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寻访老红军:走过长征更懂何为“大局”

2017-03-20 09:11:30来源:解放军报
字号:

郭仁华,1914年出生于江西兴国县,1932年参加革命,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红军长征时,担任红一方面军32军120师718团卫生班班长。后历任联防卫生部科员、晋绥军区卫生部科长、一野三军卫生部科长,海军后勤部卫生部药品器材库主任等职。1955年被授予中校军衔,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和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万里长征、八年抗战……从枪林弹雨中走过来的老红军郭仁华,历经九死一生和无数磨难。“听党话、跟党走,一切服从革命大局。”当生命迈过百岁时,沉淀在老人身上的沧桑和荣耀,散发出一种独特气质。

“在红军这个团结战斗的集体中,每个岗位都很重要,每个岗位都关乎全局”

“送郞去当红军啊,亲人慢慢行……”1932年,18岁的郭仁华和3个弟弟一起加入了红军。

“当时我们村里来了一支叫红军的队伍。他们特别和气,关心地问我们能不能吃饱穿好。我觉得这支部队是真心为劳苦人民打天下的。”郭仁华说,参军后,由于懂得一些中药方子和药材制作方法,他成了红九军团卫生队的一名卫生员。不能到一线当战斗员,这让他略微有点失望,但还是坚决服从命令。

此后的战斗和征程中,他深刻体会到了卫生员在战斗全局中的重要性。

从江西革命根据地出发长征后,郭仁华担任班长,带领卫生班战士肩挑手扛,带着医疗器械和药品开始了行军。长征初期,红军伤亡很大,每个伤病员都需要治疗和照顾,这让郭仁华成了连队的“宝贝”——每次战斗都要被派去救治伤员。

红九军团在长征中的任务主要是负责殿后阻击敌人,经常要面对异常残酷的战斗。卫生班战士也是战斗员,同样要参加战斗。渡过江西于都河没多久,卫生班出发时的成员就只剩下郭仁华一人了。“一名卫生班战友牺牲时,还紧紧护着肩上的背篓,鲜血染红了背篓里的药材。”亲眼目睹战友一个个牺牲,郭仁华没有退缩。新战士补充到卫生班后,他带领他们前赴后继投入战斗。

行军途中、战斗间隙,只要一有条件,郭仁华就会带队上山采集草药,回来后精心制成土药和中药。“那时,红军的枪支弹药是靠缴获敌人的来装备自己,卫生药品医疗器械也一样靠打仗缴获。”老人说,每次战斗后,他和战友会把缴获的药品器材分类放进背篓,然后背着或挑着行军。

我们无法计算出郭仁华和战友肩挑手扛的药材有多大价值,但可以肯定的是,在药品器材极度匮乏的长征时期,这小小药材库成为很多红军将士的“生命之舟”。一边前进战斗,一边救治战友,一边精心保护补充着药材库。长征途中,郭仁华和卫生班战士把这些药材当成珍宝甚至是自己的生命,就连睡觉也不离身畔。

“在红军这个团结战斗的集体中,每个岗位都很重要,每个岗位都关乎全局。我只是尽力把能做的都做好。”老人的目光,坚定而深邃。

“从小里讲,是我一个家庭的牺牲,可往大处看,牺牲是值得的,都是为了革命胜利啊”

在老人记忆里,长征中最难忘的是翻越海拔5400多米的党领山的那段经历。“前面部队过去后,后续部队找粮食和能御寒的棉衣、白酒也更困难。”凝视窗外,老人的话语凝重。在高度严寒和极度缺氧中,有的人头晕目眩浑身无力,不自觉就想停下来歇一歇,结果永远倒在雪山怀抱里。“就连中央领导警卫班的一些强壮战士,也有人倒在路上再也没能起来”……

那位身着单衣仅靠吃辣椒保暖、冻死在长征途中的军需处长的故事广为流传。同军需处长一样,红军队伍中还有很多后勤保障人员壮烈牺牲。

责编:孙丽娜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