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少为人知的嘉善阻击战:拖住日军七天七夜

2017-05-18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字号:

07_07_0110.jpg

当年中国军队构筑的碉堡,现在嘉善还能看到。

1937年11月8日至14日,在沪杭咽喉的嘉善大地上,装备低劣的中国军队,与拥有飞机大炮的日军18师团激战7昼夜,打退了敌人数次进攻,筑就了一道“血肉长城”,有效掩护了淞沪战场上我军的后撤,堪称淞沪会战的阻击战极其重要之战。然而,很多人并不清楚这段历史,更不知这场战役中的勇士们……

登陆 日军企图从侧面插入淞沪会战现场

1937年,杭嘉湖平原经过农人一季的播撒和耕种,秋天的丰收是指日可待的;人们盼望着深秋的鱼米之乡,是稻谷满仓、鱼虾满塘。但,这个深秋,盼来的不是五谷丰登,却是满目疮痍和兵荒马乱。

1937年11月5日,这是一个大雾天,凌晨的海塘,潮水还没涨起,嘉兴平湖的村民们像往常一样去海里收网捕鱼,可是趁着微亮的天色,赶早的渔民发现,滩涂上黑压压的一片,那不是撒网之后的丰收,而是日本大军登陆。

经历过这场战争的平湖老人夏梅生回忆说:“那晚我睡得正香,我娘就喊我赶紧起来,屋外有人喊,日本人上滩了,快跑啊!”

日本人登陆的时候,夏梅生年仅15岁,如今,他家中还保存着当时从海滩上捡来的木桶,据说这是日军用来装酱油的。日本侵略军抱着速战速决的信心开始了侵略,在平湖登陆之后,加速向上海的侧翼沪杭铁路上的嘉善进军,企图从背后包抄淞沪会战的我军并进击南京。

经历抗战的谢天佑老人今年已经90多岁,他是嘉善阻击战目前已知的唯一健在的老兵,也是当年唯一加入阻击战主角——128师的嘉善人。接受采访时,他穿着带有“抗战老兵”字样的衣服,他说,这是他身份的证明,平常都穿这件衣服。

老人说,战争前夕已是警报无数,黑云压城,可当时的他还在嘉善的农田里放牛,直到1937年11月8日那天,随着村民们一片慌乱的叫声,江南水乡的悠静生活就此被打破。

为了阻止日军进攻,当时中国政府在上海到杭州一带构建了一道钢铁和水泥浇筑的防线,当时叫作“中国的兴登堡防线”,现在嘉善还能看到许多残留的碉堡和地堡,建筑材料采用德国进口的水泥和钢筋。当年,在嘉兴境内一共建造了1076座,大大小小,形状不一。70多年过去了,这些分布在农田中的碉堡仍很坚固。

阻击 血肉之躯迎战飞机大炮

危急关头,128师,这支来自湘西的队伍走上历史舞台。他们扛着汉阳造、凤造枪,挥舞大刀,喊着“筸军出征,中国不亡”的口号,奔赴前线,开始了一场以血肉之躯迎战飞机大炮的阻击战。

湖南凤凰古城,自古以来,这里就是苗族、土家族的聚居地,人们的生活平和宁静。70多年前,国难当头之际,这里的青壮男儿一个个毅然告别故土,奔赴沙场。也正是这些湘西汉子组成了抗日战场上战斗力非常强的128师。

128师的师长叫顾家齐,旅长是谭文烈、刘文华。当时下达给128师和嘉善阻击部队的命令是坚守嘉善四天,可谁都没想到这一守便是七天七夜。他们以低劣的装备硬是和拥有飞机大炮现代化装备的日本18师团战斗了七天七夜。

128师师长顾家齐的女婿刘壮韬说,128师很多都是苗族,非常勇敢、十分剽悍,根本不顾日本人的武器装备比我们强。那时候,抗日的士兵穿的是草鞋,背的是国产或凤凰自制的步枪,没有大炮,机关枪都很少。

战士们大都是从山区出去的,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日本人,也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机械化军事装备;日本人拥有重炮,飞机都有几十架,而128师战士们只有枪和一身武功,战斗每天都在拼刺刀。

