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乔木:知识分子的知心朋友

2017-07-14 11:33:22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
字号:

1499997712301.jpg

胡乔木在上海与知识分子交谈。

在胡乔木的一生中,与知识分子接触最多。他与知识分子有着不解之缘。他了解知识分子,尊重知识分子,关心爱护知识分子,信任重用知识分子,喜欢与知识分子结交朋友。正如著名语言学家吕叔湘先生题词所写的:“乔木同志是所有正直的知识分子的知心朋友”。

政治上信任

胡乔木对知识分子政治上的信任,体现在对知识分子属性的正确界定,体现在在重大问题上善于倾听知识分子的意见,体现在实际工作中对党的正确的知识分子政策的贯彻执行。

“文革”之前,身为毛泽东主席秘书的胡乔木,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知识分子说话,在政治上信任和保护他们。

早在1956年中共中央召开的知识分子问题会议前后,胡乔木就做了大量的调查研究,并在周恩来总理的指示下,为他起草了《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报告》,在报告的起草过程中,胡乔木倾注了大量心血。《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报告》第一次提出了知识分子“中间的绝大多数已经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的观点。

粉碎“四人帮”后,胡乔木在自己的工作范围内,为恢复和重新制定党的知识分子政策,费尽心血。

1977年8月,根据邓小平同志指示,教育部起草了《教育战线的一场大论战——批判“四人帮”炮制的“两个估计”》。胡乔木对这篇文章先后多次进行修改。文章肯定了“知识分子是革命的力量”,从而对知识分子的定性问题从根本上作了最早的拨乱反正。

思想上尊重

不管是建国初期,胡乔木担任主席秘书和部门负责人,还是后来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他对知识分子的敬重和谦和,并没有因为其地位的改变而变化。

1981年5月22日,胡乔木在北京医院做了胆囊切除术。手术后没有几天,著名语言学家、美籍华裔教授赵元任来华访问。他不顾身体的虚弱,亲自到北京饭店拜访赵元任,就语言学方面的问题,特别是音韵问题向他请教。

在负责1982年宪法修改工作期间,胡乔木对老专家虚心请教、敬重有加,也曾传为佳话。胡乔木并非法学专家,但他重视并善于调查研究,虚心向专家们求教。从修改工作一开始,他就注意发挥法律研究部门和法学专家们的作用,对老专家更是敬重有加。

1982年夏天,胡乔木突然想起钱端升是一位对比较宪法有深入研究的法学家。他让人打听到住址后,冒着酷暑,亲自去钱端升家拜访,同80多岁的钱老谈了整整一个上午,请教一些法学方面的问题。

工作上重用

胡乔木主张把学术成就卓著、深受国内学术界敬仰的专家学者选拔到领导岗位上。

温济泽是延安时期的老干部,1957年被打成右派。因胡乔木对温济泽的了解,在上任社科院院长不久,就打电话给温济泽,问他愿意不愿意到社科院来工作。在征得温济泽同意后,胡乔木亲自出面,协商他的工作调动问题。而这时,温济泽还没有摘掉右派帽子,也没有恢复组织生活。胡乔木没有过多地考虑这些,任命温济泽为社科院科研组织局副局长。他一边任命,让温济泽工作,一边通过组织给温平反和恢复组织生活。温济泽是我国50多万右派中获得彻底解放的第一人。

1983年5月,胡乔木在会见美国记者白修德的谈话中表示,中国今后是要由受过教育的科学家来领导的。“要大量提拔知识分子到他们所熟悉、所能够管理好的岗位上去是党中央早已决定的方针。这种趋势是必然的。”他认为:“没有知识不可能建设社会主义。”“这本来是我们成立人民共和国以后应该一贯执行的方针,可惜我们失去了很多时间,现在必须加紧。”

生活上关心

胡乔木对知识分子的生活也非常关心。

1977年,胡乔木上任中国社科院院长还不到一周,为解决顾颉刚等三位老专家住房问题,他亲自给李先念副主席写信,解决老专家的住房困难,改善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条件。

又如作家沈从文。1979年底,沈从文给胡乔木写了一封信,反映住房困难,希望他帮助解决。胡乔木和有关部门想办法,解决了沈从文的住房问题。他又跟有关部门商量给沈从文配了助手,解决了医疗问题,对沈从文的待遇,胡乔木亲自特批,从研究员四级提到二级,让沈从文在晚年有了一个相对安定的生活环境和研究条件。

1982年,我国优秀的知识分子代表、模范共产党员,吉林长春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副研究员蒋筑英和山西骊山微电子公司工程师罗健夫因劳累过度相继去世。蒋筑英43岁,罗健夫47岁。胡乔木看到报道后,既为他们为了祖国的科学事业不知疲倦拼命工作的高尚品质和献身精神所打动,又为痛失这么年轻的科学家而痛心。他当时正在无锡休养,用了半天的时间,满怀热泪挥笔写下了《痛惜之余的愿望》一文,于1982年10月19日发表在《人民日报》上。胡乔木在文章里呼吁各级领导要关爱知识分子,一切先进分子所在机构的党组织、每个党员以至每个真正的公民能够更多地关心这些先进的人们,让他们得到一些好的工作条件和生活条件以及必要的休息。文章发表后,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和共鸣。

这就是胡乔木。一个把自己的一生与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党、我们的民族融为一体的人。一个一生对知识分子信任、尊重、重用、关心的人。(朱梅燕)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