在个人生活方面十分简朴。有些衣服破了,缝补一下在家里穿,她的毛衣、内衣、丝袜都要缝补多次,夏天穿的黑绸裤,有的是三条改成两条,缝上补丁再穿。

——雷老家中多是一些老旧家具,住房较窄,多年来都是卧室兼办公室,曾有一位记者到雷老家中采访,感慨地表示,来时以为走错了门,没想到一位人大副委员长的家竟是这样简朴。

——雷老多年坚持节约用电的习惯,前几年有时夜间身体不适,无法入睡,保姆要给她开灯照明,雷老不让开大灯,换开小的也不同意,她总说“不要费电”,老人家就这样在黑暗中躺了许久才睡着。

高志芬还提到:“许多人问雷老长寿的秘诀,我体会,雷老是一位有爱国、爱民、爱他人的善良心的人,是一位一心为公、无私奉献、勤于动脑、性格开朗、平易近人的人。这就是雷老的幸福观、人生观、价值观,也是雷老长寿的根本原因。”

艺术家杜生显回忆雷洁琼

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的艺术家杜生显回忆了他与雷洁琼接触过程中的一件小事:“1994年,我接到当时民进市委副主委李光羲老师电话,让我随同民进中央雷主席去遵化慰问那里的教师。接到这个光荣任务,我真是满心欢喜。因为从戏剧学院刚毕业,我就参加了中央文化工作队到遵化做文化工作,至今对遵化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对那里的父老乡亲,我都十分眷恋。这时真有着一种要回老家的感觉。再听说是由我们民进雷主席带队,更是喜出望外。

虽然我当时已经年过半百,但总有一种孩童般的思恋:总想见雷主席,我们的好大姐。听听她讲话,看看她那慈祥的面容,再端详一下她对一切都那么专注的目光。

一到遵化市,我们就受到当地领导的热烈欢迎。听秘书长说第二天在大礼堂演出。当夜我和同行的郑乾龙到剧场看台,我惊奇地发现30年前的小剧场,现在变成一个现代化的礼堂了。回到宾馆我和郑乾龙就开始发愁了,在这样的大礼堂演出,又是民进中央的雷主席带队,葛老、楚老都来了;人家遵化市委也是那么隆重、热烈地接待;而我们仅来了五位演员。

为了搞好演出,郑乾龙牺牲休息时间在主持上下了很大的功夫。我把浑身的解数全都用上了,不仅独唱,而且又为那里的教师做配乐诗朗诵,最后还根据当地同志们的要求赶排了一首《纤夫的爱》。

第二天节目演完,我们受到了当地的赞誉和民进领导的肯定。演完后我满身是汗,很是劳累。回到宾馆,我躺在床上就不想动了。未过片刻一位同志来叫我吃饭,说‘雷大姐问生显怎么没来吃饭?’当我来到饭厅,雷大姐站起来关切地问候。楚老、秘书长走过来敬酒,并让我到主桌去吃饭,我心里一阵感动,眼睛湿润了。雷主席是我们民进领袖,又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九十高龄的老人,那么平易近人、那么关心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会员,她怎么记着我的名字?甚至连吃饭这样的小事都记挂我?当时我就后悔不该不去餐厅,这件事还让雷主席分心。这件小事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铭刻在我的心上。”

……

今天雷老虽然离去,但在人们心中,雷洁琼永远是一位慈祥的大姐,永远是大家爱戴、尊敬、怀念的师长……(居敏金)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