128师767团团长陈范的儿子陈启迪回忆父亲的故事说,战斗中根本不能生火,一有炊烟,飞机马上就来轰炸。著名作家沈从文曾在书中描述这段历史时写道,“日本人每天出动30到40架飞机,每天投的炸弹差不多有一千枚。”一天战斗下来,士兵们往往没有饭吃,每一个战士,包括军官,都在脖子上挂一串大饼,随时充饥,准备战斗。

血战 鬼子尝到了中国军人的刚烈

在嘉善战场上,白天日军的战机在头顶盘旋,这些湘西汉子们埋伏在战壕里,等待时机;等到夜深人静,日军已入睡,全身赤膊的128师手持大刀、冲进敌营,凡是摸着穿衣服的,那就是日军,他们就用刀砍。

刘壮韬回忆说,128师有一个营就是叫“黑旗大队”,穿的都是黑衣服,他们最善用的就是大刀,所以近战、夜战的话,黑旗大队就占强。

将士们冲进了侵占嘉善的日军营地,夜幕降临,深秋的江南,草木凋零,寒风习习;为了摸黑分清敌我双方,战士们脱掉军装,全身赤膊,只要看见穿衣服的就挥刀砍去。

刘壮韬说,用这种近战和夜战的战术,“中国筸军”将日本侵略军打得惊慌失措、丢盔弃甲,也让这些自带锅碗瓢盆、打算速战速决的日本人尝到了侵略战争的艰涩。

日本鬼子在善于肉搏、善于夜战的128师面前一时手足无措,他们也看到了中国军人的刚烈。许多牺牲了的128师官兵,有的手中还握着上了刺刀的枪支,有的仍靠在水车棚和墙壁上。

谭文烈女儿谭世兆说,父亲带领的队伍大都牺牲了,杀到最后还是一步都不能让敌人冲进来……当时父亲在第七天的时候受伤了,脚上中了一枪,肚子上也中了一枪,肠子都流出来了,他睡在大树下面,他骑的那匹战马围着他身边转来转去,就是不肯离去……

在嘉善抗战中,所有将士都战斗在第一线,4个团长和旅长都受伤,师长顾家齐也亲自带人冲锋,战斗进行得非常惨烈。

战争太残酷,陈启迪说,嘉善打完仗以后,凤凰全城几乎每家每户都挂上了白幡。

谭世兆说,父亲谭文烈上战场前曾经承诺把那些活蹦乱跳的年轻人都带回来,但最后牺牲了近两千人,回来以后,父亲伤心的不得了,很长时间不敢面对乡亲。

不屈 有效牵制了日军进攻淞沪的兵力

史料显示,在嘉善七天七夜的阻击战中,包括128师,中日双方投入兵力都在万人以上,我军歼敌数千,自己也伤亡、失踪人员达7300多人。

1997年11月,嘉善抗日阻击战纪念碑在嘉善县泗洲公园内落成,它以浮雕形式再现抗日将士的英雄形象,上面记载了1937年11月8日至14日,中国军队128师等15573人在嘉善境内沿沪杭铁路、杭善公路一带及县城附近,与侵华日军激战七天七夜的经历。

这七天七夜,日军才前进了11公里,128师牵制住了对上海守军进行追击的敌兵,这让拥有飞机大炮的日军在嘉善阻击战中受到了挫折,也迟滞了他们进军南京的时间。

浙江省政协文史编辑部副总编辑姚立军说,发生在淞沪会战后期的嘉善阻击战是淞沪会战的一部分。它有效地牵制了日军进攻的兵力,掩护了淞沪战场上我军的后撤,迟缓了日军沿着太湖西岸进军南京的速度,为全民抗战的胜利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对于一个战乱时代的浮沉,现在也许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嘉善阻击战中勇士们的故事;在战争面前,一切都是配角,这些将遗体交给河川的烈士们,让我们仿佛看到了当年浴血奋战的年轻身影。悲剧已经过去,不能遗忘才是最好的纪念。(杨园媛)

责编:周璇、孙丽娜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